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Promise Me, Love Me, Marry Me. *-ing*5*

有鑑於上一節太激情了所以這一節稍微緩衝一下。

Btw,其實我還蠻想知道究竟有沒有人對上一節的激【羞】情【辱】大【普】戲【雷】感到不適的XDDD


順說最後的最後我特別加粗了兩個字,惡意甚深>w<






******************************************************************************************************************************************************************************************************************************************************************






等待恢復的無言須臾間,兩人的氣氛有些微妙的尷尬。

 

結果,意外地打破這種詭異氛圍的人,是伏見。

 

「……吶、美咲……」

「美咲討厭我嗎……」

「強迫美咲做了那樣的事情呢……」

「我很狡猾吧……」

 

 

害怕被討厭。

害怕被推開。

想要坦白卻又害怕被拒絕。

所以說了那樣的話,讓美咲絕對無法反抗的話。

 

這樣的我,很狡猾吧?

 

 

「是啊,很討厭,討厭死了——本來是想這麼說的。」

「可是,」

「一點也討厭不起來。」

「好奇怪。」

「明明知道猿比古是個狡猾的傢伙也討厭不起來。」

「真的,好奇怪。」

 

「美咲,」

 

「還有直接叫我的名字也很討厭。」

「可是只有猿比古會這樣叫我。」

 

「吶、美咲……」

 

「嗯?」

 

「我還想要,」

「想要美咲……」

「想要美咲的身體……」

 

「猴子你剛才說我慾求不滿了吧?雖然剛才那個狀態完全分不了心可是我真的聽到了哦!明明慾求不滿的是猿比古好不好!」

 

「沒辦法啊……因為美咲太可愛了。而且,」

「我真的,真的,」

「很餓。」

「這裡……身體裡面好像養著一頭野獸一樣,怎麼喂也喂不飽。」

 

話語停頓間,伏見抓住八田的手直直地撫上自己的胸口。平穩中略微紊亂的心跳,微微可感。

 

「好想要美咲。」

「好想抱美咲。」

「好想讓美咲安撫我身體裡那頭野獸……」

 

「我看猴子身體裡的野獸是在下面才對吧。」

 

八田一語中的,被看穿心思的伏見卻不覺恥愧。

 

「美咲意外地明白事理嘛,雖然是個——」

 

「才不是童貞!」

 

搶先堵截對方的嘲諷襲擊的八田乘勝追擊。

 

「好歹我已經成年了。而且……」

 

話到這裡時,氣勢卻急轉直下。八田甚至別過頭去避開伏見的視線。

 

「…而且啊,還做了那種……那種事情。」

 

「說的也是,雖然技術各種爛……不對,『完全沒有技術』才是更恰當的吧。總之,童貞的美咲已經向着『成為大人之路』邁出了人生最重要的第一步呢。」

 

 

『成為大人』是幾個意思啦!我早就過了20歲生日了好不好!

 

而且『成為大人之路』又是什麽鬼啦!總覺得這句話槽點滿滿卻找不到地方下口吐槽又是什麽情況啊!

 

 

一臉不悅的八田,神情自然恢覆成平時對待伏見的上吊眼狀態。

 

 

「沒有技術真是不好意思了呢,沒辦法啊,誰讓我還是個童貞呢。」

不惜自嘲的八田還故作無奈地攤了攤手。

「不過,剛才那個誰好像被我這個童貞搞得很爽很舒服的樣子哦,這麼容易把持不住的傢伙居然好意思笑話我是童貞呢,這狀況要不要緊啊……」

 

伏見聞言,不驚反笑。

 

「美咲你啊,真的比童貞還單純還可愛呢……」

說著,伏見竟然真的笑出聲來,只差沒捂嘴捧腹。

「那樣的反應可不能說明我真的有在陶醉在享受哦,搞不好是逢場作戲呢。」

 

「而且啊,看著美咲那麼賣力地給我服務、想要取悅我的樣子,我不稍微表示下、給點積極的迴應說不過去吧,讓美咲一個人上演那種羞恥Play會很可憐吧。」

 

伏見向着氣得咬牙切齒的八田拋過去一個挑釁的眼神,又趁人不備伸手勾住對方頸脖將人帶向自己,鼻息沒入耳後。

 

髪間微熱觸感柔軟,氣味熟悉而且窩心。

 

「美咲在生氣嗎?」

惡劣地往對方敏感的耳朵裡送入磨人的輕慢鼻息的同時,伏見還貪玩地用手裡撩繞八田的橘色碎髮,彷彿好玩。

 

「嗯啊,很生氣,非常非常生氣。」

八田語氣衝衝,惱怒程度可想而知。

 

「美咲在生我的氣對吧?非常非常地生氣。」

伏見用舌尖輕舔八田的耳垂,樣子像極了淘氣的小動物想要討好主人。

 

「不…不是那樣……」

「我是生自己的氣……」

 

八田的話極輕,語氣卻很激動。

伏見因錯愕而停下了不安分的動作。

 

「被猴子這麼說,我就覺得自己真的很失敗……」

 

 

童貞什麽的,很討厭。

 

被嘲笑是童貞,也很討厭。

 

最重要的是,

 

童貞連讓對方享受都做不到。

 

 

好差勁……

 

 

『吶、猿比古,幫我畢業吧——童貞什麽的。』——

好想這樣說。

 

可是,

 

果然還是太恥了,完全說不出口!

 

所以說童貞什麽的真的超——討厭了!

 

 

糾結不安之間,八田被突如其來的偷襲嚇得身體猛地一下緊縮。

 

 

被舔了。

 

最敏感的的耳後,被這個傢伙舔了。

 

 

「吶、美咲……我啊……」

 

微熱的耳語與半濕的舔吻共舞,淺吟的情話微微含混。

 

「剛才的話呢,是騙美咲的。」

 

「雖然技術很爛是事實,可是美咲的表情好可愛,可愛得讓我興奮甚至亢奮。所以呢、美咲,那些話都是真的哦。」

 

「很喜歡很喜歡美咲。」

 

「很愛很愛美咲。」

 

「全部,都是真的。」

 

語畢,伏見正慾輕舔八田紅熱的耳廓,而對方卻迅速別過頭去讓他撲了個空。

 

「鬼知道猿比古哪句是真心話啊。」

 

句末附帶一息氣恨的鼻哼。

 

「美咲要是不相信我說的話,那麼……」

 

伏見抓起八田的手,而有所預感的八田用力甩開。

 

無來由地感到緊張。

 

剛才被抓住的手腕位置,八田撫了又撫,彷彿受傷。

 

「身體是不會騙人的,美咲明白的吧?」

 

行兇未遂的伏見並不死心,直接僭越八田的防備範圍,趁對方未反應過來輕輕吻上那柔軟半濕的唇。

 

「我啊、」

 

「想要、」

 

「美咲。」

 

 

「我想要美咲。」

 

 

「我可是還在生氣著的呢。」

 

八田別過臉去,成功避開伏見又一輪吻攻。然而這並不刻意的婉拒,卻因為被婉拒者的堅持而變成欲拒還迎。

 

「我道歉。惹美咲生氣是我不對。」

 

溫柔輕吻自己的伏見,直讓八田錯覺對方換了別個人似的。親吻之淺、之輕,淺得如同微微觸印,輕得彷彿蜻蜓點水卻不泛漣漪。

 

「美咲想要任何補償我都會滿足,只要是我能做得到的事情。」

 

然後又是一輪溫柔的親吻攻勢。

一聲一句對不起。

一口一個深情淺吻。

 

吻攻因對方久久不予反應而一直持續,對於雙方而言,這般持續進攻和沉默防守的耐心都極其罕見。

 

 

「美咲不原諒我嗎?」

 

「彌補的機會……不能給我嗎?美咲……」

 

 

再度的唇吻在即,而八田卻輕巧避開。

 

然而,更讓伏見意外的是,八田居然主動咬上他的唇。

 

 

牙齒輕夾下唇瓣。觸感很微妙,心情也很微妙。

 

咬得很輕,卻很緊。

又或者並非咬得緊,而是伏見不想逃,心甘情願接受對方的懲罰。

 

 

「吶…猿比古,」

 

「幫我畢業……童貞什麽的……」

 

 

「就是說,美咲要把自己最寶貴的童貞交給我嗎?」

 

如是問到的伏見,少有地笑得溫柔,而八田卻紅著臉別過頭去,不予迴應。

畢竟是那樣直白的提問,各自心知肚明的問題。

 

「那我也給美咲好了,我的童貞。」

 

伏見輕輕地將八田摟入自己懷裡,來回輕蹭,慢慢廝磨,不安分的手覆上八田光裸的脊背,四處遊移。

 

「…吶、猿比古……」

八田問道:

「一直以來猿比古是憑什麼嘲笑我是童貞的啊?」

 

「沒什麼,就是喜歡欺負美咲而已。」

事已至此,伏見覺得再無隱瞞的必要。

 

「突然不想原諒猿比古了是怎樣。」

 

心平氣和地說著這話的八田,跟平時動輒炸毛的八田完全判若兩人。然而這樣平和的語氣,反而讓人感覺怒意更在其上。

 

「太遲了哦,而且,美咲剛才也給我補償的機會了,所以不能反悔哦。」

伏見撫上八田的腰肢,一路向下遊去。被攻克的輕吻改成吮耳攻擊,專門對付八田天生敏感的耳朵。

「我會讓美咲舒服得原諒我甚至主動要我……」

 

耳語的同時,伏見的狼爪遊至八田腿根,卻不等進一步深入,八田便一把拿開了那隻將慾作案的狼爪。

 

「等下是誰主動要誰還說不准呢,猴子。」

八田故作無奈。

「要是歷史重演的話,肯定會留下陰影的吧。」

 

「爲了避免這樣的情況,我可是有考慮過很多的哦。」

 

趁著八田的注意都集中在嘲諷自己的間兒,伏見輕巧地將八田反壓在自己身下。

兩人的相對位置完全顛倒。絕對有利和絕對失利,簡單可見。

 

「美咲該不會以為我是毫無準備就帶著美咲私奔吧?怎麼可能,那樣不經大腦的事情……」

 

伏見笑著搖了搖頭。

 

「也許美咲會覺得這樣不顧一切會很酷很浪漫,可是啊,一時的痛快是要承擔很多惡劣的後果的哦。」

伏見轉向八田。柔情蜜意的寵溺眼神,讓怦然心動的八田緊張得趕緊別過臉去,差點沒捫住亂撞小鹿般加速心跳的胸口。

「我啊,可不能讓美咲陷入這種不必要的痛苦之中呢。要是因為我的不成熟而讓美咲遇到危險或者感到苦惱的話,我是絕對無法原諒自己的。」

 

 

難以名狀的感動。

 

羞澀的紅熱。

 

面對突如其來的幸福的不安。

 

八田甚至懷疑這一切的真實性和可信度。

不是因為開玩笑而覺得不似真實,而是因為不曾得到過而不知是否可以相信。

 

 

「感覺……好像掉進了猴子的圈套裡面呢……」

「可惡……有點不甘心啊……」

「可是,」

 

 

很高興。

 

雖然不甘心,但還是很高興。

 

 

「要是美咲覺得是中了我的圈套的話,大可不必擔心。」

 

「正因為是深謀遠慮的猴子所以才更加擔心。」

 

「美咲會用的熟語越來越多了呢,也許我能稍微期待一下美咲完全了解我的那一天的到來。」

 

「本來就沒有很難理解好嗎?再說猴子能想到的除了那些色色的事情還能有什麽?少在那裡看不起人了,我可是每天出門前都會記得檢查有沒有帶上智商的人哦。」

 

「美咲,真正帶著智商的人是不會做這種跟智商脫節的事情的。說到底智商也不是那種可以反覆拿下來再帶在身上的東西。」

 

「總之我已經不想相信猴子的話了。猴子是大騙子色情狂大變態。」

 

「『色情狂』和『大變態』都是不停地引誘著我的美咲的錯。至於『大騙子』,吶、美咲,」

 

「又怎樣啊?」

 

「美咲是認真的麼,大騙子什麽的,還有再也不想相信我……」

 

「誰也沒有說過那麼嚴重的話好嗎!」

 

「那就是說美咲也相信著我會讓美咲爽得舒服得原諒我甚至主動要我的事情嗎?」

 

「我說猴子你的跳躍度不要太大!還有對白不要說兩次據說觀眾和讀者會很煩!還有就是色色的話也不要說兩次因為我會煩!」

 

「也可以啊,」

伏見壓服八田,居高臨下地看著終於恢復成平時那個熟悉的炸毛狀態的可人兒,輕輕撫摸他微熱羞紅的臉頰。

「那就只『做』不『說』。」

 

 

「把我對美咲的『』毫無保留地『』出來。」 






——TBC——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