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猿美】First Kiss, First Love:一吻定情

Merry X'mas!

狗血純愛八點半檔,年末傻白甜【深夜】劇場。

 

所以說這是什麽亂七八糟的東西啊!!!【摔鍵鼠.png

 

伏見在最後提到的「那個」具體是啥我就不明確說了,請各位隨意展開想像><

 

感謝各位小天使一年以來的收看和支持,來年也請一起愛著小猿美醬><

麼麼噠=33=





******************************************************************************************************************************************************************************************************************************************************************





如果說那個吻,未懂情事的初吻,還不算私定終身魔咒,還有什麽比之更靈驗的魔法術式?

 

 

繾綣纏綿的餘韵尚存,溫熱的酮體緊緊貼合。微亂的呼吸漸趨平復,節律的呼吸在柔情蜜意的事後吻裡曖昧交換。

 

「…美咲好像…越來越習慣、我的節奏了嘛……」

 

於深吻裡間插話語及訕笑,嗓音沙啞低沉卻性感魅惑。語者輕咬對方軟如蜜脂的唇,溫柔卻執意掃掠他的味道。

 

「……才、才沒有……」

 

嘴上反抗,八田卻推不開壓覆著自己的男子。原本想要掙扎的手,扶上對方肩窩的時候卻變了力度,不自覺變成攀附、擁抱。

 

「美咲真有那麼討厭我的話,」

伏見嗤笑,

「一腳踹我下床、不就好了?」

 

「…還真…不錯呢……這個主意……」

 

八田想一擊回咬,然而先行的唇舌躲避似乎早已透露內心的企圖。伏見輕易避過不說,更狠狠地壓制回去。

交纏的十指,力道婉柔卻不容抗拒。

 

「……混、混蛋……唔……」

 

夾帶喘顫的聲音含混不清,罵話都被對方柔情霸道的吻悉數吞沒。

 

 

嘴上反抗,心裡卻不抗拒,甚至反而有點迷戀。

這樣的感覺,這樣的感情,很羞恥吧,尤其是對於男生。想要甚至喜歡被另一個男生佔有的感覺,光是想想就覺得恥感破錶。

 

所以至少,嘴上絕對不能承認。

 

可是,這種感情,無法面對無法坦誠的這種感情,千真萬確。

 

事中是禽獸但事後很溫柔——這是八田的個人總結。前者很討厭而且屢說不改,每次想起來都生氣,但後者——

 

唯獨後者無法抗拒。

 

溫柔的事後安撫吻,怎麼也無法拒絕。

 

收穫與付出成正比關係,這大概是連禽獸都明白的道理。只爲難得的體貼撫慰,八田甚至下意識地默許著伏見一次又一次挑戰記錄的狂暴折騰。

 

不知真實虛假的貼心柔軟輕撫淺吻,彷彿毒藥,讓人深陷讓人迷醉讓人喪失理智。

 

 

並非不知道原因,只是那天的事情,八田羞於回想更恥於討論的事情,那是一生最重要最珍貴的回憶。

 

 

有關初吻的故事。

 

同時也是這段感情的開端。

 

 

 

只要心裡有逃課的念頭,隨便一個理由都能成為藉口。比如上洗手間迷路啦,被路過的老師喊去幫忙搬東西啦,空間扭曲所以跑了上來天台啦等等,沒有最荒唐只有更荒唐。被請去喝茶的伏見和八田,翹課的理由一次次刷新班主任的三觀和智商下限。

儘管出席率已經達到隨時要傳喚家長來協助思想指導工作,專業翹課二人組依舊孜孜不倦地逃課逃學,就是不安分。

而今天,躲在體育器材室的兩人是在長跑熱身時故意掉隊,悄悄躲起來的。

 

剛剛還擔心著要是被老師逮到現行恐怕要罰跑操場二十圈的八田,此刻腦袋一片淩亂——

 

 

接吻了。

 

不對,確切來說,是『被吻了』。

 

 

八田一臉驚愕,想推開突然吻上他的傢伙卻彷彿控制不了身體。對方的一句「別亂動」如同定身咒語。

 

 

怎麼辦?

 

好像…好像有點……

 

有點沉醉的感覺誒……

 

 

事情的緣起是五分鐘前,八田沒頭沒腦的一個問題——

 

「呐呐,接吻是怎樣的感覺啊,猿比古知道麼?」

 

「誰會知道啊,那種事情。」

 

完全無視八田的疑惑,伏見的回答乾脆利落。然而這非但沒有撲滅八田好奇的火苗,倒不如說,讓他那原本小小的求知慾燃燒得更旺盛,彷彿想要展開討論般饒有興致地說了起來:

 

「那個啊,班上的同學不是都在聊麼,最近那幾單早戀通告什麽的……」

八田想了想,補充道:

「特別是我後座那幾個男生啦,一直聊個沒完,接吻什麽的,還有那個……就是那個啦,怎麼說呢……」

 

語到難處,八田頓時慌神,不知道該如何表達。並非童貞如他所能輕易出口的詞句,臉頰驀地升溫,話語堵塞的喉頭乾澀難受。

 

「美咲想知道嗎?」

 

「…呃……誒?」

 

面對伏見同樣沒鬧沒腦的回問,八田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就是那個啊,接吻的感覺。」

 

「…哦……那個啊……」

八田正好接過話茬掩飾尷尬:

「是有一點點、想知道啦……」

 

『可是沒辦法的吧』——

 

還沒說出口的話,被伏見緊接的一句「可以哦」道破,彷彿被看穿心思。

 

「誒?」

 

「美咲想知道的話,有辦法的哦。」

 

『所以辦法是?』——

 

同樣沒能問出來的話,因伏見步近至面對面的距離如有壓迫之勢而堵在喉嚨。

 

「怎、怎樣啦!」

八田突然一下緊張,如有預感——

 

 

早於後來萌生的感情的,所謂心有靈犀

 

 

「吶、美咲,閉起雙眼。」

 

如同魔咒一般的聲音。

彷彿某種甜蜜的誘惑,讓人甘願墮落。

 

「什麽也別問,閉起雙眼。」

 

明明是想反抗的——至少也要問個清楚明白意欲何為——可是卻不由自已地服從對方的意思,閉眼然後等待,在未知的黑暗和緊張中惴惴不安,亟待撫慰。

 

接觸的瞬間沒有馬上反應過來。

有兩三秒,漫長的兩三秒,腦袋一片空白。

 

柔軟的,微溫的。

濡濕的,輕淺的。

 

及至能組織語言來表達於虛無中浮沉的感覺時,八田才驚覺那從未體驗過的觸感竟然是自嘴唇傳遞而來。

 

甚至還沒反應過來這是自己初吻

 

僅在唇瓣之上的接觸,深淺不均的力度裡隱約透露著一點點夾帶私心的佔有慾。

或者並非陶醉或者深陷,只是單純地因為初次體驗而感到好奇。但就結果而言,並不討厭。這樣的觸感,這種怦然心動的感覺,真的不討厭。

 

「……就是這樣的感覺,接吻什麽的。」

 

若即若離的吻在短暫的纏綿後不捨分離,鼻息在幾乎沒有距離的唇瓣間傳遞。

 

或是眷戀,或是回味。伏見再度印上八田僵硬的薄唇,輕輕地描摹對方的味道。

 

「美咲現在明白了嗎?」

 

『已經不是明白不明白的問題了好嗎!』——

有那麼一瞬間,八田的意識突然清醒過來,可是,終究不敵整個人慢掉半拍的節奏。

 

「我啊,從以前起就對美咲……」

伏見別過臉去,死死地別了過去。看不到表情,唯獨耳根赤紅清晰無比,因皮膚白皙而更發顯眼。

 

八田從未見過伏見這樣的窘態。

 

「從很久很久以前就想對美咲……想對美咲做這樣的事情。」

 

 

不光是接吻,還有比接吻更進一步的接觸……

 

 

「美咲會討厭麼?」

 

「……呃、這個…那個……」

 

焦中帶急的伏見并不知道,八田其實不是在思考自己的問題,而是完全沒有反應過來,搞不清楚眼前的狀況。

 

「吶、美咲……」

 

 

吶、美咲……

 

吶……

 

 

「美咲?」

 

「……呃、啊?」

 

「美咲剛才,走神了。」

 

通常情況下,伏見抱怨過後肯定是不由分說的懲罰,吻中帶咬,或者用力挺身進攻,諸如此類,不一而足。

然而今晚似乎有點不一樣。熱吻中的八田意料之外地沒有被舔咬或者吮噬報復。

 

「美咲的樣子好像很驚奇哦,只是我技術好而已,美咲不是一直都知道的嗎?」

 

伏見訕笑,八田撇嘴。

 

「去你的技術好。」

 

「我發現了個秘密,美咲呢……」

輕輕印上對方的熱唇,汲取那甜蜜的味道,伏見道:

「美咲是吃軟不吃硬的類型,我越粗暴美咲就越反抗……」

 

「廢話……」

八田扭頭躲避伏見的吻攻:

「誰要乖乖地任由猿比古亂來啊……」

 

「可是啊,」

唇瓣狠狠夾咬對方以示警告後,突然轉成似水柔情輕輕地來回舔弄,如同安撫。伏見補充道:

「只要我溫柔點,美咲就會變得很聽話,完全不會反抗。」

 

「…才、才沒有……那回事……」

辯駁因反覆的舔吻而斷續,吐字不清,語義曖昧。

 

自知反抗不能的八田,破罐子破摔地別過頭去,視線剛好落在兩人緊緊交握的十指上。

 

無來由地感到安心甚至喜悅。

 

 

從未想過自己會被此般珍視,如同寶物般被疼愛疼寵倖。

 

即使是這個如同路邊不起眼的普通石頭一般的自己,竟也被某個人重視著,喜歡著,深愛著。

 

每一次每一次都有想要跟他說一聲謝謝的衝動,可是卻沒有足夠的勇氣說出口。

 

也許對方未必在乎,但自己無比在意。

 

這樣的心情,幸福地自責的心情,從前不曾奢望過能有親身經歷的福分。

 

 

初吻。

 

笨拙的初吻。

 

光說時間地點,還真是缺乏浪漫情調欠奉。

 

八田還記得後來伏見又不由分說地再吻了過來,還記得笨拙得不知道換氣的自己差點沒悶到窒息,廢棄的體育器材室裡瀰漫的塵埃味道充斥自己被迫中止接吻大口呼吸的口腔,難受和苦澀一同襲來的窘迫體驗,全部記得清楚真切。

 

每次想起來都忍不住偷笑。

 

那時候神蠢的自己,還有技術渣挫的某個混蛋。

 

 

「美咲別笑啊,整個氣氛都不對了。」

 

的確,事中發笑太不嚴肅了。

雖然現在也並非絕對不能開玩笑的場合,但笑場會讓伴侶脫線,性愛專家都這麼說的。

 

「對不起對不起……我保證不會笑了,猿比古重新來吧。」

 

八田倒是心情大好,不知是否與差點氣哭伏見有關。然而伏見一句話就讓八田頓覺不妙,臉色立轉——

 

「什麽『重新來』啊,應該是『接著來』才對吧、美咲?」

 

「…等、等下!」

八田猛地掙扎,想要推開擒壓著自己的人。

「什麽『接著來』啊那是幾個意思啊?」

 

「就是『我還想要』的意思。」

伏見俯身,壓制身下不安分亂動的人兒。

「美咲明明很清楚的,裝傻可不好哦。」

 

「那個,今晚不是平安夜嗎,對了,我還沒問猿比古想要什麽禮物呢!」

八田故意轉移話題:

「我這幾天都沒有通告哦,不如我們明天一起去買吧好不好?」

 

「美咲……」

 

「猿比古想要什麽呢?新衣服?不過猿比古好像很多衣服了吧?睡衣?睡衣啊……好像不太需要的樣子……一起去買菜?猿比古每次買的青菜都很糟糕的,可是不用擔心啦,我一定會手把手教會猿比古挑新鮮菜的……還有胡蘿蔔和西蘭花也要好好地吃才行哦,挑食什麽的最討厭了。猿比古明明已經是大人了還跟小孩子一樣這也不吃那也不吃的……」

 

「別鬧了、美咲……」

 

伏見沉吟,雙手壓制聒噪不已的小傢伙的手腕。

 

「我想要什麽禮物,美咲最清楚了不是嗎?」

 

「我可以說剛才風太大我什麽都聽不到嗎……」

 

八田嘀咕,不敢抬眼正視對方。

 

如豺狼獵豹般飢渴,卻又深蘊柔情蜜意的,如海般深邃的濃紺眼眸,眼神如毒如蘼,對上的瞬間便萬劫不復。

 

「美咲,我想……」

 

連低如沉鐘迴響的嗓音也分外誘人,曖昧幽遠。

 

八田慌神,連忙岔話打斷:

「別、別說出來啊笨蛋色情狂猿比古!」

 

「不、美咲,我要說,」

 

 

讓我說。

 

我想讓美咲知道。

 

 

「我想要美咲,只想要美咲。」

 

 

想要美咲的身體美咲的吻美咲的愛。

 

 

 

「總覺得啊,我好像是被一個吻出賣了的樣子。」

 

「嗯?」

 

「沒事,自言自語而已。」

 

「吶、美咲也有想要的聖誕禮物嗎?」

 

「呃、哈?」

 

「就是說啊,美咲想要什麽禮物?不管什麽禮物……」

 

「不要,反正猿比古會送的禮物肯定不是什麽好東西。」

 

黑歷史浮現眼前的八田,一臉嫌惡地別過臉去。

 

「可是我上次送的那個啊,」

伏見言有所指地哂笑,故意湊近八田耳邊,細細吮咬:

「就是那個啊……美咲明明就很喜歡,喜歡得要死不是嗎……」

 

「才沒有!」

八田恨不得跳起來反駁。

「總之,我不要。」

 

 

我想要的,已經擁有了。

 

雖然絕對不會承認就是了。


评论(2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