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伏八】Promise Me, Love Me, Marry Me. **-end**

害怕受傷的我,愛你愛得像懦夫一樣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自私如我,是否值得你原諒?


最後的最後,希望兩人都能成熟點,稍微有點身為成年人的自覺。【是說我想開兩人都是成年設定的腦洞來著】







******************************************************************************************************************************************************************************************************************************************************************







「……笨、笨蛋……」

 

 

既然猿比古想要對我做這樣的事情就給老子好好做完啊!

 

自說自話還要自我傷害是鬧哪一齣?

 

身體聯繫什麽的,還有比現在這樣更加糟糕更加羞恥的聯繫嗎笨蛋!

 

 

八田掙扎著想擺動身體,無奈下身又痛又累,彷彿不屬於自己般不聽使喚。內心焦急卻又不敢看向那不堪羞恥的身體「聯繫」。八田努力讓身體僅有的力氣聚集在手上,使勁想要夠到壓在他身上的人,無論只能碰到他的鼻尖或者臉頰或者下巴,都想儘可能拉近一點距離。

 

「…美、美咲?」

 

被輕輕擦到臉緣的伏見,錯愕地看著失去力氣失去支撐的八田,在自己的陰影下喘氣,呼吸裡夾雜著控制不住的尖細喘嚥。

 

「上我。」

 

 

剩餘的那一點氣力只夠供給片言隻語的話,大概沒有比這更簡練的話了吧。

 

顧不上羞恥也反應不及羞恥的各種後勁。

八田傻傻地想,就像猿比古不指望我能理解他那樣,我也不覺得自己能說服猿比古。

 

雖然很不想承認,可是腦袋不好使也不是我樂意的啊。

 

如果我的智商讓猿比古感到困擾的話,那猿比古的…呃…好像是叫情商來著?總之,猿比古的腦袋有的地方好使有的地方卻像白癡那樣也讓我超困擾的啦。

 

 

「美咲……」

 

伏見輕吻八田的眉額爾後用自己的額頭輕輕觸抵,彷彿想要讀懂對方此刻甚至全部的心理。

 

 

如果有那樣的異能的話,用我全部的青色能力來換也可以。

 

 

笨蛋,你不回去那邊上班要怎麼辦啊!

 

 

美咲,真的可以嗎?

 

 

不說的時候說我不說,說了又反反復複的問煩不煩呢!

老子往前三生往後三世的貞操都賣你了你還不給老子好好做是怎樣!

 

 

八田無奈又慵懶地向後仰了仰,想要睥睨那個壓在他身上卻突然小心翼翼得過分甚至像懦夫一樣不敢前行的人,然而不等他伸完一個懶腰,身體便猝不及防地被對方按住了在床上。

 

下身傳來的一陣激痛讓八田清醒得差點尖叫出來。

 

「…可能會,有點痛呢……」

 

伏見皺眉。

 

八田苦笑。

 

 

身體的疼痛,應該不比被你背叛被你扔飛刀來得更傷吧。

 

 

「…廢話。」

 

八田整個人放空,任由自己落入那個疼痛和快感廝混不清的奈落之穴。屋外澄澈的海水幽藍幽藍地在天花板慢慢漲退,波光粼粼,讓人莫名覺得安心。還有壓在身體上的重量,揮不去的痛覺,逃不掉的快感,全部都像被高倍放大般清晰清楚,真實得無法懷疑。

 

 

自從尊哥死了以來,第一次有這樣的實感呢。

 

完全不必懷疑自己是否還活著。

 

真實而且徹底,深深地、完整地貫穿自己。

 

 

八田放開自我禁錮的手,摟上伏見的背,不經意撫過的抓傷,一道道交疊,真實得甚至可怕。

 

 

連猿比古也救不了的話,我啊,大概沒有資格也沒有能力去救別人吧。

 

還有草薙哥說的,「王也有救不了別人的時候」。

 

我啊……距離尊哥還差好遠好遠呢……

 

大概我也在無意中依賴著猿比古,依賴著猿比古的救贖吧。

 

 

「……美咲,」

 

「看著我,」

 

「…乖,看著我,」

 

「讓我看看你高潮時候的可愛樣子……」

 

 

猿比古你真的好煩耶!

 

愛看自己看個夠啊變態!

 

 

身體裡的以及對方小腹上的,比體溫略高的溫度,濡濕黏稠的觸感讓八田心頭被一陣羞恥的颱風擄掠過去。頭疼以及全身的酥、軟、麻、木像極灾後遺難,身體如同慘遭肆虐的土地,黃沙裸露,砂礫遍地,一片狼藉,身體深處徒然虛落,有什麽軟黏的東西慢慢退了出去,明明全身灌滿著空虛的不適應感,心裡卻被什麽說不清楚的東西填得飽滿,滿得外溢——

 

就像那從蜜穴入口處均勻染滿一周的濁液,散髮著讓人安心的熱度,以及濃烈的宣洩味道。

 

 

最後一浪洶湧的潮水翻卷過去,餘浪的力氣只足夠溫柔拍打崖岸礁石,一遍又一遍的溫柔細語彷彿海浪粗暴急勁過後的婉轉纏綿的愛。

 

「……潮水的聲音,真好聽呢。」

 

「雖然不及美咲的嗲聲就是了。」

 

八田的視線範圍裡,折射著幽藍的海水光芒的頭髮仍在微微抖索,沒於自己肩窩或者頸間的親吻不知疲倦、沒有止盡。

 

 

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挫敗感、羞恥感、激痛感以及快感、高潮感。

 

全部都是真實可觸的。

 

 

被擁抱包圍,被力量承托。被溫水浸沒,被泡沫簇擁。被小心擦拭,被細心清潔。被溫柔呵護,被孌愛輕撫。

 

八田以乾淨得無異於出生洗禮後的身體重新躺上那張被激情大戲的兩位主役者蹂躪得春色旖旎的大床時,他突然發現原來伏見猿比古竟然也有這樣溫柔的時候。

 

然而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包括穿在自己身上的粉橘色小綿羊珊瑚絨睡衣和對方那一身同質地的淺灰色小豺狼睡衣。

還有剛才用來給自己擦身的奶牛浴巾!

 

 

好蠢!

 

究竟是蠢到什麽程度才能想到穿這樣的睡衣睡覺!

 

 

八田是想吐槽的,可話到嘴邊卻突然變作隱忍一笑。

伏見伸過去想給八田撩好劉海的手定住了動作,如同他看傻了的眼。

而下一秒變成意會的笑。

 

面對面側臥的倆人,似乎從未有過如此坦誠的時候。

 

 

「美咲不覺得這套睡衣很可愛嗎?」

 

「好歹我也是個成年人了,『可愛』什麽的就算了吧。」

「不過呢,我是不介意承認猿比古這套睡衣是很可愛的喲。」

 

「美咲知道嗎,這是我一個私心的願望,把美咲寵在懷裡,給美咲講童話故事,哄美咲睡覺,睡在我的懷裡。」

 

「一定是黑暗童話吧,而且,」

「我說猿比古你啊,是剛才洗澡的時候水溫太高把你的腦袋煮熟了嗎?」

 

「不,不是黑暗童話,而是非常有愛又溫馨的童話。」

「有關大灰狼最後把小綿羊哄到懷裡然後吃掉的故事。」

 

「救命快饒了我吧,趁我的三觀還正常快讓我回老家吠……」

 

八田一個骨碌轉過身去作勢想要爬下床去的動作,與不該出口也無法出口的話語一同僵住,只能由得伏見從身後雙手摟上,雙腳纏上。

 

「我不會讓你走的、美咲,這一次,絕對不會放手。」

 

「誰也沒有說過要走吧……」

 

八田覆上伏見環鎖於自己心口上的手。對方的手白皙纖細而手指卻縱長如爪、骨節有力,被這樣的手禁錮是什麽感覺,沒有誰能比八田更加清楚。然而反過來,當八田用自己略小些許的手去覆合這雙粗暴卻又溫柔地疼愛他的手的時候,觸感微妙難以言說。

 

但有一點很清楚的是——安心感——觸摸到對方的時候就能確實地感受到——

 

 

哪怕這雙手的主人曾經傷害他壓制他甚至凌虐他。

 

 

因為這雙手而經歷的痛楚和快感、痛苦以及快樂,全部都是真實的。

 

 

「吶、猿比古……」

八田的呢喃聲輕得如同耳語:

「那個啊……」

 

本打算再說些什麽,然而背後卻是節律的鼻息輕輕入耳。

溫熱的呼吸輕輕噴薄在頸間,微微的癢讓八田不自覺地動了動身體,而身後熊抱他的人非但沒有鬆手反而抱得更緊,意義不明地悶哼了一聲,彷彿嗔怪著打擾他美夢的人。

 

 

真是有夠自我中心的啊這傢伙。

 

要不要睡得這麼快啊明明接下來的時間應該是神煩羞人的表白羞恥Play不是嗎?

 

在那裡期待了半天的我是白癡嗎?

 

 

八田掀嘴卻不覺生氣——倒不如說,被這樣真實地小心眼兒地佔有著也是一種確切的幸福吧。

 

 

吶、猿比古,只有我們得到幸福,這樣的事情真的可以被原諒麼?——那個時候我是這樣問的吧。真的,好蠢,簡直蠢死了。這樣的問題,真的蠢到家了。

 

如果自己也無法得到幸福,憑什麼認為自己有能力給予別人幸福?

 

自以為一直緊跟在尊哥身後就能變得強大,這樣的自己其實連堅強都說不上。

 

 

我啊,

 

大概,

 

只有這麼一點能力,

 

 

成為唯一一人的、名為「幸福」的存在。

 

 

十束哥說的愛啊情啊什麽的,我想我還沒有完全理解吧。

但是,很在意很介意某一個人,這樣的心情是完全真實的,而且,我也能感受到對方的這種感情。

 

這些,全部都是真實的。

 

 

無意識間,八田主動地握緊了與伏見交握的十指。

 

 

 

那個……

 

猿比古,說好的戒指呢?

 

我們是不是忘了據說很重要很神聖的一步?

 

總覺得你明天會以「昨晚忘了戴著戒指做所以今晚再來一次」為理由再那啥啥一整晚是我的錯覺麼?

 


 

答應我,讓我把你供養在我所能給予的全部幸福裡,做我的小綿羊,讓我吃掉。      






——FIN——


评论(1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