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依舊是腦洞

年前開的腦洞咱能坑掉嗎?_(:з)∠)_(不能

 

這次的腦洞不是酒茨,是茨酒,是茨酒,是茨酒!!!重要的事情已經說三遍了_(:з)∠)_

 

今天的突發腦洞,現paro,黑道設定,茨木斷臂有,并不是BE(但是這種揮之不去的BE感是怎麼回事?阿媽明明讓他們在一起了啊!)

總之,有刀,也有糖√

 

這次出於劇情的需要讓紅葉當惡人了(對於酒吞和茨木而言),但其實個個人還是很喜歡酒紅的啦(并不吃茨紅,謝謝),晴紅也OK的,所以我真的不是紅葉黑……_(:з)∠)_

為自己喜歡的人而傷害別人的私心,其實是誰都會有的吧?大概_(:з)∠)_

 

OOC什麼的就不要太在意了,讓茨木寶寶偶爾拔高一下智商不好嗎_(:з)∠)_

雖然我很喜歡傻寶寶的設定_(:з)∠)_(阿媽你這樣說會被地獄鬼手的_(:з)∠)_

 

 

 

確定以上設定都可以接受的話,OK,我們走↓↓↓【此處應有皮皮蝦】

 

 

 

Title的話,就叫做「完美戀人」吧~

 

 

 

大江山組和源氏分家是江湖中的兩大黑道勢力,其中,大江山組現任當家是酒吞,一個因為意外而不得不繼任一把手之位的男人,雖然擁有強大的力量,但很討厭江湖的紛爭,本想掙一票大的、攢夠下半生的酒錢就隱退,結果前任一把手卻在行動中被源氏分家的當家源賴光所殺,前任一把手臨終前將自己的位置傳給了心腹的酒吞。(補充:源氏家族分本家和分家兩支,本家的當家是博雅,分家則是賴光,兩支一直不和,但源氏家族多年來以絕對的勢力雄踞黑白兩道,儘管表面上不和,但實際上兩邊的當家都不得不與對方合作,以保證整個家族的社會地位和絕對勢力。)

 

酒吞的風格就是很隨性的一個人,本想早早隱退,天天在美酒美色中胡混過完一生,沒想到突然接了這麼個爛攤子,雖然很無奈但也沒有別的辦法。值得慶幸的是最得力的手下茨木一直幫他分擔不少,甚至說是把他的所有事務完全攬上身都不為過,事事躬親,務必為酒吞做到最好。

雖然是酒吞的手下,實際上以茨木的力量完全能跟酒吞打得平分秋色。酒吞也想不懂為何茨木擁有這般能耐卻一直甘願屈居自己之下,而茨木的回應是:我認可的BOSS只有一個,就是酒吞。茨木不像是個笨蛋,但也說不上腦袋特別好,但只要是酒吞交待的任務,茨木必定會拼盡全力做到最好。起初,酒吞也懷疑過茨木是否懷有別的什麼心思,但經過長時間的觀察,酒吞覺得只是自己多心,茨木并不像是那樣的人。酒吞自問相人還是很準的,尤其是茨木這個形影不離跟隨自己多年的人,酒吞相信自己的眼光,絕對不會看錯。甚至當組裡有其他高層對茨木提出質疑的時候,酒吞也會為他解圍。

 

 

關於茨木和酒吞的過去,很多年前,茨木離家出走,誤入黑道。當時還只是個小角色的茨木,因為得罪其他道上的大哥而被揪了起來,恰好被敵對勢力的酒吞無意中所救。酒吞本想讓涉世未深的茨木遠離黑道,回到普通人的生活中去的,結果第二天一大早,茨木就直奔大江山大本營「踩場」去了。酒吞見茨木雖然是個小鬼,膽識倒是不小,對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很感興趣,於是將他留了在自己身邊。在隨後的日子裡,茨木在多次行動中的表現都非常出色,酒吞便順理成章地將他一路提拔到自己的心腹之位。

然而,這並不是完全的好事。茨木的表現過於出色,而酒吞又是那種不愛管事情的人,作為一組之長顯得有些「無為」,這就反顯得茨木有點「功高震主」了。同為酒吞得力助手的星熊曾經提醒過酒吞,別讓茨木太得意忘形,省得招徠組裡旁人的閒話,但酒吞並不在意,維護茨木也算是相當出面的。

 

對於酒吞來說,茨木什麼都好,除了在喝酒這件事情上。酒吞常說,酒量顯示出一個人的量度,但茨木除外——這句話原本是沒有後面這一半的,酒吞一直覺得以酒量去衡量一個人是絕對的真理,直到遇到了茨木,酒吞為了他而放棄了自己堅持了許多年的、審度他人的度量衡。(所以說吞仔是真的很維護茨寶呀!)

雖然不會喝酒,但茨木經常默默地陪著酒吞喝酒,茨木喜歡喝果汁(or牛奶?←牛奶的話可以開個一段帶葷的,大家明白~)的設定總會讓酒吞覺得這孩子根本不會長大,永遠停留在當年救他收留他的年齡,這件事也一直讓茨木很不爽,所以茨木才會想盡辦法去證明自己的實力(所以茨寶那麼努力真的不是想謀位而只是想讓吞吞認可自己QwQ)

 

酒吞總是感慨,說茨木要是有個千杯不醉的好酒量就能稱得上完美了。茨木問道,完美?完美的什麼?酒吞思索,答曰,「完美的同伴」,應該夠得上稱為「摯友」了。於是,「摯友」這個稱呼,成為了茨木心裡的一切——

但僅僅只是「摯友」這麼簡單嗎?也許不是。在茨木聽到「摯友」這個稱呼的時候,心裡又喜又落寞。茨木當時是想不明白的,酒吞將自己視為摯友明明是值得高興的事情,為何自己內心的某個角落卻總有一些揮之不去的失落呢?難道自己想要的,不僅僅是成為酒吞的摯友嗎?

 

另外,對於所謂的「完美」,酒吞還有另一番解讀。「就算酒是最完美的酒,時間、地點、人物,總有一個不完美。可能人生就是如此吧,沒有什麼是真正完美的,所以人的一生才會不斷地追求完美。可是,所謂的完美或許是不存在的,所有的人、事,或者物,總會在臻於完美的時候毀於一旦……追求完美的人類啊,真是貪婪,所以才會被懲罰永遠得不到自己所追求的完美吧。」當時茨木聽得半懂不懂,酒吞便笑著說「所以才說你長不大啊」。

 

 

酒吞有個暗戀了許多年的女生,名喚紅葉,喜歡穿著大秀事業線的緊身衣(劃掉),是個小有名氣的舞者——舞者只是表面的身份,實際上是活躍于黑道和白道之間情報屋。

紅葉不僅酒量好,還會調酒,曾在「Bloody Maple Bar」駐場跳鋼管舞,結交各路人物,不管黑道白道,道上幾乎沒有紅葉不認識的人物,作為情報屋,紅葉的信息網可說是非一般的巨大,酒吞自然也在其中。其時,酒吞尚未成為大江山組的一把手,而紅葉已經看得出來,酒吞絕非池中之物。但紅葉也很清楚酒吞的性格,并告訴酒吞,這樣吊兒郎當的性格只會害苦了自己的兄弟。(紅葉早就看出來茨木對酒吞的感情不一般的啦~【拜託你們一邊搞基去好嗎?】然而感情頭腦遲鈍的茨木自己并沒有發覺QwQ)酒吞曾就自己的傾慕對紅葉有所暗示,而紅葉也婉轉地拒絕了酒吞,「我啊,就算最後難逃栽在某一個男人身上的命運,但說到底還是被眾星簇擁的感覺。像我這樣常年站在舞台上的人,一旦失去了燈光的照耀,可是會很寂寞的。」酒吞聞言,只能苦笑著搖了搖頭離開。

 

被紅葉拒絕後的酒吞,沉溺酒中好長一段時間。這段日子里,茨木為他打點好組裡大小事務,還處處顧他周全,也因為這個事情而對紅葉懷有恨意,恨不得將紅葉綁了回來大江山,但因為有酒吞的惡言警告,茨木最終沒敢拿紅葉如何。

 

 

某一天突然不知道怎麼的,好幾個兄弟都因為走漏風聲而遭源氏分家的人暗算,損兵折將不說,錢財也損失了一大筆,大江山組內部傳出有內鬼傳言,並且矛頭直指茨木。這次,迫於壓力的酒吞終於也無法像平時那樣維護茨木了。面對酒吞的質問,茨木矢口否認,卻沒有證據證明自己清白。茨木放話,一定會給酒吞以及大江山所有兄弟一個真相,否則自己自斷一臂以證清白。(旗子不要隨便插啊……_(:з)∠)_)

 

然後故事終於迎來了高潮!(為了這個狗血的高潮勞資要搞這麼多設定和鋪墊真的很累!)

茨木從其他情報屋(大概是八百,嘛,八百也是個人精了2333)處打聽得知潛伏在大江山里的細作很可能是源氏分家的人,茨木於是偷偷潛進去查探,結果不出所料。茨木氣恨歸氣恨,意氣用事不能解決問題,必須想辦法將真相大白於整個大江山組才行(自己的清白倒是小事,不能讓一直明著維護自己的酒吞無法下台才是大事!)。於是茨木使計引君入甕,鋌而走險引對方上釣。

 

在這裡,晴明和博雅悄悄出場。這兩位公家骨幹,其實關注兩方黑道勢力多時,一直想等機會將兩方一鍋端掉(博雅雖然在私不得不與賴光合作,但因為此前有結怨,大概是妹妹神樂被賴光抓走,用來要挾博雅balabala,就妹控腦嘛,大家懂的,這裡可能會有一點點骨科,所以博雅一直想找機會狠狠整一下賴光,一舉端掉兩邊當然最好不過)。紅葉與晴明相識多時,而紅葉也早就覺察到了蛛絲馬跡,得知晴明計劃的紅葉便順水推舟賣他人情,在兩邊都放出了不少消息,八百也不是省油的燈,便與紅葉合作了。(八百就是喜歡看戲順便搞點事情,嗯)

 

不出茨木所料,賴光果然派來了手下猛將(惡役渡邊綱總算可以正式出場了),而就在茨木揭穿對方身份的時候,雙方發生火拼,晴明和博雅勢力參戰,三方勢力陷入混戰局面——【此處省略刀光劍影相關描述若干字】總之,最後的戰況就是紅葉擋在晴明前面(不要問我紅葉為什麼會在這裡亂入,這是為了狗血!沒錯,要的就是灑滿狗血的高潮效果!),酒吞衝出去救紅葉,而就在敵方槍口直指酒吞腦門的時候,茨木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擋住,而茨木沒有想到的是,渡邊綱竟然從旁躥出,並且一刀斬下了自己的右臂……(所以吞仔你看,你那麼在意的女人,到頭來為了別的男人而傷害了你,而你懷疑的好兄弟卻從未生過你的氣,最後還捨身保護你←對!咱要的就是這樣的狗血效果!【三胖鼓掌.jpg】)

 

 

此次一戰,大江山組雖然搞清楚了內鬼一事子虛烏有,茨木的冤情也得以洗清,然而,這次的事情著實讓大江山組大面積損兵折將(源氏分家亦然),失去右臂的茨木更是重點傷員之一。(就……阿媽還是不忍心讓茨寶斷臂啊……哭哭哭……此處應有密醫岸谷新羅【突然聲優梗】……不不,大概是由惠比壽爺爺、螢草妹妹、桃花小姐姐和花鳥卷小姐姐組成的地下醫療組織,不過,為了保持一定的原設,茨木雖然保住了右手但還是會廢掉……唉,就很難過_(:з)∠)_)

 

最後就是酒吞和茨木在病房里獨處,周圍很安靜但氣氛很尷尬,酒吞向茨木道歉,都怪自己太大意結果balabala,但茨木對于受傷的事情并沒有很在意,真正讓他介意的是殘廢的自己已經失去了留在組裡的資格什麼的,酒吞聽了很難過,想極力挽留茨木但遭到拒絕,然後又是令人窒息的漫長沉默……【此處省略狗血告白若干字】總之,最後兩人終於明白自己和對方的心意於是秘而不宣地在一起了,撒花!*★,°*:.☆\( ̄▽ ̄)/$:*.°★* 。

 

最好番外再來個肉鍋,就完滿了~

 

 

為了回應那個莫名其妙的title,大約會讓酒吞這樣解釋吧:真的喜歡一個人的時候,無論他是如何的模樣,在自己的眼裡都必定會是完美的——因為他身上那些「不完美」的存在,無非都是為了提醒你更在意他多一些,更喜歡他多一些,更愛他多一些罷了。

 

 

專業發刀又撒糖的人是我【關愛智障的眼神.jpg】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