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深圳7.16】刀剑乱舞舞台剧 悲传 相结不如归 repo 其之二(还是聊剧情叭)

本篇主涛剧情,无责任猜测有,个人趣向脑洞有,按需取用或自动屏蔽就好。

 

聊剧情之前先吐槽一下官方翻译的字幕,没记错的话,字幕一共4处错误:
【严重】>>【眼中】(都是拼音的错)
【主任】>>【主人】(拼音+1)
【眼镜】>>【眼睛】(拼音+2)
【沙罗】>>【贞】(sada酱的名字是怎么打错的?字都不一样好吗?) 

 

除了这些明显的错误,还有姥爷对咪酱的称呼从头到尾都是【光坊】,翻译成中文应该是【小光】(之类的昵称),但字幕一会是光爷一会是光少爷,这尼玛什么鬼?能不能统一一下?

还有标题翻译成结目的不如归真是槽点太多无从去喷,字都认识但凑到一起完全无法理解,这叫翻译吗?

 

剧情方面,微博上有很多N刷的婶婶已经有巨细无遗的长文repo了,感兴趣的婶婶可以找来看,本婶真实老人家,一些情节点还是靠这些repo回忆起来的,就不一一再列了,万一记错了误导别人也不好,就单独挑一些我个人特别在意的剧情点来展开说吧。

 

上映会结束之后的两三天,我趁着记忆还比较明晰回顾了很多遍,一些感谢和脑洞都在微博上PO过了,下面的内容都是整理微博后修正和润色的,以这边为准啦~部分脑洞来自一同远征的姬友,thx~

 

  • 【骨喰的哭戏】

悲传骨喰哭了两场,一场是亲手手刃原主足利义辉,一场是抱着因为无法解释本心而不得不离开本丸的三日月。

手刃原主的时候,本来在场的大般若说我来吧,但骨喰拒绝了。我想,骨喰是觉得自己没有记忆,所以就算手刃原主也无所谓,也不会伤心,但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最后还是哭了。明明想不起来,还是忍不住哭了。虽然大般若从未说起过对原主的憧憬或者倾慕之类的感情 ,以及其他刀剑也经常把讨厌原主挂在嘴边,但在骨喰看来,这些都是值得他们各自自豪的过去,所以不能让这样的回忆蒙上阴影,于是,他选择由他这振没有记忆的刀来下手结束原主的生命,尽到保护历史的责任。

没有记忆,背负着没有记忆的痛苦,却又坚强地承担着一切。

再就是和大般若一起追赶脱离本丸、拒绝被审神者奉命刀解的三日月。虽然没有记忆,完全想不起来跟三日月还有大般若一起被摆放在足利家的过去,想不起来三日月宗近到底是一把怎样的刀剑,但是,骨喰一直相信着三日月,即使不知道他内心的想法,但也坚信三日月这样做一定有自己的苦衷,并且为三日月拒绝解释、无法解释而感到难过,对于本丸即将失去这个可靠的后盾而感到难过。

骨喰真的是小天使,温柔的小天使。

足利义辉临死跟骨喰说,我曾经很爱你(作为主人对名刀的惜爱),骨喰说我不记得,足利义辉说没关系,我记得。

虽然自己没有记忆,但曾经认识自己、与自己共处过的人或物有所记忆,这样的记忆,是否也能被当做是自己的记忆呢?——我不确定末满老师笔下的骨喰会不会这样想,但如果是婶婶我家本丸的骨喰,我会肯定地回答他,是。如果你自己对此感到怀疑,那就用自己的办法去确认就好。

 

PS. 真心推荐喜欢骨喰的婶婶去看一下B站上的悲传幕后纪录片【av26245739】,在第三回里面,三津骨回到后台的时候忍不住哭了起来,真的看得很心疼。明治座的拍摄很给力,各人的哭戏都有仔细捕捉到脸部,三津骨双眼都是红的,眼泪就差那么一点没涌出来,赞美演员的投入和舞台素质,心疼这样认真的孩纸QwQ

 

  • 【重新理解三日月】

首先,婶婶我得自我检讨一下,过去我对爷爷这个角色的理解是很不足的,或者说,并没有多少理解吧。因为先补的动画,而动画不论是活击还是花丸,剧情对爷爷的刻画都比较少(活击爷爷虽然有表现出他身为爷爷辈太刀的成熟和睿智,还有出阵自带的樱吹雪特效,但角色丰满度严重不足,而花丸爷爷基本上就是被刀刀们供起来伺候的老人家……我个人吃不动这两位爷的人设),于是导致对爷爷这个角色的理解严重滞后。直到补了虚传和义传,我才开始慢慢地对爷爷有了些理解(虽然活击花丸刀舞刀音本质无关),月下谈【心】的大前辈——这样的设定,我是特别喜欢的,以及爷爷在说到“心”的时候,很多见解也很对我的脑洞type,到这里为止,我才比较确信自己也是喜欢爷爷这个角色的。

PS. 刀音的爷爷我也喜欢,但正如很多婶婶所认为的那样,刀音爷爷是年轻时代的爷爷,我个人会更加prefer老年的爷爷hhh 大概是因为婶婶我自己也不再年轻的缘故吧w 角色还原度很难比较,每位婶婶心目中的爷爷都不同,而hrk爷爷是更为符合我心目中的爷爷的形象的(but身高这一点毫无疑问是mro爷爷更符合游戏人设w

 

回说悲传剧情。

三日月因为无法抗衡审神者刀解仪式的力量而无法再维持人形,舞台剧在这里很巧妙地让hrk换了一身全白+银月刀纹的同款出阵装,如同生命燃尽、油尽灯枯的蜡炬,如同即将死去(归去)的丧衣。看到白三日月从台下升上来的瞬间,真的,我感到内心在崩溃,就是那种万籁俱寂,然后整个世界安静地坍塌、粉碎的感觉。(莫名想起了“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这一句,哎……

然后是白三日月跟山姥切决斗。无奈三日月历经过太多太多次回溯历史,身上缠了太多太多的因缘,不同的时间线在他身上叠了一重又一重。即便无法维持形体,力量仍然在其他刀剑之上。但三日月所希望的,应该是如同他跟山姥切之间约定的那样,山姥切成长起来,用他的力量来战胜自己。

三日月追随鵺回溯到二条城的时候,鵺质问三日月为何不救主人,三日月转而质问原主足利义辉,是否即使到了最后关头也没有使用彼时身为刀剑之物的他的打算。在这一幕,三日月眼里应该是有泪光的。跟其他无法保护原主直到最后一刻而感到悔恨的刀剑(新选组3振躺枪)一样,三日月也为此而感到难过。

其实这一段我是有点惊讶的。一是三日月的人设在我看来一直都是飘然于世外的“天下五剑之最(美)”,他作为仅为艺术而生的刀剑,本物中心铁未经强化加工,缺乏重心,不适合用于实战,并且终身未尝杀戮之事(但鉴定家们对这一点存异,因为本物有明确的切入伤),让我错觉他是与争斗无关的艺术品。二是三日月自己也从未表露过嗜战恋战的意思,这让我更加确信上述的看法。但从悲传的设定来看,显然不是如此,不仅仅是三日月,其他被当做象征物、装饰物的刀剑也并不是如此(比如宗三、蜂须贺)。即使他们本来就不为战争和杀戮而诞生,或者他们的主人从未打算将他们用于战事和杀戮,他们自身作为刀剑,仍然希望自己能尽到作为刀剑、作为武器的作用。因此,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感到很难过。

我想,这应该是一直嚷嚷着要跟三日月决一高下的大包平所无法想象的事情,即使是天下五剑……不,或许正正因为三日月是天下五剑之一,三日月无法像普通的刀剑一样,履行自己作为刀剑的职责。我愿意相信爱刀声名在外的足利义辉是爱三日月的(就像他爱骨喰藤四郎那样),因为爱他而不愿他被血玷污,并且为了让这振至美之物流传后世,大方痛快地赏给取他首级之人。但这样的爱,彼时身为刀剑的三日月直到如今化身为付丧神也无法对其中的纠结释怀。

鹤丸说,非心即悲。(逼真Flag)我想,这正是三日月内心之悲。无法对本丸解释自己所做这一切的苦衷,被时之政府下令刀解、无法守护这一次轮回所处的本丸到最后,也是他莫大的悲。

 

PS1. 白三日月被刀解的时候,山姥切伏地而哭,眼睛也是红透的,看着就令人心痛。不仅如此,作为近侍,在审神者因消耗过度而倒下的紧急关头,山姥切还要判断形势,下令其他刀剑出阵追寻三日月,如有必要甚至不惜折断三日月——但他是相信三日月的啊!!(那个可是一直期待着他成长起来、能够独当一面的三日月啊!!!)可想而知他的内心有多难过,然而,内心再难过,保护主人、保护历史不被篡改的使命绝对不能辱没。

在小粉红上爬楼的时候看到关于质疑刀舞山姥切的人设过渡依赖三日月、缺乏自己的主见的观点,虽然我更加prefer刀舞的剧本,但我也不得不同意婶婶们的见解。我不确定末满老师是否故意这样设定,或者是山姥切到这里还没有真正成长起来,要到下一部刀舞——也就是经历了三日月在自己面前被刀解才能真正独立和变强,总之,期待这孩子下一部的戏份和表现吧,我还是相信幸福代言末满健一老师的!(喂

 

PS2. 一个个人趣向脑洞。我一直觉得刀剑游戏数值设定很多都跟角色人设背景强相关,其中一点是,非实战刀数值都很感人(宗三就不用说了,姥爷估计是被挖出来以后就没拿去实战过)按照这个思路,爷爷既然不是实战刀,那么,即使是五花稀有度,数值应该也不见得特别强才对,但如果爷爷是因为不断回溯历史、重叠因果、扭结时间线结而变强就说得通了【思考.jpg

(wait……这不就成了小圆梗吗???

 

  • 【Talk会hrk谈爷爷】

本婶没有参加Talk会,以下内容来源微博上repo的婶婶们,因为有所感触所以也放进来。

【hrk说自己很喜欢三日月离开本丸、骨喰和大波若一起追过来,三人齐聚二条城的樱花下那一幕,原因是三日月在游戏里只有跟骨喰的回想,所以这是他从很早以前就想演的一幕。加上隔壁刀音有三条team,所以希望刀舞里也能有跟三日月有所关联的刀来陪自己,于是悲传里面有三日月跟骨喰的对手戏就感到很满足。】

在上映会之后,我反复去看去听爷爷的语音,【あっはっはっはっは、近う寄れ……一度言ってみたい言葉だな】【んースキンシップと言うやつか?】【あっははは!いいぞいいぞ触って良し】才终于稍微明白爷爷其实内心有多寂寞。

之前一直觉得hrk演绎爷爷很传神,但除了觉得hrk演绎出了爷爷作为爷爷辈人物应有的神态、以及比较标准的剑道姿势(全程屈膝辛苦了!)以外,似乎还有些什么是我没能get得到的,现在终于明白了,hrk是真的进入了三日月宗近这个角色,完全以这个角色的心境出发,沿着这个角色的心路历程去思考、去演绎这个角色的。

不仅爷爷,莺丸役的前山桑也是,在被服装担当问到出阵装会不会很不方便活动,要不要改一下衣服的时候,前山桑表示衣服改了会变得很奇怪,杀阵自己想办法调整就好。大家的专业素质都很棒!点赞!比心!

 

  • 【所谓“名”,即是“咒”】

“咒”是阴阳师原著小说里面最核心的一个主题,名字即是咒,这个point在小说里也有无数的展开。大概是因为霓虹金本来就很吃这类设定吧,这样的梗在其他剧组里也很常见。我自己是很喜欢这个梗的,在悲传里get到这个梗多少有些惊喜。(说完把无关剧组送出去,防引战)

鵺这个角色,我认为很值得说一说。

在鵺还是鵺的时候,他是足利义辉所持有的众多刀剑的意念的集合体,它(是的,这里还是“它”)不是历史上曾经真实存在的某一振刀剑,对于刀剑男士们要维护的历史而言,它是不应该存在的刀剑。即便如此,它有“心”,它的心驱使着它去保护它的主人足利义辉。

在足利义辉明白鵺的决心以后,前者以主人的身份为他命名“时鸟”,于是,之前一直被称呼为鵺的刀剑意志集合体终于有了自己的名字。有了名字以后的他(到这里终于是“他”了),对于自己的存在更加明确了——自己是足利义辉的刀,自己是为了保护足利义辉而存在的。这样的心境变化让他的意志从混沌变得清明,他的声音也不再模糊不清,而是跟决心一样坚定清晰,不仅如此,他的力量也因此而变得更加强大,让刀剑男士们一时之间都难以匹敌。

鵺也好,时鸟也好,对于站立在保护历史角度的刀剑男士们而言,他是敌人,在观众眼里,他是反派,但这样意志坚定并且只为贯彻自己的意志而行动的反派,其角色魅力并不会因为立场而减少半分。加上役者碓井将大的演绎真的很棒,在谢幕的时候可以明显感觉到在场的婶婶们都很认可这个角色。

说到名字,不仅时鸟,还有其他很多刀剑男士都是被自己的名字所影响着的。补番补音乐剧舞台剧的时候曾经看到有弹幕问为什么刀刀们好像都只惦记着原主,反而不怎么care锻造他们的工匠呢?我想,也许答案就是这个“名字”吧。尽管名字只是一个用于辨识身份的代号,但这个代号本身是有意义的。无论寄望着怎样的感情,赋予物体名字的人,对于物体而言,便是“主人”的存在。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因为他们作为物体,在工匠手里停留的时间并没有在主人的手里停留的时间那么久吧。(跟“生娘不及养娘亲”一个道理?)

 

  • 【三日月,你到底在思考着什么、过去究竟经历过什么呢?】

只要末满老师不解谜,这个问题只能是婶婶们根据自己的理解的脑补。比较主流的一种意见是,三日月在思考着审神者以及所有刀剑男士不断战斗、去保护历史这件事本身,到底是否有意义。一次又一次的战斗,无论时间溯行军如何想尽办法搞事情,刀剑男士都会进行阻止,但既定的历史只要被动了,历史自身就已经发生了变化,即使大方向保持不变,细节上的变化也足以引发整条时间线后续的蝴蝶效应,这是可以推断出来的合理因果——然而事实证明,历史(似乎)无法被改变,亲身所经历的一次又一次的任务最后都是如此。而战斗的尽头只有离别和死亡,这是刀剑男士永远无法脱离的命运(或许这也是他们作为武器,即使化身为付丧神也逃不出的命运吧)。既然历史无法变化,命运也无法变改,战斗到底有没有意义?如果没有意义,能否想办法,或者,是否存在一种可能性,去改变这种困局、打断loop呢?

以及,悲传最后出现的三日月,究竟是审神者再次锻出来的一阵新刀,抑或是三日月经历轮回后再次回到了本丸呢?

这一切,还是等末满老师来解答吧。

 

至于我自己,倒是有另外的脑洞。

我同意三日月对于历史自身的意志和时之政府的意志心存疑问这个见解,他想找到这个答案。他这样做,也有可能是受审神者的意志的导向(我个人对本丸的私心设定,如果我有时间去写这个脑洞的话会用这个设定(ntm倒是写!

 

我一直在思考检非违使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在想,检非会不会是更高维度层次的“上界者”,真相会不会是他们才是要保证历史不会被影响的特殊存在?游戏里面检非队伍名称叫“历史看督分队”,听起来就感觉他们才是“监控历史的存在”,但他们又不是人的形态……我在想,会不会是“历史”根据自己的意志衍生出来的人外……【姬友补充意见,也许是死去(暗堕?)的审神者……妈惹。姬友真是不遗余力在安利她的暗堕本丸脑洞hhhh

我一直觉得刀剑男士去扶正被篡改的历史也会无可避免地对既定的历史产生细微的差别,从而导致蝴蝶效应,而这种蝴蝶效应的影响超出是历史修正力所能控制的,检非违使则是历史的意志衍生出来对抗这种蝴蝶效应的存在,大概这样。

然后,审神者和刀剑男士跟时间溯行军之间的对抗到底有没有意义这个问题,我的脑洞是这样的:

假定这个随着时间不断运行下去的世界是一个自循环自转化的【系统】。历史是不断循环上升的,所有名为“现在”的时间,都是基于全部名为“历史”的过去的集合,而历史会因为人为的溯行和介入而发生变化,从而衍生出多重世界线,而“现在”会自动修正和统合这些不断额外衍生出来的世界线,但这种自动修正和统合的行为需要强大的特殊力量去维持,而这股力量的来源就是审神者和刀剑男士跟时间溯行军之间对抗所产生的能量碰撞,通过不断的战斗去弥补整个时间空间正常运作所需要的能量,大概这样。

不知道我有没有解释清楚……可能学理工科的童鞋比较容易get到我想表述的点叭。这个脑洞的核心思路是能量守恒,一个系统要保证它自身的正常运作需要能量,能量会消耗,消耗了就要想办法补充,保证系统运作不会停止,就这样~

最后回头一看发现自己已经扯到外太空那么远了hhhhhh


PS.今天锻出爷爷了,很意外也很开心。感谢眷顾~!❤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