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指緣之吻(學長伏見X下級生美咲,坑爹的校園paro)

很久之前寫下來的東西,不是HE也不是BE只是個很隨意的腦洞。

想像在圖書館裡邂逅的猿美兩人,坑爹的純愛路線。


說了很坑爹的別進啊!【摔鍵鼠.gif】


title來源是Fingersmith,很贊的一部女同電影。

大二選修影視鑑賞的時候在課堂上看的。

順說當時看的男同電影是霸王別姬XDDD


Btw,喜歡看社科類書籍的人其實是我啦2333【沒問你】






******************************************************************************************************************************************************************************************************************************************************************






假若我們之間的緣分只有這麼一點,再也無法更多,至少,這一刻,我們願意這樣緊緊相連——

 

以我的指緣,觸及你的指緣。

 

如此,聯繫我的、以及你的,

 

 

 

 



 

 

八田是因為幫同學歸還圖書而去圖書館的。

 

 

「借一本是吧?」

 

「嗯。」

 

「要借多久呢?」

 

「一周吧。」

 

「好的。」

 

簡短的對話過後是管理員用終端刷下圖書條碼的兩下嘀嘀聲。

然後八田便目送著那個比自己高出半個頭的學長帶著書籍轉身離開。不為意地看得入神,轉過頭去爾後甚至還轉過身去,然後時間便慢慢地流逝過去,直到對方步出大門。

 

「那個人啊,」

圖書管理員的聲音讓八田稍微回過神來。聲音似乎很好聽,但八田沒有在意。

「伏見學長,」

 

「呃,伏見…伏見學長嗎……」

 

「很帥對吧?」

 

「呃…嗯……」

 

「功課是全年級第一哦!頭腦還超好的!」

 

「呃……哦。」

 

「啊!」

管理員仿佛想起來什麽。

「你也是要借書嗎?不好意思,剛才一不小心就看入神了。」

 

——難怪我剛才看了那麼久也沒有催我啊。

 

八田腹誹著,搖了搖頭:

「不,來還書的。」

 

 

「他……伏見學長經常來嗎?」

 

「嗯。有時候是每天都來,有時候是隔天就來。」

 

 

八田仿佛聽到了弦外之音——

 

『我之所以這麼清楚,是因為我每天都在這裡守著哦。』

 

 

墮入愛河的花癡少女,那一天,十五歲的八田美咲第一次見識到了。

 

當然了,那是一段無果的單戀。

 

彼時的八田並不知道戀是什麽而愛又是什麽。

 

 

起初也沒有特別刻意要去圖書館,只是恰好同學非要去卻又不愿過去的時候,八田都表示樂意代走一趟而已。

 

 

「跟你說哦,伏見學長呢,今天又來了。」

 

「哦。」

 

 

「伏見學長今天又來借書了哦。」

 

「嗯。」

 

 

「伏見學長今天一下子就借了這~麼多的書耶!」

 

「這樣啊。」

 

 

……

 

 

八田不知道爲什麽這位圖書管理員尤其話多,而且每次過來都非要拉著自己聊幾句有關那個人的事情。

 

 

「那個……」

八田難得主動一次、挑起話題。

「伏見學長通常借的都是什麽書呢?」

 

「伏見學長呢,借的書很多啊,不過基本都是這一類。」

 

管理員熟練地幾下按鍵,調出了新的查詢窗口,然後把微型終端遞了過來。

八田頓時皺了一下眉頭。

 

越過森森重重的圖書架,八田一邊走著,不時抬頭去看高至天面的書架頂上的分類標籤,以防錯過。

 

「社科類…嗎……」

 

光是叨念一下類目名就讓八田頓覺太陽穴擰出微微生疼的漩渦。

 

——原來他喜歡看這類書啊。

 

略感意外,但似乎又是情理之內的事情。若說有違和感,那應該是有關自己為何如此在意對方的事情的問題吧。

 

——那個人,伏見學長的話,看起來好像確實是喜歡看這類書的人呢。

這麼想著,八田不知不覺就走到了社科類的書架前。

 

相比其它類目的書籍,社科類書籍的平均厚度明顯要厚些。

八田立時又是一陣頭疼。

 

並非有心或者感興趣,只是手剛好就落了在面前的那本書上。

 

仿佛有什麽同樣柔軟而且溫熱的觸感落在上面,只差毫釐,自書本傳遞而來。

 

八田下意識地讓視線穿過中空的書架越到對面,而對方的視線亦以相同的方式投來。

 

 

比自己略高的,對方的視線。

 

 

八田稍微抬眼看去,驀地驚覺一下然後迅速背過身去躲開視線。

 

 

是他!

 

居然是他!

 

 

——『伏見學長今天還沒見人呢。平時的話,差不多這個時候就過來登記的了。難道今天不過來嗎?突然覺得好寂寞呢。』

 

八田忽然想起來管理員剛才的話。原以為對方今天沒有過來圖書館的打算,卻沒想到居然會以這樣的狀況碰上正在選書的他。

 

說不出來原因。八田逃也似地跑了出去。

 

然後便隔了好久好久才鼓起勇氣再去圖書館。

 

 

「那個……」

八田還沒把話問出來,突然便發現管理員換了別個人。

 

「有什麽事情嗎?」

 

「不…」

八田支吾了一下。

「不,沒事。」

 

 

似是而非的失落。本想幫同學把書還了便回去,卻又忍不住在書架的方陣裏穿過,並且下意識地放慢放輕了腳步,仿佛想要尋找些什麽。

 

柔軟的風自半開的窗外面吹進來。

 

帶有夏日豔陽的暖熱的風。

 

八田伸手按住頭髮,不經意往窗邊看去,然後意外地發現「他」就在那裡。

 

此時此刻的他,安靜地坐在窗邊的位置上,神情閒逸卻又專注,一頁一頁慢慢地翻著書,認真地閱讀著其中的內容。

 

午後的陽光在年長的少年身上描出一圈耀目而且好看的輪廓。

 

眼睛觸動了一下,又再觸動了一下才終於適應了這耀眼的自然光。

 

對方的身影似乎因為光線與昏暗的室內環境形成對比而越顯襯得高大甚至偉岸。

 

不自覺的一下心動,讓八田下意識地撫上了心口。

 

對方的側臉。被襯成背光的略暗的側臉,雖然看不真切,可那獨特的靜致而且專注的神情,如同印記,落在八田心裡。

 

還有對方的每一個小動作。

 

小心翼翼地翻書頁。

 

稍稍扶穩微微下滑的眼鏡。

 

以及輕輕地把耳鬢的碎髮撩至耳後。

 

每一個動作都記得清清楚楚而且無比熟悉。

 

 

仿佛有一股不自然的風吹起。

 

伏見從書裡抬起頭來,若有所覺地看向書架那邊,卻什麽也沒有看到。

 

 

再次正面遇上對方的時候,是卒業式的那天。

 

——應該,是最後一次了吧。

 

八田這麼想著的同時,蜜桔色的雙眸自然地落在自己輕輕按在書上的食指之上。

 

對方的食指跟自己是同時落在同一本書上的。

 

兩指之間的距離不過毫釐——

 

但也始終是毫釐的差距。

 

如果誰也不主動向對方靠近一點點再一點點的話,這咫尺的距離便永遠是一道深不可越的鴻溝。

 

 

莫名地覺得戚然。

 

 

想要靠近一點。

 

再靠近一點。

 

 

一點一點地靠近對方多一點。

 

再多一點。

 

 

八田始終盯著自己不願離開的手指,又及對方同樣不願離開的手指。

 

 

 

——吶,我想再靠近你多一點哦。

 

 

——嗯。我也是。

 

 

 

是什麽讓我們默契地連系在一起的呢?

 

 

命運?或者,紅線?

 

 

算了吧,這些都不重要。

 

 

 

是什麽驅使我們的以指緣相互觸擁?

 

 

究竟是誰先靠近的誰?

 

 

以及是誰先試探性地觸碰一下誰?又或者,相互試探性地觸及對方?

 

 

統統都不重要。

 

 

 

「我啊……喜歡伏見學長你哦。」

 

忐忑。

 

 

「叫我的名字,美咲。」

 

有點獨斷甚至專橫的命令式,卻又那麼地溫柔甚至親昵,仿佛戀人之間可愛的獨佔欲。

 

 

「猿…猿比古……」

 

支吾過後才反應過來。

 

「等、等下——」

 

似乎是哪裡不對。

 

「學長知道我的名字?」

 

 

「嗯。之前的圖書管理員告訴我的。」

 

滿不在乎。故意把在意的事情說得滿不在乎毫不在意。

 

 

「呃…哦……」

 

好像突然明白了爲什麽再也沒看見那個聒噪又話多的女生呢。

 

 

「還有,要叫我的名字,美咲。」

 

——果然是個很獨斷又專橫的傢伙啊。可是,居然意外地完全不覺得討厭。

 

 

「其實我啊,不怎麼喜歡這個名字啦,跟女生的名字似的。」

 

「會嗎?我倒是覺得很好聽啊,美咲。」

 

「總覺得……好像不知不覺就被猿比古叫上口了呢。」

 

 

心情莫名地複雜。

 


無數次無數次地設想過兩個人各自的集合要怎麼相交,以怎樣的方式相交,相交的部份又會是哪些。

而事情的發展往往出人意料。


八田自己也覺得話題越來越往非重點的方向上發展。

 

明明剩餘時間已經不多了。

 

指腹微微發力,向著對方推進了一點,換來對方同樣力度的、向著自己的輕許著力。

 

 

明明只是簡單得可以不帶任何情愫意義的指緣之間相互觸抵而已,卻仿佛醞釀了許多年的戀人緊緊擁吻一樣。

 

 

「吶、猿比古,畢業…恭喜你正式畢業哦……」

 

「……嗯。」

 

 

 

 

既然過去的時間已經無法挽回,那就放手隨它去吧。

 

正因為我們從來沒有在一起過,所以也不會有所謂的分離。

 

又即便我們從來未曾在一起過,但至少我們也曾像這樣,手指相連,仿佛系著命運的糾纏的線。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