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Promise Me, Love Me, Marry Me. *-ing*3*

對於那隻在事中的時候很不看場合地路過刷存在感的可達鴨,大家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






覆上對方白皙微燙的身體再向下遊移的過程如同心理過渡。自然凹落的人魚線自然蜿蜒,蒼勁優美的弧線會聚之處,密毛蔥蘢,即使被壓制,強而有力的雄性氣息絲毫不減。

年齡之差以及體型的逆差一直是八田最糾結的事情。

 

 

只有這傢伙,

 

只有這傢伙,死也不想向他投降。

 

 

嚥氣然後咬牙。

八田簡直覺得這一下握合耗掉了半生節操以及不下於與一千個異性打招呼的勇氣。

『對於有恐女癥的童貞而言,這可是無上的嘉獎呢。』——

幾乎想這樣半自嘲地稱讚自己了。

 

不等八田為自己多餘的小聰明而得意,身下便傳來了表示強烈不滿的咋舌聲。

 

「輕點啊、美咲,你這樣用力我都射不出來了。」

 

「你是早洩嗎你!碰一下就射是怎樣!」

 

激動得吐槽完畢才發現自己居然說了那樣不得了的話,臉頰不由得再度燒灼。

 

「我可是有很認真地設想過美咲溫柔地撫摸我兒子讓我情難自禁把持不住於是縱情縱性地射了美咲一臉的情況的哦。」

 

「混蛋猴子你想想就算了不要說出來噁心我啊你這個色情狂大變態!!!」

 

幾乎震頂的咆哮聲讓語畢的八田重重地喘了喘氣。

 

 

「我也是有深思熟慮過才決定把自己的真實想法告訴美咲的哦。」

 

哂笑爾後是認真的表情。

 

「我是認真的,美咲。」

 

而認真過後是更加惡劣的哂笑。

 

「真的、很可愛呢,美咲生氣的樣子。」

 

 

「別用『可愛』來形容我啊!」

 

八田簡直想一拳揮過去。

 

「嘖、美咲……」

「說了讓你輕點的啊!」

 

伏見眉目深鎖,裝作痛苦。

 

「啊對了,差點忘了美咲還是童貞呢。」

「而且是自慰的時候也會害羞的童貞呢。」

「對於這樣童貞的美咲有什麽過高的要求也確實是太超過了呢……」

 

「閉嘴!」

「再吵老子就、就——」

 

 

『就怎樣啊?』——

 

挑釁屑笑明確地寫在伏見的臉上。

八田恨得咬牙切齒。

 

「美咲要是想申訴的話,就證明給我看吧,」

 

伏見一手鉗住八田頷間。被鉗制強迫的人,橘色的眼眸裡滿是憤懣和不滿。

 

「用這張嘴,證明給我看。」

 

 

證明給我看啊、美咲。

 

 

惡劣的訕笑。挑釁的謔笑。

八田真有一拳掄過去的衝動。

 

明明被自己壓在下面氣勢卻絲毫不減。

混蛋。

混蛋混蛋混蛋混蛋混蛋。

 

 

雖然聽從對方的要求很不爽,可是這個時候要是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到就會更加不爽。

 

給猿比古口交這件事。

 

 

被全套緊箍的感覺揮之不去,真的很討厭啊。

 

 

八咫鴉,你就這麼點出息嗎!?

 

 

「只是這種程度的事情……」

 

 

一定可以的。

 

不行也得行。

 

唯獨不想被猴子說——

 

童貞』什麽的。

 

 

八田下退到合適的位置,儘量放輕力度,握上對方焦灼亟待撫慰的雄碩,用著自己都覺得拙劣的手法慢慢套弄。

再怎麼童貞也能感覺出來。掌間雄物的硬碩以及成熟,如同其人的身高,比自己略勝一籌。

心有不甘卻無可奈何。

八田恨恨地咬了咬牙。

 

混蛋猴子做得到的事情,自己卻不行——這樣的事情,說不過去吧?

 

 

口交

 

 

好恥。

只是在腦袋裡響起這個詞語的發音就覺得有夠禮義廉全齊(——無恥)的了。

可是,

 

混蛋猴子那傢伙居然…居然還一臉享受的樣子……給我那個什麽的時候……

 

也許…把那玩意想像成碎碎冰會比較容易下手…不對,是下口……不對!那邊是冷的這邊是熱的……話說現在不是噴這個槽點的時候好嗎!

等下,用剛才那個碎碎冰的比喻言彈搞不好可以打敗色情變態狂大魔王誒!

不對,爲啥我要那麼認真地考慮這種事情啦!

 

好恥好恥好恥好恥好恥。

 

 

整鍋咖喱都要滾沸出來了的感覺。

 

 

什麽跟什麽啊?

完全亂七八糟了好嗎!

 

算了不要去想了。

 

直接就霸王硬上弓…不對,應該是趕鴨子上架,總之,硬著頭皮上吧……

 

真的很頭疼啊……

會變成可達鴨的吧……

 

算了,這種事情事後再說。

現在,

要集中。

 

雖然真的集中不起來就是了。

 

 

張嘴。

淺入。

然後合唇。

 

好大……

 

還有就是,

 

好苦……

 

 

好討厭,這種感覺,真的不能更糟糕了。

 

好討厭。

 

 

「嘖、美咲……」

 

 

別在這種時候喊我啊混蛋我會分心的!

 

簡直想罵出來了是怎樣。

 

 

「輕點…溫柔點……」

 

「對我溫柔點啊美咲……」

 

 

伏見的聲音含混不清,疑似夢囈。

 

 

「……童貞…要我一步、一步指導你…怎麼做嗎……」

 

 

才不要!

 

 

對方的聲音明顯變調。八田聽得出來,卻因為自知技巧拙劣——或者說,全無技巧可言——故而不曾想過對方已然沉浸在難得的享受之中。

 

 

「…乖……再大一點…嘴巴再張大一點……」

 

「……把我…徹底……含進去……含在嘴裡……」

 

 

老子才不需要指導!

 

而且,

 

這麼破廉恥的話別說出來啊混蛋猴子!!!

 

 

慾哭又怒的八田,不自覺讓扶著對方側腰的手從輕抓變成深揪。而被掐得生疼的人不怒反笑。

 

「美咲…童貞…生氣了呢……」

 

 

聲音扭曲。

無論是嘲諷還是語末的謔笑,都是扭曲而且斷續。

 

 

「…美咲的小嘴……又濕…又熱呢……」

 

「……別用牙齒…嗑到……很疼的哦……」

 

「美咲……美咲不捨得…這樣…對我的吧……」

 

 

頭髮被揪住了。

自己的頭髮被揪住了。

 

八田反應得到,卻無暇顧及。

 

 

「…用嘴唇……嗯…帶著外皮動……」

 

「對……就是這樣……」

 

「……再深一點…深一點啊美咲……我想…進入到……美咲的…最深處……」

 

 

好糟糕。

 

此刻的八田特別想吐槽。

 

不是指混蛋猴子那些不堪入耳的話。

而是乖乖照做的自己。

 

真的,好糟糕。

 

是錯覺嗎?

嘴裡那根東西好像……好像比剛才更硬了……不,好像更粗了……

混蛋……這傢伙真的……好大……

 

味道。混蛋猴子的味道,越來越濃烈了……

嘴巴好苦。

好麻。

好像頂到了喉頂的感覺。

連鼻子都能清楚地嗅到猴子的味道。

 

真的,不能更糟糕了……

 

接下來是按頭嗎?

是要嘲諷我沒技術沒節奏沒速度是吧?

 

喉嚨…好難受……

 

混蛋猴子,明天我給你把毛都拔掉好不好……

 

 

忍著嘴巴的麻痹以及深喉的疼痛,八田抬眼看向那個享受著他卻又折磨著他的人。恍惚間、混亂時,八田彷彿看到那雙深藍的眼眸水霧迷離,閃爍晶瑩。

 

像極覆上薄紗的藍寶石。

 

八田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然看得出神,思想與痛覺分離,恥度與無度脫節。

 

 

「…真乖啊美咲……居然…主動…看著我呢……」

 

「……眼神…再誘惑點……再可憐點……」

 

「被迫…被迫做、這種事情……眼神…應該再、再可憐點……不是嗎……」

 

「……明明是個童貞…卻做著這樣、這樣下流的事情呢……」

 

口交什麽的……」

 

「…真是的……爛死了…技術太爛了……」

 

 

儘管話語斷續,聲音扭曲,伏見每一句每一字的嘲諷,八田聽得清清楚楚。

 

 

「…別用那種眼神…瞪著我啊…美咲……」

 

「……我想要…淚眼汪汪…可憐兮兮的美咲呢……」

 

「被我弄哭的美咲…好想看……」

 

 

明明預感到危險的,可還是逃不掉。

八田心有不甘,卻心有餘而力不足。

施壓在腦袋上的力度明顯加重,彷彿每一次按下去都勢要頂盡喉嚨……

 

 

好麻。

痛的地方也麻木了。

 

耐力好的傢伙太可恨了。

 

該不會是……因為我的技巧太差…呃,因為我沒有技術的關係吧……

 

 

艱難地抬眼看去。那雙迷濛的幽藍眼眸,氤氳其中的水霧,八田拿捏不准那究竟是享受的縱情、抑或是痛苦的隱忍。

 

 

還要持續多久?

 

這場拉鋸戰,還要持續多久?

 

 

憤恨怨懣自然而然地轉化成悽訴哀求。

映在眼裡的藍眸越來越朦朧。蜜桔色眼眸不自覺微微滲出眼淚,而八田自己卻全無自覺——

 

直到聽及伏見那聲音扭曲的言語——

 

 

「對了美咲…就是這樣……就是這種眼神……」

 

「…不要想其它事情……看著我…美咲只要…看著我…就足夠了……」

 

 

抓著腦袋的手從髪間滑落,沿著滾燙的臉緣一路下游,終而撫上——

 

出乎八田意料之外地,伏見撫上了他的臉,力度輕和、動作溫柔。

 

 

「……難受嗎…美咲現在…一定、很難受吧……」

 

「…想快點…儘快結束嗎……」

 

 

想!

非常非常地想!

一千個一萬個想!

 

八田恨不得能大聲喊出來,哪怕聲音嚴重變調。

 

可是現在——眼前的狀況,根本做不到。

 

 

壯碩異物的極限漲硬對柔弱唇瓣的步步緊逼,以及對有限的口腔空間的深度壓迫,於自己而言是難以忍受的痛苦。意義不明的嗚咽支離破碎,自控不住的涎液一路淌落。

 

 

自己此刻的樣子一定很難看吧。八田暗自嘲諷。估計等下完事了也要好一會兒才能恢復。

別說大聲吼罵,現在就連呼吸也越來越覺得困難了……

 

真的,有點想哭了。

 

混蛋猴子是知道的吧。

就算說不出來,我這個樣子,看得出來的吧…… 






——TBC——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