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諷(狐仙paro番外,二設外二設,狐仙伏見X野狐ミサキ)

ONS梗,有愛請進,無愛請出門右拐走火通道,走好不送。




******************************************************************************************************************************************************************************************************************************************************************




只有小段子,最近沒有時間和精力擼全套_(:з)∠)_

腦洞源自夫人的圖but這邊的腦洞跟夫人的設定完全不同

 

夫人的設定是伏見伸手從浴衣下襬入侵,這邊的設定是從後領伸手進入——

因為是後領大開的浴衣嘛╮(╯▽╰)╭

草圖第一眼就腦補了這樣的入侵方式,因為這貨也深深地植根了島國男性對穿著和服的傳統女性的後頸之美的審美觀嘛><


劇情是個鬼啦我完全不記得,當年正劇沒寫完就寫了結局簡直是白癡。。。結果現在接著寫正劇發現腦洞接合出問題_(:з」∠)_。。。

正劇累愛啊先搞個番外找找手感再擼=。=【別鬧好嗎


Btw,這只是某隻狐仙的夢境而已。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嘛XDDD

 

推薦搭配食用的BGM是椎名林檎的專輯「平成風俗」的「錯亂」(TERRA.Ver)

 

 

 




******************************************************************************************************************************************************************************************************************************************************************







「吶、ミサキ……」

「ミサキ就是想要被這樣觸摸…對吧……」

 

狐仙訕笑,鼻息近距離灑落於前胸因拉扯而露出的小麥色肌膚上。

 

自後頸沿領口伸入浴衣之下的狼爪,輕輕貼合微熱的肌膚一路遊至胸前,指腹婉轉細捻,羞澀的蓓蕾熱情地迴應,昂揚著他稚嫩的慾望。

 

「不錯嘛,好像很有經驗的樣子?」

 

侵犯者顯然確信自己處在絕對有利的位置,竟直接用自己毫無防護的頸脖勾住對方的頸窩——

 

 

這隻來歷不明的野狐。

 

名喚ミサキ的野狐。

 

 

「猿比古……和猿比古…嗯吶……這樣…是第一次……」

 

蜜桔色的耳朵抖了抖,野狐似乎並不喜歡這樣的接觸方式,無意識地扭動著身體,彷彿想要掙脫從身後鉗制自己的狐仙的禁縛。

 

「別亂動……要是惹我生氣的話,後果會很嚴重哦、ミサキ……」

 

狐仙吐信,濡濕的舌頭在對方的肌膚上留下濕黏的痕跡以及自己的氣味,再不徐不疾地吮吸那輕許黏膩的肌膚,力度深淺節律的吮吻在小麥色的畫紙上留下豔麗緋紅的同時,引來對方止不住的輕哼吟哦。

 

依舊無意識地扭動著的身體,被不知何時加入束縛的另一隻魔爪禁錮。動彈不得的野狐顧不及察覺那隱藏在禁縛力道裡的些許靈力,只知道幫兇的那隻手一舉成為侵肆的主犯,直直地沿著自己的小腹一路向下——用他霸道的力氣擠入束身的角帶再向着更深入的秘處撫去——

 

直到自己最隱秘最脆弱的部位完全落入對方的魔掌。

 

觸感和恥感絞纏迅速卷襲,野狐如打冷顫般猛地一抖。

 

「……別…那、那裡……」

 

「真可愛啊、ミサキ的這裡,軟綿綿的,比ミサキ本體聽話多了……」

 

敏銳的觸感從半裹變成全包圍。被完整包覆的野狐喘嗔了一聲,語調帶著驚恐的尖銳,似是惶遽卻又更像不滿。

 

「意外地童貞呢……身體完全不會撒謊,是有多誠實啊,慾求不滿的小野狐,ミィ、サァ、キィ——」

 

保持雙手控制對方的身體對方的脆弱的狐仙,咬著那不起蔽體作用的浴衣的領子拉扯下去,讓那健康的小麥色肌膚完整地露出大片。

 

被絮念名字的野狐含混不清的幾聲嗯嗯啊啊不知是默認或否——而這都無關要緊——侵犯者依舊訕笑著吮噬他的氣味他的溫度,幾慾將他一吸溜納入腹中。

 

「…故意的嗎、ミサキ,明知道我是看守這座神社的大狐仙卻還引誘我……」

懲罰似地輕咬一口,落下淺淺的牙印,

「不怕被我逮著嗎?」

 

「……怕……嗯哪……好怕……」

怕癢又怕疼的野狐掙扎得更厲害了些,卻只招徠狐仙更加用力的拘束。

「ミサキ最怕…最怕……最怕寂寞了……嗯唔…唔……」

 

「因為怕寂寞所以想做?」

狐仙訕笑,

「這理由有夠隨意的啊,」

撫弄前胸的手轉向上游,一路攀至野狐的鎖骨頸脖,沿著下頷骨摸索到對方細骨圓潤的下巴,輕輕一發力將之轉向自己,

「不過啊,我倒是不討厭…這個理由……」

 

最終吻上然後咬上。

 

軟軟的唇瓣在舌尖上化開來甜甜的味道,挑逗貪慾。狐仙咋舌,卻是怨念自己定力不足。靈舌沿著唇瓣緊合處探入,強行掐開那猝不及防的唇齒。無視對方自深喉處發出的不適低鳴,狐仙的慾舌如狂風卷肆般掃掠而過,將更濃郁的甜蜜氣息收納口中。

 

如此這般,不知不覺變成漸入酣醉佳境的深吻。

 

 

彷彿可以忘卻時間、生死以及輪迴,對悄然逝去的千年百年忽略不計——

 

只爲等這個甜蜜的吻。

 

 

抽離長吻時,纏綿繾綣化成狐仙與野狐嘴唇間牽扯出來的細長銀絲。

狐仙稍稍喘氣回過神來,饒有興味地看著切實深醉的野狐,看著他臉頰漲紅體溫躥升呼吸急促,微微噏合的上下唇瓣濕潤晶瑩,慾涎將滴,紊亂的呼吸聲裡透露著需索滲透著情慾。

 

無可控制——

 

狐仙深深地嚥了一口,卻咽不下去勃發的慾望,彷彿身體深處有什麽即將爆發出來,如山洪猛獸般襲胸而來。

 

「…不過是一隻區區野狐,竟敢來勾引狐仙……」

絮念未落,狐仙便狠狠地一把扯下野狐的浴衣,將美好的大片小麥色肌膚暴露於空氣之中,展示於自己眼前。

 

微涼的空氣迅速侵襲,遽然失神的野狐驚得不住抖索。

 

「明明是主動引誘我的那個……」

狐仙粗暴地扳過野狐的身體順勢壓倒,又用他的膝蓋壓制對方企圖掙扎的大腿,強迫他以恥度大開的姿勢張開雙腿。

「給我稍微弄清楚點情況啊、ミサキ,引誘我的後果是很嚴重的。」

 

惶然的橘色眼眸被強迫與之對視的濃紺銳目吸引而聚神,焦點在視線的另一端滙聚成靈動瑩爍的光點。

 

「…猿比古……」

 

 

視線的另一頭,倒映在湛藍深邃眼眸裡的野狐的模樣逐漸變化,下巴變得尖細成熟,眼神銳利,而臉頰卻依舊含著微鼓的小小酒窩,千年不變。

 

 

 

你知道我有多想見你嗎、ミサキ。

這個與我同齡甚至比我還更年長的你,ミサキ。

 

轉生十次百次千次甚至萬次都無法忘記的你的模樣,隨如歲月風霜雕刻沙漠般鐫刻於我的記憶深處。

等一百年一千年都想告訴你的話,今夜你願意聽我慢慢訴說麼、ミサキ?


评论(1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