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Promise Me, Love Me, Marry Me. *-ing*2*

明明一直在發限制級的東西卻從來沒有收到過後臺的屏蔽通知,這算好事還是壞事?

今天我也在很認真地思考著這個問題。






******************************************************************************************************************************************************************************************************************************************************************






答應我,讓我親吻最真實的你的模樣。

 


慾望昂揚的高貴頭顱被指掌溫柔撫握,斷續的罵咧轉瞬變成可愛細碎的喘泣。

畢竟是童貞,三兩下缺乏技術含量的逗弄就讓那羞於在人前展示的器官從軟柔漲成堅挺,稚嫩的粉色灼炙成誘惑的猩紅,隱隱若見的幼細青筋裡,因身體不習慣而偶有生理性的敏感電流跳彈。

 

「真可愛呢,『小·美·咲』~」

 

伏見忍不住輕唇親吻掌心裡漸露慾望原型的腥色莖物。

雄性的氣息,慾望的味道。熟悉的體香,誘惑的味道,絲絲入扣,忍不住將之一口含住再反覆吮舐,如同將對方拉入自己的領地,或懇誠款待,或恣意掠劫。

 

「…別……別用那種、那種奇奇怪怪的名字…喊我兒子……」

 

「美咲……不喜歡嗎……」

 

伏見的聲音含混不清。

唇舌上的漲硬質感越發明顯,慾望微微吐露,雄性的味道在口腔的溫室裡充盈發酵,童貞的甜美味道竄入鼻喉。

 

「美咲不喜歡……這樣嗎……」

 

漲挺的莖物吐納而出,鈴口與溫存的唇舌之間,銀色的涎絲彎墜成慾望豐滿的弧度。

伏見訕笑,輕輕盈握莖物,臉頰貼觸細細撫磨。灼炙、挺硬以及黏膩,慾莖的觸感真實而且誘惑。禁不住伸出舌頭舔舐,覆上唇瓣,吮吸,然後輕咬。

 

「…小美咲、舒服嗎……」

 

惡劣地用舌尖觸玩莖底的兩顆慾果,漲硬炙熱的溫觸透過粉薄的肉囊傳至靈舌。

笑得更加惡劣的褻玩者,以惡劣的訕笑抬眼看向羞惱燒滿一臉的八田,看著他天然童貞的臉逐漸染上情慾迷離的緋色。

 

「……說了別、別那樣叫我…我兒子……」

 

八田想反抗,下意識地伸手去抓。深藍滑順的髮絲如綢如緞,滑得讓他抓撓失準。

心有不甘。

下方的餘光裡,侵犯者癡癡地凝視自己的同時,俊美的臉緣向下沒去。明目張膽的狂肆褻玩者,公然與自己眼神對簿的同時吐信綣繞慾核的囊袋,吮舐吐納之間,未熟的幼果在慾涎黏濕的舌苔上溜走,如同小兒惡戲。

羞不慾言的八田,想提腿踹開身下的侵犯者,無奈雙腿被對方以恥度全開的角度架開,腿根桃源暴露無遺,想發力卻難以聚力,充其量只能讓腳丫在空中毫無助益地胡蹬亂踹一通。

 

「美咲,我說過了吧……別反抗我……」

 

伏見再度加大被禁錮者的大腿開角。深深的吸息裡,色澀的味道滿盈其中。舔吻深入後遊,嫩薄的陰肉如滑如露,恨不得能輕溜入舌。

身體未涉人事的深幽處,聚集的敏感電流一擊而散四處竄逃。八田緊張得蜷起了身子,想恨身下那個羞辱并折磨著他的人卻又提不起勁來,更不敢張嘴去罵,生怕一開口便讓那一再被他吞壓回去的泣聲喘息聲恣意逃逸,到時只會讓自己更加羞辱難堪。

然而侵犯者卻彷彿洞悉一切。他反覆舔舐腿間敏感的嫩肉,掌握對方慾望的手更是惡劣地撫玩起來,往復牽扯間有意無意地深揉淺搓,有意要讓八田受著那輕廝慢磨的微癢折磨。力度的逐步提升又及速度的漸漸加快之間,故意讓指腹偶爾觸及敏感不可褻戲的鈴口。慾望的微露將滴未滴,身體裡躥踴的慾蜜蓄勢待發。

將慾釋放的節奏越發清晰,酥麻的感覺自腿根深處擴散。一想到那收控不及的後果,八田更是緊張,原本不安分又無意義地亂蹬的腳,竟不為意地戳中因全心侍服他而不設防的人的肩骨。

 

「嘖。」

被打擾的人咋舌卻無意責怪。

「別亂動啊、美咲,很快就好了。」

 

「才不好!」——

八田心裡暗罵。敢怒不敢言是因為料定自己此刻的聲音必定腔調奇怪。完全提不上氣力,底氣不足的自己,估計連語言反擊都無能為力。

 

伏見伸手抓住其中一隻不安分的腳,禁錮腳腕的力度之大,八田完全無力掙扎。伏見拉起那因適度鍛鍊而肌肉緊緻的腿,越過肩膀跨上後背,腿肌合着肩背的線條自然曲折。如此情狀來看,八田非但沒有逃離伏見的禁錮。反而被拉得更近、貼得更緊。

 

八田想掙扎,無奈只能用腳後跟與伏見嶙瘦削峋的背骨肉相磨,不僅起不了反抗作用,反倒更像催促。

 

「纏緊我…美咲……」

 

伏見再度深入舐犯,從根部一路舔淌至頂端。

 

 

「想射的時候…纏緊我,」

 

「然後,盡情地射出來……」

 

「全部…射出來。」

 

 

昂揚的慾望被整根深含至盡。濡濕溫熱的口腔最大限度地承納漸趨漲至爆發的慾莖,腔壁

上脆弱卻潮潤的黏膜溫柔廝磨莖物上每道青筋每溝淺褶,極限地挑逗著對方,引誘他縱慾失控,落入不復翻身的慾海汪洋。

 

「…猿……」

 

明明心裡想的是用力推開對方,讓無法自控般將另一隻腳纏了上去,彷彿被匍匐身下的慾望的魔鬼抓住了腿,拉著自己掉落放縱的深穴,在深不見底的慾獄裡墮落,終不救贖。

 

極限的深吞,節律而技巧的加速以及別有深意的舌苔磨礪,侵犯者勢要逼得身下未經人事、恥度極低的童貞以破錶極限的恥感方式泄發出來。

 

 

『那個…就是那個啊,不會很噁心嗎?』

 

『噁心?爲什麽要覺得噁心?』

 

『因為……因為是從那裡出來的東西啦!』

『快別說了我都不好意思說了!』

 

『我說啊,這明明是美咲主動聊起來的話題哦。』

『而且噁心啊討厭啊什麽的。一點也不會。』

 

『誒?』

『可是……那種白白的黏黏的…液體……很糟糕不是嗎?』

 

『不會啊。』

『因為是美咲的……』

 

 

發洩過後只有虛空以及無力的感覺充斥全身。八田喘了喘氣,呼吸尚未平復,一直壓於自己身下的人竟如纏棍的蛇般擒了上來。

驚慌失措的橘色惶目之中,侵犯者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直驅而上。嘴角,揚著別有用心的微笑弧度的嘴角,那裡有白濁的餘痕。

 

 

別、別過來……

 

 

反應不及。或者說,腦洞反應過來對方的目的,身體卻不聽使喚終致無法逃脫。

索償的吻強硬不容推卻,八田想反抗卻被對方完全禁制。慾液被強行灌過來的同時更被推至喉頭,被吻得窒息的人,毫無反抗的餘地。

望風掠劫般的深吻,舌蛇絞纏,如激鬥,如酣戰。互哺的氣息終結於過急而不順的呼吸,強吻者以及被強吻者,各自喘氣平復呼吸,童貞慾蜜的腥甜味道斥滿深喉。

 

不等八田恢復呼吸再罵咧一番,滿足地哂笑的伏見搶先發話:

「很甜哦,美咲的精液。」

 

「別、別說出來啊笨蛋!」

八田氣急敗壞。

「還有突然就、就…就吻過來是怎樣!」

氣急敗壞甚至慌不擇話。

「居然……居然用那個……用那個來喂我……」

 

想說「好噁心噁心死了」但是說不出來。

吐槽這件事會讓自己的窘況變得更加微妙。

 

「有什麽關係,反正美咲都吞下去了。」

「那個味道其實沒有很討厭,美咲是這樣想的吧?」

 

話到這裡,伏見裝作靈光一閃,壓向身下惱羞成怒的八田:

「或者,讓美咲嘗一下我的?」

 

已經不是露骨或者肉麻這樣含蓄的詞語所能承受的意指。直說是流氓變態色情狂也不為過。

 

「去你的……」

 

八田簡直想用盡他的思維所能組織到的一切粗口來罵,卻被對方逐步逼近而來的氣勢所壓迫。不設防間,自己的手被對方抓住然後帶向身下。

第一反應是灼熱。

第二反應是硬碩。

八田覺得腦袋裡那鍋咖喱又咕咚咕咚地沸騰了起來。二度沸鼎的洶湧程度毫不遜色於前一輪。八田像宕機般呆滯了,任由伏見帶著他的手在自己的雄莖上胡搓亂摸。

 

「美咲完全不反抗呢。」

 

訕笑。

 

「很喜歡對吧?」

 

戲狎。

 

「美咲其實、很喜歡對吧?」

 

哂笑。

 

「很~喜歡、很~想要,對吧?」

 

 

淫靡的情話輕不成聲,只靠著震動空氣傳入耳內。伏見用唇瓣輕夾八田柔軟紅燙的耳垂微微拉扯,牙齒緊隨其後,咬夾爾後輕輕牽扯,如同撕咬獵物,再深入吮舐,讓獵物染上自己的氣味,彷彿宣誓所有權。

慾獸發情過後,稍覺滿足的伏見吐舌舔了舔那紅熱如烙的耳背,謔笑出聲。

 

「吶、美咲,」

「美咲突然不說話了我都不知道怎麼辦了,」

「還是說,還在考慮應該怎麼迴應我?」

「比如說,回答『是啊我好想要、好想要猿比古』,或者是『去你的、給老子滾得遠遠地』之類的?」

 

自說自話的伏見,鼻尖在八田紅熱的臉上蹭擦不停,偶爾滑至臉緣,甚至吐信舔舐八田因呆滯而不知敏感的頷下及頸脖。

 

「我說猴子你啊……」

八田用力甩頭逃離伏見的騷擾,輕聲啟齒。

「不覺得你今晚話特麼多嗎?」

 

「沒辦法啊、美咲,」

伏見訕笑。笑得扭曲。

「因為興奮啊,壓抑不住的興奮。」

扭曲的表情甚至讓言語聲音都一併扭曲。

「這裡,」

八田被抓住的手,在對方的帶動下撫上心口。

 

感覺得到。

心臟激盪鼓動的聲音,能感覺得到。

 

「還有、這裡。」

被禁錮的手再次被帶向對方身下。

手掌摩挲間,慾獸的分身微跳不止,充注的獸血漲硬得如同真實在握,迫不及待想要洩射的獸慾只待一聲開閘號令。

 

「吶、美咲……美咲有想過嗎?在我想要卻不得不壓抑慾望的日子裡,我是多麼不容易才熬過來……」

「比起我自己動手,果然還是『好想讓美咲撫慰一下』呢……」

「對於美咲會怎樣撫慰可憐的小猿比古,設想了無數的可能性……」

「說起來,美咲有看過自己高潮時候的臉嗎?我看過哦,自己的。很醜陋很難看,連自己都被噁心到了呢。」

「可是啊,人類就是這樣的吧,真實的樣子什麽的……醜陋又骯髒,噁心又無聊。」

「然後呢,特別特別想讓美咲看看這樣醜陋骯髒的我的模樣,」

 

 

真實的模樣。

 

忠於自己的身體自己的感情自己的慾望的真實模樣。

 

 

美咲,我想把我最真實的一面告訴你,懂嗎?

 

『喜歡著你的這個我是這樣卑微這樣不堪這樣齷齪的一個傢伙』。

我想讓你知道。

 

 

「『啊啊、美咲看到的時候會是怎樣的表情呢』,光是想想就覺得興奮。」

 

難以形容的眼神,複數糾雜的感情扭曲在一起的眼神,在深邃深不可測的幽藍眼瞳裡燁燁生輝、熒爍流轉。

那樣的一雙眼眸,被情慾以及肉慾所扭曲的眼神,幽藍的深海裡彷彿沉眠著其人的靈魂。透明的藍,藍得透明,海底彷彿可以洞見,卻深邃幽遠,似乎不可企及。

 

「猴子…你說半天就是想說這個嗎……」

「你現在這個樣子就夠噁心我的了。要是還有更噁心的,最好是能噁心到能讓我把剛才莫名其妙吞下去的東西都吐出來才好。」

 

 

不懂。

 

真的搞不懂這傢伙在說什麽瘋話。

 

大概真的是興奮傻了吧。

 

 

突然很給這個混蛋來一拳是怎樣?

 

凈說些自己聽不懂的莫名其妙的話。

 

 

還有,

 

 

很不爽。

 

超級不爽。

 

從剛才開始就完全被這傢伙牽著鼻子走。

 

明明是本大爺主動在先的,勢頭被反壓下去是怎樣?

 

 

越想越生氣。

生自己的氣。

 

八田不自覺地咬了咬牙,咬得發疼,彷彿咬的是對方——那個輕鬆愉悅地笑著壓制自己的傢伙——不疼不足以解恨。

 

 

八田趁人不備,骨碌一個靈巧利落的翻身漂亮地將原本壓在自己身上的人反壓下去。

從下向上的仰視視角變成由上至下的俯視視角,背景從反射瑩動透藍海水的天花板變成粉藍與白活潑相間可愛相互輝映的薄被床單。變化微妙尚可言辭描述,而心情的微妙更比複雜還要複雜。

 

雖然心情糾結得難以陳情,可是高高在上優越感是確切無誤的。

主導對方節奏,把握對方弱點的優越感。

 

尚未適應轉換后的身份的八田,深吸一息壯了壯膽。

 

「說吧,想要我怎樣做。」

 

絕對有利的上位,讓八田得以輕鬆睥睨身下的人。

在八田自己看來剛才那帶有不屑和嘲諷的眼神,在伏見的眼裡卻是另一種別具誘惑的挑逗。

 

自以為絕對有利的人,直到被對方勾臂帶向自己的動作終止才讓反應和意識同步。

可惜已經太遲。

對方的熱唇,已然伺於耳畔。

 

「我想要美咲給我……」

 

 

口交。

 

 

微微觸及的臉頰再度颳起燎原焚風。畢竟是童貞,不過一個直白淫俗的動名詞就能被羞辱得連語言還擊之力都盡喪。

伏見忍俊不禁。

 

「現在再來後悔是不可能的了…對吧、色情猴子?」

八田低聲絮語。

「我……」

 

八田深深地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我,做給你看。」 






——TBC——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