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被被极化之日来聊一下初始刀吧!

最近三次元忙成doge了,好几篇小论文一直拖着,还有另外几篇杂谈都没时间整理,全刀帐的刀纹才整理好,还没时间逐个去挖历史(战国史还等着补)sad_(:з)∠)_

 

不管这些了,总之要赶在日服实装被被极化的今天聊一下【初始刀】。

依旧刀舞世界观相关。部分观点来自微博上其他婶婶~

 

 

缘起于某天姬友问我,为什么刀舞会选择被被作为初始刀,我当时随口回答说,因为末满老师喜欢吧(总觉得刀舞婶就是末满老师本人2333

姬友:yhm更加喜欢清光哦?

我:刀音先挑了清光,所以刀舞不考虑用重复的角色吧(毕竟社长也说了希望各家本丸发展不同的风格

至于为什么不选另外三振初始刀,从刀音刀舞前面几作的时间来看【2015.10刀音1试公演;2016.5虚传初演;2016.9刀音2公演】,刀舞制作组在虚传企划开始前,应该已经跟刀音制作组沟通过刀音2主讲新选组所以放弃番薯和二姐(虽然番薯直到刀音5才登场)

剩下歌仙,歌仙是细川家的刀,但细川家本身能涛的内容不多,涛细川家还不如涛他家站队的伊达家,细川组毕竟就小夜和歌仙两振刀,伊达组怎么着也有四振刀呢(后来有了围绕伊达政宗展开故事的义传)

反观被被,虽然堀川又被刀音那边先拉走了(果然是先下手为强!)但同门兄弟还有咔咔咔(后来在三星刀登场了)。而被被自己的历史,虽然是仿品,但正是这一点,能够成为这个角色作为主角去表现【成长】这个主题的发源点。

据其他婶婶说,山姥切的故事已经被文化厅证实是属于国广的。虽然不能保证官方会采用这个意见(毕竟官方还有其它没有采用的专家意见呢,比如咖喱属于正宗刀派),但如果官方真的采用这个意见的话,那么被被极化要脱掉被被的可能性就非常高了,出门修行四天发现原来自己就是山姥切传说的正主什么的——

 

以上是本月初跟姬友聊天时的想法,上周看剪影基本确定被被要脱掉被被了,只是对于到底官方会不会让被被成为山姥切传说的正主有所忧虑。今天下午看了看被被亲妈婶们提供的极化语音翻译和修行书信翻译(好快!),感觉官方对于要不要让被被成为山姥切传说正主这一点的态度其实挺暧昧的(也有可能是故意这么设定的),我个人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的,虽然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自己到底是不是这个传说的主角,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不再纠结于过去,作为主人的刀,今后只会往前迈进,这样就够了。

因为对于被被极化会变主厨的可能性提早做好了心理建设,今天一看,预料之中并且在可接受范围之内,所以都还好。在我看来,极化的意义是让刀刀们出门修行并且有所成长——通常是回到自己过去的因缘之地,面对过去所经历的人和事,甚至很可能会面对原来的主人——在这样的情景下去思考自己现在作为刀剑付丧神的存在意义和职责,超越从前那个那个纠结于过去的自己,然后再次回到审神者身边。(特别强调一下,是超越过去的自己,而不是否定过去的自己,安定在修行书信里说要忘记冲田君真是……看得我脑死亡3秒_(:з)∠)_

 

很喜欢被被的mvp语音【俺は俺だ】,我觉得,极被是更加接近说出这句话应有的决心了。

 

回说刀舞。

之前看到有婶婶涛为什么三日月会选择山姥切作为自己的太阳、解救本丸的希望,那么,山姥切身上有什么特殊之处是本丸其他刀剑男士都无法替代的呢?想来想去,结论是【初始刀】。

山姥切作为刀舞本丸的【初始刀】这一点,是绝对唯一的。

回想一下,在我们玩家作为审神者进入游戏世界时,我们是先选择了初始刀,然后建立属于自己的本丸的。按照刀舞对于还原游戏设定的执着程度来看,可以认为刀舞的世界观同样沿用了这样的设定:审神者先选择了初始刀,然后建立了本丸,并且确定本丸所管辖的时间线。那么,一旦本丸所管辖的时间线出现了死结(结点是三日月),要么只能一刀斩断这个结(其他刀去折断或者审神者刀解三日月,否则这个结会成为溯行军入侵的契点,在没有其它可行办法之下),要么就是从时间线的发端,也就是初始刀入手,去解开这个结。

不得不说,【时间线】的【线】,以及【相结】的【】,这种【因】和【果】相对应并且相呼应的设定,真的太棒了!

大概可以期待一下,刀舞下一部被被极化回来拯救爷爷?末满老师,您听到armk内心的呼唤了吗!!

 

很喜欢三日月对山姥切说的那句【山姥切国広よ、おぬしは存分に美しい】,私以为,这句对白当中隐含了许多含义。

三日月被视为天下五剑之最美,想来也很习惯被别人用各种辞藻称赞他如何如何美丽。这样的他,以美丽一词去称赞其他同样由刀剑化身而来的付丧神,这是否可以理解为一种认同,甚至是替代自己去守护本丸的寄望呢?

今夜的月色那么美,美得令人忧伤。

 

说到初始刀,我自己的初始刀是清光。虽然不像被被那样被寄托着成为本丸的太阳的希望,但是,能够在世界遗产的严岛神社上登台,还是唯一单骑出阵的刀刀,作为选择了清光做初始刀的婶婶,表示与有荣焉(其实当初完全是因为五振初始刀里面谁都不认识,唯独清光的cv增田是我认识的,所以才选的清光hhh

姬友说yhm很吃清光那种“他很需要我”的设定(大概是认同感吧),我深表同意。即使心里明白游戏里的刀刀们只是一堆数据,但清光那种设定是真的戳到我心坎里去的。代表我自己,清光那种性格肯定不会是我最最喜欢的那个,但一定是我绝对放不下的那个(之一)。怎么说呢,大概就是那种无法拒绝的怜爱?这孩子要是站在我面前说一句“再喜欢我多一点吧”,我绝对就心软了(双手投降状)。加上清光的设定、经历,以及那些令人心疼的语音(尤其是重伤手入语音),根本放不下这孩子啊!_(:з)∠)_

 

想来末满老师说女性(相比男性)更加接受悲剧设定,就我个人的体验而言,我认为是很有道理的。刀剑乱舞的世界观,站在全体刀剑男士的角度而言,是一部宏大悲壮的史诗,而对于每振刀各自而言,则是值得他们各自去骄傲、但也无法不感到痛苦或遗憾的过去(大多数刀刀都是),我作为代入审神者视角的旁观者(或参与者也好),我因为他们过去(说白了也就是人设)而珍惜和喜欢他们,并且希望他们得到幸福——说起来,末满老师还记得他自己也说过想让刀刀们得到幸福的初心吗???(手动微笑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