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Promise Me, Love Me, Marry Me. *-ing*6*

其實我對小道具這種東西一點也不來電。

歸根結底原因就是不比用手來得直接。

不過既然是那誰誰指定的內容,那就沒辦法咯╮(╯▽╰)╭






******************************************************************************************************************************************************************************************************************************************************************






臉頰再度因羞澀而燒灼的八田,正想一把推開伏見湊近的癡迷臉,注意力卻緊隨視線焦點轉移到伏見不知從何處拿出來的東西上。

 

沒見過的東西。

 

超越八田(童貞)認知的東西。

 

 

「那個……是什麽東西……」

 

八田莫名地秒地感到了緊張和壓力,不自覺地噎了一下。

 

「剛才說過了吧,爲了避免上一次的窘況,我也是有考慮過很多的。」

 

「所以呢?」

 

「這就是經過各方面綜合考量的結果。」

 

扯皮式對話對於有著強烈好奇心的八田而言如同隔靴搔癢。

要是說完全不知道似乎有欠妥當。雖然不知道這些東西的確切名稱以及具體用法是什麽,但根據伏見的話語和表情來看,八田能猜出來個七八分。

於是無意識的恐懼又再放大了不少。

 

「猴子,你至少也該讓我知道這個是什麽吧?」

 

 

戰前報上名來是武士的禮儀的同時,也是一種必要。萬一戰鬥力不濟拼不過最終大Boss,好歹也要死得明白,清清楚楚知道自己是栽了在何人手上,來生報仇為時未晚。

 

 

這個老梗也不知道是怎麼彈幕進來的。八田也想不懂,所謂的靈機一動,不知是否包括這種情況。

 

於是又不自覺地噎了一下。

 

「簡單來說,就是讓美咲在我面前繳械投降,乖乖地享受我的服務的好東西。」

 

伏見的笑容明顯有著不懷好意的豐富內涵。

 

「械鬥對徒手搏擊,猴子就不覺得這樣很不公平麼?」

 

八田嗤之以鼻。

 

「一味固執於所謂的絕對公平是小孩子的行為哦、美咲。」

伏見訕笑,頓了頓又道:

「美咲差不多也該成熟點了吧,不然的話,雖然已經捨弃了童貞可事實上還是很不成熟,這樣會很糟糕的哦。」

 

「反正不會比現在更加糟糕就是了。」

八田咋舌。

 

「是不是糟糕,糟糕到什麽程度,要嘗試過才有發言權不是嗎?」

 

 

不爽。

 

不知不覺又被猿比古牽著鼻子走,很不爽。

 

 

八田又氣又鬱悶。可是看了看那用途尚未明確的器具,想要大聲叫囂「有種就上」「誰怕誰」「來決一勝負」之類豪言壯語的勇氣消失得比海市蜃樓的湮滅還快。

 

「美咲,我可沒耐性等下去了哦。」

 

伏見一手按住八田的肩膀,禁止他反抗,閒著的另一隻手則拎起其中一個不明作用的器物。通體粉白的物體,細長的電源線,在伏見手裡垂落,貼近八田的臉,如鐘擺般,晃了晃,又晃了晃。

 

晃得八田心虛。

 

 

自我放棄地一氣呼出之前,八田餘光裡最後一個定格是伏見那有著強烈色情暗示的舔唇。

 

彷彿野獸即將大快朵頤一般。

 

 

八田忽然錯覺自己身下躺著的不是柔軟的雙人大床,而是經歷過無數腥風血雨刀光劍影江湖風雲世間恩怨的——

 

廚用砧板。

 

刀俎為我而來。

 

什麽捨身取義、不成功便成仁、犧牲小我成全大我全部都是廢話。

 

 

喂、八咫鴉,說好的勇氣呢?

 

 

未知的恐怖甚至驚栗以排山倒海之勢襲來,八田怕得死死地閉上了眼睛。

 

等待處刑的黑暗之中,惡魔那帶笑的話語彷彿自帶立體聲效果般全場環繞,格外分明:

 

「別緊張、美咲,放鬆點,我會很溫柔的。」

 

 

能不緊張就有鬼了!

 

 

觸覺因為黑暗的客觀因素和緊張的主管因素而敏感度全開。

八田很清楚自己的雙腿被架開成超恥的角度,而作案者正享受著在自己大開的腿間忙活的過程。腿根偶有黏濕舔觸激發電流竄遍全身,讓他不由得猛地抖縮一下身體。

一想到自己最羞恥的部位正暴露在對方眼前——又或者說,對方正如賞覽展品般觀賞自己的身體秘處——八田就感到不安,羞澀又害怕的巨蟒緊纏身體,噁心的觸感來不及顧忌,窒息的困境無從脫逃。

八田好幾次伸手想要擋住,都被伏見輕易推開。

 

「別亂動哦、美咲。」

 

於八田耳畔迴響的、伏見的聲音輕如鬼魅。

 

 

腿根深處的秘穴傳來手指微壓指腹輕按的感覺,薄荷的透涼以及黏液的滑膩觸感緊隨其後。八田反射性地併攏雙腿,卻因伏見的阻擋而未遂。對於兩人來說,完全是毫無意外的發展和結果。

 

「…猿、猿比古……」

 

「安靜點、美咲,我會分心的。」

 

涼薄的黏膩之間,有什麽東西伸了進來。

八田緊張得全身收縮,秘穴的緊縮讓異物的存在感間接放大。

 

觸覺感知的靈敏度因為薄荷的清涼而下降。

八田並不知道如不速之客般闖入自己體內的異物到底是手指抑或其它。

 

因為感覺到長度大約與手指大約相同而產生了「異物是手指」的錯覺。

可是再仔細感知就會發覺異物的粗細並非正常手指可比。

 

「…混蛋猴子……放了什麽…奇奇怪怪的……」

 

「別那麼緊張嘛、美咲,只是一隻『跳蛋』而已。」

 

「…跳……」

 

 

跳蛋?

 

認知度0。

 

腦內檢索返回結果0。

 

無解。

 

 

八田這才意識到那是自己完全不了解的東西。

還不等八田開口發問,身體裡——

 

那個羞於示人的隱秘深穴,傳來了高頻率的微震感。

 

「嚶——」

 

尖細的驚喊聲呼出,八田甚至沒有覺察到那類同異性看見老鼠蟑螂的尖聲厲鳴發至自己的深喉。

 

「…混、混蛋……」

 

完全提不起力氣的咒駡不痛不癢,伏見訕笑,撫上八田的臉。

 

「看樣子,這個程度對美咲來說還不夠呢……」

 

自顧自說的人笑得不懷好意。

 

八田正想吼叫,卻被身體秘處更強烈的震波所攝,身體如同急凍般在短短一瞬失去知覺。

 

微震頻率的提升導致震波加強震波加快,名為跳蛋的異物的震動,因甬道的深窄而致人錯覺成跳彈。震波源處,震央之中,震感之最。麻痹感、無力感、虛脫錯位感油然而生。

 

「美咲這個樣子,讓我看看……好像稍微有點反應了呢……」

 

高頻的微震讓八田的腦袋嗡嗡作響。即使伏見的聲音響在耳畔,八田也覺得聽不得真切。

 

「放鬆點、美咲,遊戲才剛開始呢。」

 

 

訕笑。

 

然後湊近。

 

 

嘴唇。

 

牙齒。

 

因為強烈振動而讓原本的嘴唇相觸受到牙齒磕碰的干擾。

 

 

「美咲好像很不適應呢……這個啊……」

 

因微震而模糊的視野範圍裡,侵辱自己的人將作案道具舉到了自己面前。

白色的塑膠外殼,大約是遙控器之類的東西。同色的電源線細而且長,自然向下垂落。

八田迷迷糊糊地感覺到細線的另一頭正是連接著被置於自己體內的異物。

 

「現在只不過是中等程度的震感哦,美咲已經受不住了嗎?嘖嘖,這樣可不行啊美咲……我想看看美咲更加可愛的樣子呢……」

 

高頻不止的微震讓八田的反應靈敏度持續下降。等八田意識到的時候,頸脖喉間已被伏見的啜吻點上數個緋色印章,彷彿所有權的宣示。

 

「這種微微震動的感覺真不錯,美咲覺得呢?」

 

詢問的話語不過虛幌。病態的哂笑下,伏見覆上身下人的大腿內側一路滑至兩腿匯聚的綠洲密林,手指指腹一路向後滑去,順著涼薄的潤滑液之便暢通無阻地滑入對方的身體深處。

 

 

手指與甬道內放置的異物相觸。

 

手指因為滑動的慣性而沒有停下來。

 

手指在甬道裡長驅直入,異物反而成為了障礙。

 

然而因為潤液的關係,身體秘處的異物反而被推往更深的地方。

 

 

儘管有潤滑液輔助,未經開墾的身體深深處始終狹逼,對於入侵的異物表示出理所當然的抗拒。

 

「……唔……唔唔……」

 

忍不住發出聲來的嗚咽,在八田眼裡是訴說痛苦,而在伏見眼裡卻是欺負得逞的畫面背景音。

 

被震動麻痹的身體似乎稍覺恢復。

卻也只是更加清楚地感覺到體內異物再度深入,

以及,

 

跳彈頻率再次提升。

 

連帶轟頂的嗡鳴以及頭疼進一步加劇。

 

「……哈唔…唔、唔……」

 

抽噎比剛才更加慘烈。

 

持續被跳蛋折磨的八田,呼吸從紊亂變成斷續,吐納的氣息青黃不接。如同亟需空氣的缺氧者,身體被潛意識控制,張嘴呼吸卻始終難受。

 

反抗不了。

 

八田眼睜睜看著伏見壓下身來,按住自己的手,架著自己的腳,以完全鉗制自己的姿勢壓下來。

反抗不了。

 

伏見直直地吻上,用舌頭纏上,翻攪,掃掠,肆虐,恣意攫取八田僅有的一點空氣。好一番三光掃蕩般的折磨過後卻又善心大發地將大量的新鮮空氣哺過來,連同他的津液,深灌淺啜,唇舌絞纏。

 

過分纏綿的炙熱唇舌,分離之景如同血肉剝離,涎絲牽扯,猶若不捨。

 

喘息。

 

不止。

 

輕咳。

 

未盡。

 

下身的麻痹感因著這一場持久之戰而變成麻木,腦袋裡迴響的高速轟鳴始終不見絲毫減弱。

壓在自己身上的人的喘息聲以及呼吸聲被阻隔、被消音,連對方起伏的胸口,張合的唇也因覆膜眼眸的厚厚水霧而氤氳朦朧。

 

彷彿被深海隔斷在無聲無息的世界裡。

 

明明張合著嘴巴聲帶振動卻聽不到自己的聲音。

明明大口大口地攫取著養分卻始終在窒息邊緣徘徊。

明明對方的臉近在眼前,言語不止,卻聽不真切一字一詞。

 

 

……

 

「美咲的眼神,好棒……繼續…繼續勾引我……」

 

「很銷魂呢…美咲的呻吟……再多一點,多叫一點……」

 

「美咲的的身體……很熱很軟呢……」

 

 

微震讓耳邊的聲音加重了迴響,本就聽不真切的聲音被微妙的混音合成音色絕無僅有的魔咒。在五感迷失的深海裡,魔咒之聲如同天籟,與灑落水面的月光一同滲入幽藍的汪洋,燁燁生輝,閃閃發亮。失足墮海者錯覺那是來自天堂的救贖,伸手想要抓住,情狀似極落水者呼救。

 

「美咲…?」

 

伏見錯愕——美咲居然主動伸手想要抱住自己——這樣的事情,原以為只存在於個人妄想之中,伏見甚至未予深入設想。

然而錯愕僅僅一瞬。此刻的展開儘管在預想之外,卻是伏見所奢求的願望,身體自然而然地相應,如同習慣之事。

 

「美咲好主動呢,真乖……」

 

「這麼乖的美咲,不好好獎勵一下可不行……」

 

伏見抱起一直被自己壓制的八田,讓他靠在自己身上,另一隻手則覆上他發洩過後未及完全恢復的微微挺硬,溫柔盈握,節律往復,帶動著他的羞澀慾求去向另一個更易於觸及的極樂聖境。

 

「美咲……」

 

心神迷離的肉身,透過身體肌膚傳來的餘震直刺受感神經。震感湧源處,兇器與身體狹道的廝磨絞合,每一下震動的撞擊在潤滑的黏液上拍打出引人遐想的靡靡水聲。

 

「美咲……」

 

呼喚依舊得不到被呼喚者的迴應。

 

 

傳達不及嗎?

 

我的呼喚傳達不到你的身體你的心神你的靈魂嗎?






——TBC——


评论(1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