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Promise Me, Love Me, Marry Me. *-ing*4*

神煩癡漢Mode On

語言羞辱Power Max

雖然暴露自己的喜好不是什麽好事,不過還是很想說,姐就喜歡這樣的Play。

前所未有的愉悅和滿足——是說我腦補這一段的時候。







******************************************************************************************************************************************************************************************************************************************************************






「……吶、美咲,」

 

伏見伸手,輕輕拭去八田微微溢出眼角的淚沫。

 

「再一下下……再一下下,就好了……」

 

「美咲自己…沒有注意到吧……嘴巴…技巧比剛才……有進步呢……」

 

「…我啊、好像有點……有點忍不住了……」

 

 

想射出來的感覺。

 

 

靠嘴型傳達的話,八田看在眼裡,聲音彷彿同聲傳譯般在耳邊同時響起。伏見每一下唇形變化都讓他產生類同觸目驚心的感覺。

 

 

有什麽很糟糕的事情即將發生的預感。

 

非常非常糟糕、糟糕透頂的事情。

 

 

「…美咲現在的樣子…就好像是在求我…求我快點射出來一樣呢……」

 

「又討厭又害怕……又興奮又緊張……想哭卻哭不出來……美咲的表情……比我想像的…還要棒呢……」

 

「……不行啊……看著美咲…美咲的表情就想……想射了……」

 

 

扭曲變調的聲音,露骨直白的污言穢語,還有看似溫柔實則不壞好意的撫摸。

八田覺得原先滾沸的咖喱徹底沸發了,火山般噴薄而出,羞愧、恥感、尊嚴以及驕傲,悉數盡被熔岩般的燒灼洪波席捲而去。

 

 

現在,

這一刻,

什麽也不想,

只想混蛋猴子快點結束。

 

 

原先只如絮語般的徒勞嗚咽不自覺提高了些,彷彿想要表達什麽。然而具體想說什麽,痛駡抑或哀求,腦袋裡一直響著「結束」「結束」「快點結束」的八田自己也不清楚。

 

 

「求我、美咲……」

 

「求我射出來……」

 

「用行動來求我……」

 

伏見再度發力鉗住八田頷間。癡醉迷離的眼神,扭曲而且病氣滿滿。

 

「…現在的美咲…做得到的吧……」

 

「…想快點結束的話……」

 

訕笑。

 

惡意滿滿的訕笑。

 

「……美咲知道的吧…要怎麼做……」

 

「…力度……差不多了……剩下的…是速度……」

 

「像我教美咲自慰的那個速度……按照那個速度來……」

 

「…比現在…再快點……」

 

「……讓我盡興吧……」

 

彷彿間,八田似乎感覺到一直狠狠鉗制自己的力度在不經意間全然散去,而那個一直對自己施與嘲諷和羞辱的人好像也放開了某道無形的禁錮。

 

「……美咲,」

 

 

「我把自己完全交給你了。」

 

 

要是想逃的話,現在是最好的機會。

剛才一瞬間預感到的糟糕的事情也可以避免。

 

可是,

 

現在才想要逃的話,太差勁了吧。

明明已經努力到這份上了。

 

雖然在這樣鮮廉寡恥的事情上努力并不是值得炫耀的事情。

應該說,「勇敢」放在這種事情上,語境會變得非常微妙。

可是現在逃掉的話,以後絕對只會被混蛋猴子吃得死死的。

 

所以,

 

退路什麽的,并不存在。

 

 

嘴裡的腥澀味越來越濃越來越重,嗆得幾乎要窒息。硬漲至極限的異物幾近破喉般深入,舌頭無意間觸舔,莖物表面圓漲膩滑,表皮的褶皺被完全至滿溢的慾血充注得完整撐開,如同花開盛極、下一秒便是絢爛荼蘼。

 

和巔峰的快感之間僅有一釐之距。

 

加速。

無意識地加速。

忽略了一切麻木的疼痛或者疼痛的麻木的加速。

 

 

「……什麽嘛…要做的時候……還是能做到的不是嗎……」

 

 

意識模糊,思緒迷離。

知覺在情慾的洪荒混沌中迷失方向。

 

彷徨。

混亂。

意慾不明。

 

甚至迷離間的聽覺是否可信也不確知。

 

對方的聲音,伴著舒服的歎息以及隱忍按捺的聲音,扭曲的聲音,飄然入耳。

如同魔咒。

 

 

「……再快點啊美咲…讓我衝刺……」

 

「…像漂移一樣的感覺……啊啊……好像…失重了呢……」

 

「……美咲…好棒……」

 

「…最喜歡美咲了……」

 

「……再深一點…美咲再去深一點……」

 

「…美咲的小嘴…又濕又熱的……好喜歡……」

 

「……真是淫亂啊……美咲現在的表情……」

 

「…又色又淫亂的美咲…真可愛……」

 

「……美咲這個眼神…很想哭對吧……被我弄哭了對吧……」

 

「…說啊美咲…很想讓我上…很想很想被我上……快說啊美咲……」

 

「……聲音…吮吸的聲音還不夠大啊……還有痛苦的抽泣聲……再大聲點啊美咲……」

 

「…用力吮啊美咲…用力吮我的小猿比古啊……美咲最疼小猿比古了不是嗎……」

 

「……美咲…同樣是單親孩子的美咲最明白了不是嗎……小猿比古想要一個歸宿…溫暖的歸宿……美咲不會忍心不管不顧的吧……」

 

……

 

 

別說啊笨蛋……

那些事情……

別說出來啊……

 

 

委屈什麽的,悽楚什麽的,自己的傷害,全部可以忍住。

可是這傢伙的話……

 

被說中了呢。

真的,

沒有辦法,

沒有辦法置之不理置若罔聞。

 

 

混蛋猴子……

好卑鄙。

居然來這一招。

算準了我唯有這一點是絕對不會拒絕……

 

想要溫暖的話,早點說不就好了嗎?

誠實點說出來不就好了嗎?

明知道我粗枝大葉也不說,非要去青組和我對著幹,

要我恨你罵你唾棄你詛咒你……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笨蛋罵誰?

笨蛋罵你啊!

 

現在做這種事情就可以彌補嗎?

做這種事情就可以讓猿比古你這個感情遲鈍的傢伙得到自己想要的「歸宿」嗎?

 

爲什麽不早點說……

只是這種程度的事情,爲什麽不早一點說?

就算我害怕或者害羞,我……

為了猿比古我應該可以……可以做到的……

 

可以做得到的……

 

做得到的。

 

 

張嘴。

深入。

吮舐。

啜吸。

 

 

味道。

濃烈的味道。

雄性荷爾蒙的味道。

滿嘴滿鼻都是。

 

明明很討厭,卻沒有辦法拒絕。

如果這就是猿比古想要的話……

 

 

吶、猿比古,這就是你想要的嗎?

 

 

淚霧陰霾的橘色眼眸從明亮轉暗,視野之內蒼茫迷濛。

遠處的藍寶石,那裡正閃爍著意味深遠難以讀懂的感情需索的絕美光芒。

暗淡魅惑的光芒。

 

 

「……美咲…好主動哦……是慾求不滿嗎……」

 

「…美咲現在的表情…超絕讚哦……一副誘惑我上了美咲的表情……」

 

「……力度和速度都有進步呢……努力做到這份上的美咲得不好好表揚一下可不行呢…美咲你說對吧……」

 

「…就是這樣做得很好……很舒服啊美咲…美咲的小嘴……簡直舒服得想死了……」

 

「……好深……完全深入到美咲裡面去了呢……」

 

「…美咲的裡面……又熱又濕呢……不想出來了怎麼辦……」

 

「……美咲…好像稍微…把握到最合適的速度了嘛……還有力度也……」

 

「…美咲…愛死你了……」

 

「……快了…就差一點點……再賣力點啊美咲…再賣力點討好我啊……」

 

「…好愛你啊美咲……喜歡死你了知道嗎……」

 

「……好喜歡美咲…喜歡……好喜歡…喜歡美咲……」

 

……

 

 

如同酣醉的癡漢般瘋言瘋語。

穢濁不堪的表白。

 

說是精神錯亂也不為過。

 

 

所謂的巔峰快感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真的很醜陋呢。

真的很醜陋,人類的慾望,身體深處本能的渴望,就像猿比古說的那樣。

 

醜陋。

 

骯髒。

 

齷齪。

 

不堪。

 

 

「看著我,美咲。」

 

「看著我。」

 

 

這個就是真實的你嗎,猿比古?

 

這個就是你想給我看的、真實的你嗎?

 

 

表情糾結的臉。

慾望扭曲的眼神。

病怏怏的怪笑。

 

 

一點也不習慣呢,這樣的猴子……

可是違和感什麽的,好像意外地沒有……

 

算是嘲諷嗎?還是說,這是吐槽?

 

算了無所謂了。

 

猿比古,隨你高興好了。

誰讓老子說了「可以」這樣的話呢。

 

 

身體放鬆下來,之前一直揮之不去的拘束以及束縛彷彿瞬間消逝。

八田尚未來得及稍微定神,便感覺到嘴裡的巨物以及其人的身體猛烈一下抖索。

 

 

「……要來了…美咲……」

 

 

結果毫無懸念。

 

深喉頂上的黏膜一陣熱膩。更強烈更濃烈的味道以此為源四下擴散。

 

 

異物過分深入。

 

深喉處的泄瀉物如箭在弦,只差一下嚥氣便順理成章地滑入喉道。

 

 

「……不許吐出來哦、美咲……」

 

「…我的精液…要心懷感激地吞下去……」

 

「一滴不留…全部,吞·下·去。」

 

 

惡意滿滿的訕笑是斷逗短句的節奏。

 

命令者的表情微微扭曲,深藍眼眸裡,慾望的漩渦扭纏不盡。

 

 

不容拒絕。

 

無法逃離。

 

 

從嘴巴至喉嚨完全麻痹,連簡單的一下嚥氣動作也變得艱難異常,遑論深息吐納。

 

 

好熱。

 

好苦。

 

 

八田幾乎想吐出來。

過度的深入讓喉嚨前所未有的遭罪,嘴巴也是完全麻木毫無知覺的狀態。失去唇齒封禁的唾液如瀑布般泄發,灑落在泄慾者恣情發作過後蜷縮成團的柔軟器官上,越過暗洲,在起伏節奏脫離規律的小腹上滙集。

 

喘氣。

呼吸節奏錯亂。

 

八田忍不住看向那個恬不知恥地向自己訴盡衷情的人。

 

表情和眼神都恢復正常了呢。

這種牲口級別的恢復能力確實讓人不忍點贊。

 

可是這個愉悅的笑容卻越看越不爽呢。

 

好想揍他一拳是怎樣!






——TBC——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