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Promise Me, Love Me, Marry Me. *-ing*9*

愛逞口舌之強的傢伙,其實不過想藉此掩飾自己內心的恐懼罷。

真的就有這麼個愛作死但還是有一村子親媽願意疼他愛他的傢伙存在。

說到底還是因為自己太喜歡太在意這孩子,所以無法不在意他的事情吧。

虐他疼他滿足他全部出自私心。


親媽說什麽都是偏心,已棄療別理。






******************************************************************************************************************************************************************************************************************************************************************






「美咲要是覺得疼就使勁抓我吧,沒關係的。」

 

伏見輕印八田擒淚半哭的眼,閉目感受著對方的溫度和觸感,慾望和忍耐都漲至極限的分身慢慢挺入那讓他朝思暮想過無數遍無數遍的溫柔鄉。

溽熱。

滾燙。

緊窒。

狹逼。

……

有關緊、窄、濕、熱的所有觸感,柔軟卻無措地在覆裹在焦灼慾發的莖物上,如同他們的源主,想要迎合對方卻毫無經驗又緊張不安,笨拙得可愛,讓人不忍責備。

 

「……猿…」

 

「…疼……」

 

努力想要接納對方的八田,尖而輕的碎語裡滿是忍痛的喘息以及吐納,難以明辨的話語裡,對方的名字如自己的錯覺般割裂不全,疼痛的呻吟斷斷續續,聲息之間的呼吸無以為繼。

 

「…美咲乖,再放鬆一點點……」

 

「差不多…全部……快進去了呢……美咲看……」

 

被呼喚的人只是搖頭,卻在搖頭的同時緊緊抱著對方不放,手指亂抓。

 

 

多半是被自己抓疼了吧。

 

 

半清醒半恍惚狀態下的八田,僅有的一點點清楚意識似乎都用在感覺對方絮語裡的壓抑之上。

 

 

只好事後再道歉了。

或者幫忙塗點外用藥會比較好?

可是這傢伙一直就超討厭這種東西呢。

 

真是個任性的傢伙。

猿比古,超——任性的。

 

 

「…美咲……看…都進去了呢……美咲好厲害……」

 

 

誰、誰要看啊!

在這種事情上被夸「好厲害」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好嗎笨蛋!

 

快來個人告訴我爲什麽我會這麼在意這傢伙的事情啦!

在意到好像是喜歡還是愛或者別的什麽我不知道啦總之誰也好來個人告訴我是爲什麽!

 

呃、等下……

這種時候還是不要突然來個人不然絕對要嚇得……

 

結果到頭來還是說不出來啊混蛋!

 

 

「放鬆點、美咲…儘量、放鬆點……」

 

「讓我動……」

 

完全進入後卻騎虎難下般無法動彈,伏見倒抽一口氣,儘量平復呼吸,溫柔地舔吻比自己更加緊張的人兒,試圖轉移注意點暫時忘記自己的痛苦。

 

 

我知道的。

 

美咲在努力適應我呢。

 

 

「…吶、美咲……要是實在不行的話……」

 

唇邊的吻因為身下人的搖頭掙扎而錯開。

 

伏見隱忍的眼神裡,身下人兒紅漲半濕的唇微微噏動。

 

「……別……再一下下…一下下、就好……」

 

柔軟無力的輕聲,讓人顧不上考慮說服力的問題,反而更多是擔心說話者的身體。

 

「別勉強、美咲……我…我怕會傷害你……」

 

 

笨蛋。

真是個任性的笨蛋。

 

扔飛刀的時候還不知道傷害我心疼我呢。

 

 

八田想苦笑,面部表情卻被痛苦和隱忍完全支配,由不得他自主。

 

 

「……猿比古……」

 

「我……沒問題的啦……」

 

 

好蠢。

好傻。

還有,

 

好羞。

 

就跟說「安啦我沒事的儘管放心上我就好」一樣。

 

蠢死了蠢死了蠢死了!

人生第一次覺得自己這麼蠢!

 

可是,

 

閉起眼睛感受猿比古吻下來,一邊說著會很溫柔會讓我舒服這樣的傻話卻覺得莫名其妙地開心——

 

小小的,

真實的,

幸福的感覺。

 

和家人不同,和吠舞羅的大家庭不同。

雖然不同可是也有相同的舒心的感覺。

 

救命!

好蠢的想法!

可是可是,

 

真的,很開心呢。

 

 

吶、猿比古,

我可以相信你,完全把自己交給你的吧?

 

 

懷裡的重量明顯增加了些,摟抱肩脖的力量卻略覺提升,而指抓後背的力度卻消失不見。

伏見能明顯感覺到,直到剛才為止一直禁錮自己禁錮對方的力道悄然不見,彷彿一直緊閉的鎖倏地打開,被封禁卻亟待洞開的大門終於脫離韁箍,以完全大開之勢應納迫不及待想要進去朝聖的虔誠信者。

 

絞緊慾望分身的逼窒稍微鬆綁,伏見換氣過後慢慢恢復呼吸。然而不過再度深入少許,八田便又緊張得整個人猛然一縮。伏見皺了皺眉,努力地退出了一點點。

 

並不是不知道。

剛才那一聲尖銳嘶鳴,是到達身體某個脆弱點的暗示。

 

伏見儘量控制著自己小幅度律動,讓蜜穴深處自覺滲泌的慾露潤滿狹窄的空間。

然而,即使動作再溫柔,嘴上還是各種不饒人。

 

「……吶、美咲,告訴我,剛才…剛才那一下是不是頂到美咲的G點了?」

 

「…對哦,童貞的美咲不知道什麽是G點吧……」

 

「…這個時候給美咲詳細解釋也沒用吧……姑且,美咲就當做是高潮點好了。」

 

「……就是說啊…不停刺激那個點,就能讓美咲很舒服很舒服然後……」

 

 

「然後就能到達高潮了呢。」

 

 

語末是淫意分明的短促的笑,嘴角是戲謔的弧度。

 

 

八田的腦袋因為「高潮」兩個字而刷地變成了一抹沒有盡頭的白。

可恨的童貞心如同暴雨傾盤而下,羞恥的洪水有如猛獸般沒頂淹來。

八田頓覺臉上燒得滾燙甚至讓他窒息,比剛才忍痛還要難過。

 

「童貞的美咲果然很好懂呢……」

 

「…我說美咲,都到了這種時候了還放不開嗎?做著這樣的事情還放不開那點可憐的童貞嗎?」

 

「我啊……自從發現自己很在意很在意很在意美咲的事情以後…發現自己朝思暮想、想對美咲做這樣的事情的時候開始,就恨不得像燒掉那個印記一樣燒掉自己的童貞……」

 

 

「……猿比古……不許說……」

 

八田彷彿遭到重重一擊般清醒了過來。

 

「……不許說印記的事……」

 

 

好不容易才故意忽略不去看你身上的燒傷。

好不容易才說服自己只要不去看你身上的燒傷就不會想起來你背叛尊哥背叛吠舞羅的事情。

好不容易才暫時欺騙著自己猿比古是以前的猿比古不是叛投到青服那邊的猿比古。

 

爲什麽要在這種事情提起印記的事情啊笨蛋!

 

 

八田忍不住哭了出來。

混雜著生理因素和難過心情的淚水,比平時的更苦澀一千倍一萬倍。

 

 

眼淚在臉緣出滾成圓潤的珠將慾滴落,伏見輕輕舔去爾後沿著淚痕一路沫向蜿蜒淚跡的源頭,吻上眼簾,再印上眉額。

 

「……別哭、美咲……美咲這個樣子,會讓我難過的。」

 

「這裡,還有這裡,會痛。」

 

伏見撫上心口的手,上移到左鎖骨處的燒傷和抓傷上。

 

「我想讓美咲正眼看著我身體上傷痕。」

 

伏見的聲音輕柔得像別個人,話語卻像具有不容抗拒的力量般讓人折服。八田說不出來這種感覺,只是如他所言強迫自己看向他一直故意避而不見視而不談的傷痕。

 

或深或淺的褐色的痂疊加著五年歲月的厚度擒落在白皙的肌膚上,像結在角落裡的蛛網,黏攫八田或心疼或難過、或氣憤或不解的表情和感情。數不清的愛恨恩怨糾結成揪心的毒,八田瞬間錯覺窒息,「嚶」的一聲破喉,重奪呼吸的同時,大口喘息不止,加之下身未完全適應的痛,讓八田的淚腺幾乎二度崩潰。

 

「那天以後,我每天都會去抓這個傷痕,每天抓,不停抓,只要想念美咲了就會去抓,使勁抓。」

 

「我要留住這個傷痕,不讓它痊癒。」

 

「美咲知道這是爲什麽嗎?」

 

 

八田艱難地搖頭的時候是咬著唇的。要是能完整說出來一句話,八田此刻最想罵對方一句「笨蛋」——

 

不是「叛徒」,不是「變態」,不是「自虐狂」或者其它。

 

 

「還在吠舞羅的時候,我就恨不得這個印記消失。因為這個印記一天不消失,美咲就不會回來我身邊,曾經只屬於我的、美咲的笑容和我們倆人獨處的日子也不會回來。」

 

「……可是我啊,同時又害怕著這個印記突然消失……吠舞羅的印記裡面,也有我和美咲的羈絆……就算美咲覺得那是印記含義裡面的雜質,對於我來說卻是重要的寶物……」

 

 

『所以說那個印記啊,出現的位置并不是偶然的哦。』

 

『印記顯現在相同的地方的,只有小猴子和八田君呢。』

 

『一定是因為你們兩個啊,身上有著相同的特質或者特殊的羈絆。』

 

『King是這麼說的哦~』

 

『啊、不過,事實上呢,King只說了「印記出現的位置大概是有什麽特別的含義吧」這樣的話啦。』

 

『雖然那些只是我個人的理解,可是我想、這大概是King想表達的意思吧,雖然這也是我個人的想法就是了。』

 

 

不想承認卻又希望事實就是如此。

 

所以我害怕那個印記消失。

 

印記消失的時候,我跟美咲你一樣,內心也像掏空了一樣惶然不知所措。

 

 

「我恨這個印記的同時又珍惜著這個印記,我希望它消失但又害怕真的會消失……因為啊,一旦消失了的話,我的身上就沒有了和美咲的『聯繫』……」

 

「即使留不住印記,至少也要留住當初試圖毀滅那個印記的證據……我是這麼想的。無論有多疼,我都想留著和美咲的羈絆。」

 

 

所以我願意忍受被火炙燒、被熱水淋灼的痛苦。

 

把美咲變成我的愛我的痛苦,讓這種真實可感的痛苦代替虛空不實的所謂愛情填滿我被掏空的內心。

 

那樣的話,至少我能確實感知著自己與美咲的聯繫。 






——TBC——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