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Promise Me, Love Me, Marry Me. *-ing*1*

「-ing」是什麽意思不用我多說了吧?

敢說不知道的傢伙全部給我出去走廊罰站=。=






******************************************************************************************************************************************************************************************************************************************************************






答應我,予我所需,索我所有,直至最後一息血肉。



在教堂裡十指緊扣的手,指腹與手背的觸感,掌心與掌心的貼合,指間與指間的廝磨,纏綿延續至晚上至深夜。

在教堂裡的沉默約誓,在夜幕低垂後、愛神的祝福下,卸去理性和節制的枷鎖,愛慾的罪人們緊緊結合,互訴需索。

 

「那個……猿比古,我、我……」

 

緋紅的蘋果裡隱隱有著青澀未熟的味道。

羞紅臉的八田不敢抬頭正面直視壓在他身上的人,於是只能側頭看著對方緊扣并緊壓自己的手。強慾卻溫柔的力度透過指骨傳來,八田切實感受到質量感和安心感。

 

 

要是我不主動的話,猿比古是不會對我怎樣的吧。

 

嗯。因為我不想傷害你過後才後悔才拙劣地彌補。

 

 

「我啊,那個…就是那個啊……」

 

「別說,要是美咲覺得難為情的話,」

伏見用指腹輕輕封緘八田微啟的唇。

「什麽都,不用說。」

 

「讓我說,」

「那個…可以哦……」

 

 

讓猿比古也承擔我的痛苦,太不公平了不是嗎?

再說,我也討厭那樣的自己。

 

不想給自己退路。

不想給這個懦弱的自己退路。

 

 

「我啊,所以說呢……」

「想和猿比古做那種色色的事情。」

 

 

好糟糕。

說出來的感覺好糟糕。

 

不行了感覺臉上……不對應該是整個腦袋,整個腦袋都好脹好熱感覺跟煮了一鍋咖喱似的。

 

可是好像稍微扳回了一點點強勢的形象吧?

但是說到底也只是「好像」而已。

所以說,這只是自我安慰不是嗎?

 

 

八田糾結得整個人思維混亂。

思緒如亂麻糾結間,八田聽得這樣蠱惑心神的耳語:

 

「Yes, My Lord.」

 

「……」

「我說猿比古……」

 

「嗯?」

 

「那個,雖然我聽得出來大概的意思啦可是……」

 

八田想說猿比古拜託你儘量用簡單易懂的語言來表達行不行,卻擔心出口以後會氣氛大變。

 

「我就想欺負美咲,欣賞美咲在我身下又羞又怒的可愛樣子。」

 

伏見覆手撫上他好整以暇地欣賞著的、對方早已熟透的臉。

 

氣氛到這裡已經完全變味了。

八田自知反抗無效於是只能恨恨地駡了一句「色情猴子」,用他未被緊扣的另一隻手使勁捏了捏伏見的臉。

 

 

氣得想揍飛這個傢伙是怎樣?

 

到了這個時候才想一腳踹開這傢伙是怎樣?

 

 

可轉念一想,說了允許對方做那樣的事情的話的人正正是自己不是別人,滿心滿肺的鬱悶便從胸口湧了上來。

 

 

簡直想吐這傢伙一身了是怎樣?

 

 

還有各種不詳的預感接踵而來。

八田突然很希望自己乾脆點暈過去就算了。

可是耳緣傳來清晰分明的、被唇舌咬噛的感覺,八田清楚地意識到事已至此,一切後悔皆是徒勞。

 

「所以說啊、美咲,放鬆身體乖乖地享受不是更加好嗎?」

「我會很溫柔的。」





   答應我,和我做愛的時候,不要一心二用。 



尊哥,草薙哥,十束哥,鐮本還有吠舞羅的各位,我很好不用掛念我。

 

 

「美咲,說了這種時候只能看著我的吧。」

 

 

那個……各位,我決定要收回前言,剛才說的不算,請各位保佑我能活著看到明天的太陽。

 

 

「美咲,再分心的話,我可要懲罰你咯?」

 

從嘴唇到下巴,被唇齒吮咬的觸感,輕輕的癢和微微的疼,沿著下頜骨的曲線一路下延,滑過喉結再轉向側頸,舌尖觸噬所及,盡是自己最最敏感的隱密處。八田不由得扭著脖子甚至曲著身體抵抗擒身而上的癢,嗚咽斷續,無力聲討。

 

 

完蛋了。

這傢伙還記得呢,我最怕癢的地方。

 

 

「……唔…猿、猿比古……」

 

「…怎麼了?」

 

「閉嘴,啊不對,住嘴……那個……總之你先、先聽我…把話說話……」

 

「……」

「我只給美咲一分鐘時間。」

 

「老子只說三十秒!」

「話說混蛋變態色情猴子你至於這麼急嗎你!」

 

「美咲你就想說這句話嗎?」

 

「才不是!」

 

 

越來越火大了是怎樣?

違和感越來越重了是怎樣?

 

 

「猴子你給我聽好了!」

「今天是老子自願的才不是被你硬上的!」

 

「我當然知道啊,」

「美咲是自願和我做這種色色的事情的。」

 

「……」

「我覺得我說多少也是屁話。總之你別像強暴女人那樣壓著我。」

 

「要是我不這樣壓著的話,美咲會反抗嗎?」

「不過話說回來,好像美咲稍微反抗一下會更有樂趣吧。」

 

 

無論反抗或否都正中這傢伙下懷。

八田從未試過對自己的出口狂言感到後悔——

像現在這樣。

 

 

 

「我跟你說真的、美咲,服從我,享受我為你做的一切。」

 

 

 

「吶、猴子,還記得我們……第一次做……做的時候的情形麼?」

 

「記得,當然記得。和美咲有關的事情,我全部記得。」

 

 

 

「我很清楚地記得美咲疼得哭了出來,我也痛不欲生。」

 

「是啊結果屁也沒做成。」

 

「雖然是那麼挫的狀況,可是我還記得呢。」

 

「我說啊,那麼挫的事情就趕緊忘了吧趕緊的。」

 

「不行,那可是我和美咲的重要回憶呢。」

 

「一點也不想記起來好嗎!」

 

「可是也是因為那一次,我明白了,」

「我啊,一點也不想傷害美咲呢。」

「要是美咲傷心的話,我也會難過的。」

 

「……所以猿比古才會…一直忍著沒有對我……那個……麼……」

 

 

直到我主動。

直到我說可以。

為止。

 

 

「唯有傷害美咲這件事,我是絕對不會做的。」

 

「…笨、笨蛋!突然表白是怎樣啦!」

 

 

其實直球正面飛來的瞬間條件反射地避開的自己才是更挫的吧。

真的遜斃了,又不是玩閃避球。

 

 

「那個、猿比古,我……」

 

「可是今晚接下來會發生什麽事情,我就不保證了哦~」

「因為美咲說了『可以』呢~」

 

「等等猿比古你還是讓我收回剛才說過的話吧。」

 

「不·行~」

 

 

「因為我啊,一直在等著今天呢。」

 

 

 

真的、美咲,我很高興。

 

美咲你啊,終於都能稍微解開一點心結了。 






——TBC——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