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陰陽師Onmyoji | 酒茨】月下不獨酌

本來想寫超短打,結果變成了小短文【鄧搖.gif】

總之是個沒什麼內容的小甜餅~


關於兩人的相遇和初願~~

傳說向√ 捏造有√ 大吞小茨設定√


以上。

 

 

 

 


❤❤❤❤❤❤❤❤❤❤❤❤❤❤❤❤❤❤❤❤❤❤❤❤❤❤❤❤❤❤❤❤❤❤❤❤❤❤❤❤❤❤❤❤❤❤❤

☆☆☆☆☆☆☆☆☆☆☆☆☆☆☆☆☆☆☆☆☆☆☆☆☆☆☆☆☆☆☆☆☆☆☆☆☆☆☆☆☆☆☆☆☆☆☆☆☆☆☆☆

!!!!!!!!!!!!!!!!!!!!!!!!!!!!!!!!!!!!!!!!!!!

…………………………………………………………………………………………………………………………………………

 


 

 

 

月下獨酌,自斟自飲,這般日子已重複數百年有餘。

今夜如是。

 

孤獨?

 

或許不是。

酒吞童子想要的,是一個懂他之人。甚至可能無需言語,只消兩人沉默對飲,天下無敵背後的寂寞便可溶於美酒之中,化作滑過喉間的一縷瓊漿玉液。

 

 

「呵。」

尚才發覺酒壺已空,捏於指間的酒碟只餘最後一小口玉露。

 

無聊。

 

酒吞童子心想,只是可惜了今夜大好月色。抬頭去看那皎潔明月,隨即又低頭抿盡碟中漿液。

鈴鈴鈴鈴——清脆悅耳的鈴鐺聲由遠及近。

 

「茨木童子。」

 

紅髮大妖當然知道來者何人,抬眼餘光一掃,竟是這白毛小鬼抱著一個快有他身軀般大小的酒葫蘆來了。他的樣子看起來有些吃力,想來是懷抱中物極重。

 

「酒。」

白毛小鬼啟齒,

「給你。」

 

不成句的簡單話語暴露出少年的少言寡語,倒也足以讓紅髮大妖理解他的意思。

 

悠然地喝著酒的大妖放下酒碟,打量著眼前的小鬼。他還記得前些日子從山下回來時、無意中與這小鬼邂逅時的情景,後者被幾個小妖圍著欺負,渾身佔滿泥巴,一副慘兮兮的模樣——

 

 

 

是人類的小孩。

酒吞童子一看便得出結論,卻隨即作出了否定。

這人類小鬼的身體里有妖氣湧出,氣息雖淺,尤其在他這般大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但這股妖氣竟是源自人類體內,這便有點意思了。

 

這裡即將成為戰場。

紅髮大妖如此判斷的同時完全屏息,免得自己過於強大的妖氣驚擾了戰局中人。只見那人類小鬼怒目圓睜,雙眼竟逐漸染成墨一般的幽黑,金色的眸子里閃爍著小而著實的殺意——

 

這哪裡還是人類的眼睛,分明是鬼的妖瞳!

 

酒吞童子略略吃驚,再看時,那人類小鬼遍佈傷痕的兩邊臉頰竟逐漸長出了斑駁的赤色鱗甲,如篼盔面甲一般,兩額的皮砰然綻破,生出了兩隻參差如珊瑚枝子的鬼角雛芽。

 

 

妖墮

 

 

一旁觀戰的大妖突然來了興致。所謂妖墮,便是人類因故變成妖鬼的過程,有過同樣經歷的大妖自然清楚。

 

事情要變得有意思了。

不出酒吞童子所料,原本處於絕對劣勢的白毛小鬼僅靠一隻拳頭便把剛才壓著他欺負的幾隻小妖都打倒了。剛才還盛氣凌人的傢伙們,這會兒都橫七豎八地躺倒在地上,神色痛苦,動彈不得。

 

 

「小鬼,」

紅髮大妖收起屏息的同時走了過去。他適度放出妖力,高高束起的紅髮張揚狂肆。腳尖才靠近些許,妖力散發出的氣場便叫躺在地上的小妖悉數灰飛煙滅了。那白毛小鬼倒也不吃驚,只是眨了眨眼,看著湮滅的灰黑色妖氣在空氣中飄散,繼而抬頭看了看這不期然地走到自己跟前的大妖怪,黑金妖瞳眨巴眨巴。

 

 

「你很有趣。」

 

「你很強。」

 

 

這便是當時那一人一妖之間的初次對話。

 

 

「你,很強。」

白毛小鬼重複了一遍,認真的神情裡不帶一絲諂媚,可那雙初現的妖瞳裡卻是實實在在地閃爍著慕強的金光的,紅髮大妖清清楚楚地看在眼裡,而後仰頭大笑。

 

「小鬼,要不要跟我回去大江山。」

這幾乎不是提問,因為酒吞童子才剛伸出手,那小鬼便用力點了點頭,不假思索地把自己的爪子輕輕遞了上去,像極了乖巧的小動物——

 

 

本該是尋常人類孩童的手臂已染上妖鬼的紫黑,指甲也初現出妖形的尖銳。這樣的一隻鬼手極具攻擊性,此刻卻溫馴地綣了起來,不似是在賣乖討好,更像是深諳事理的世故。

 

這孩子,怕是打小便混在複雜的人世間裡討生活了吧。

 

紅髮大妖又對這即將妖墮的人類小鬼仔細打量了一番,得出如此結論。那小鬼似乎不善言語,卻分得清誰對他好并以善意回應。

 

酒吞童子莫名心生憐惜,便握住了那隻小小的紫黑鬼手,帶著他回到了自己在大江山上的營寨。

 

 

相遇時那隻泥濘不堪的小鬼,經副將星熊童子一番梳洗照料竟是變得水靈可愛,仿佛變了個人。

 

「你叫什麼名字?」

 

高坐的酒吞童子如此提問。大妖睥睨著堂下的白毛小鬼,後者倒也不害怕,直直接上大妖的視線,四目相視。只是這小鬼似乎沒有張嘴回答的意思,依舊眨巴著那雙一半可怖一半可愛的黑金妖瞳,半是好奇半是仰慕地看著高高在上的大妖。

 

「小鬼,別不識趣,」

退到一旁的星熊童子蹙眉,

「鬼王大人在問你話。」

 

「無妨。」

酒吞童子擺手,轉而用手肘支著身體重心,饒有興趣地打量著眼前這個不怕人也不怕鬼的小傢伙。

 

「沒有名字嗎,」

紅髮大妖略略思索,

「還是說,你已決心放棄從前的人類身份,妖墮成鬼?」

 

白毛小鬼用力點頭。

 

「呵。」

酒吞童子淺笑,又問道:

「哪裡生人?」

 

「丹波國,茨木。」

 

「那就喚你作『茨木童子』吧。」

 

「茨木……童子。」

白毛小鬼仿佛確認般重複了一遍這個新得的名字。

 

從此,那白毛小鬼便跟了在紅髮大妖的身邊。

 

他乖巧聽話,對大妖唯命是從。他依舊不愛說話,難得啟齒,也只會用最簡單的詞語一字一頓地表達自己的意思。

 

酒吞童子閒時會將他喚到身邊,教他說話,只要聽得他那未經歷過變聲的清脆嗓子發出來的一個個聲節,大妖便油然心悅,隨手賞了他一隻串著鈴鐺的銅環。

白毛小鬼拿在手裡耍玩了一下,最後卻是將銅環穿到了腳踝上。他還特意跑到大妖面前,使勁蹬了蹬腳,讓那銅鈴發出清悅的響聲。

 

「喜歡。」

 

黑金的妖冶瞳孔裡,笑意滿溢而出。

 

 

那白毛小鬼一天一天地長大,額上那珊瑚紅的鬼角亦然,明顯得過分的見長襯在他依舊童稚的臉上頗為突兀,但也充分說明了這孩子的妖力在一天一天地增強。

即便如此,這小鬼好玩的心性依舊如初,並且越發大膽,完全沒了當年初入大江山時的拘謹,常常踏著通鈴聲闖進大妖享受獨酌的氛圍中,卻又不做任何事情,只是跪坐在他身邊,看他喝酒,偶爾為他添杯,看著他仰頭一飲而盡,聽著他發出享受的讚歎。

 

他心性極野,沒少在外面生事。大妖卻不生氣,大不了親自下山為他擺平,但這樣的事情似乎也不多,畢竟這孩子的妖力越發強大,山下一帶早已沒有多少能與之匹敵的妖鬼。

 

他還聰明世故,知道如何討好他想要討好的唯一對象。只要下山,回時必定會帶上一兩壺佳釀作為伴手禮獻給他最崇敬的鬼王大人,這一招對後者非常受用。他喜歡被這位給予他名字如同賜予他新生的大妖撫摸自己的腦袋,像極了長輩稱讚自己的孩子。

 

在跟隨那狂暴又好戰的紅髮鬼王百餘年的大江山老掌故星熊童子眼裡看來,鬼王大人這般喜歡一個孩子,恐怕是今生僅此的唯一罷。

 

 

 

仿佛是從那鈴聲中又看到了從前記憶裡的些許片段,酒吞童子回過神來時,白毛小鬼已跪坐在他身邊,抱著酒葫蘆為他滿上了一杯新酒。他笑了,晃了晃手中的瓊漿,看明月的倒影在粼光之中洄遊,一圈又一圈,像是歲月在飛快地流逝。

紅髮大妖淺笑,又搖了搖頭,最後一口飲盡。

 

新酒之味醇厚不足,留香亦短,一口下去自不滿足,但似乎正是如此,才更催人再喝一口。

那白毛小鬼比誰都懂性,馬上為大妖再添一杯,然後退到一邊,生怕驚擾了那大妖喝酒賞月的興致,只是乖乖地看著他心慕的大妖,看著後者喝下他為之斟上的美酒。

 

「想喝嗎?」

紅髮大妖稍稍舉了舉手中的酒碟,招呼那總是自覺退到一旁的白毛小鬼過來自己身邊。

 

「想試一試嗎?」

酒吞童子看著他淺淺地翻滾了一下的喉嚨,故意做出一個深嗅酒香的動作,如同勾引。

 

白毛小鬼用力地點了點頭,他甚少有這般強烈的意願,想來是對大妖平日所喝美酒極感興趣的,卻又不敢越矩,生怕惹得大妖動怒,只得壓抑內心長久以來積壓的好奇。

 

「這酒雖新,味道不濃卻烈,少了些時日的溫潤,讓你喝怕還是太早……」

 

紅髮大妖自言自語,餘光不經意瞥到白毛小鬼那滿臉的期待,便生出了一個使壞的計子——

 

他將白毛小鬼擁到懷裡,輕輕扣著那骨骼圓潤的下頷靠近自己的唇邊,轉而在酒碟邊上抿了一小口,再將之哺到那小鬼淺薄柔軟的嘴唇之中。

 

不同於與處女交歡時的深入擁吻,眼下這只是四片唇瓣的淺層接觸。

酒吞童子只是一時玩心大起,無意深入,唇瓣的接觸很快便分離了,未能完全哺入對方口中的漿液便沿著嘴角輕輕流瀉而出。

 

「甜。」

 

白毛小鬼依舊用著像平時那樣最簡單不過的詞語來表達自己的感受,臉上的微笑亦純潔得不沾絲毫情慾。

 

「不嗆嗎?」

 

「甜。」

 

酒吞童子饒有興趣地看著懷裡的小鬼,後者搖了搖頭,又重複了一次剛才那簡單卻甜美的音節。

 

原以為這孩子會被酒中辛辣給嗆哭,沒想到竟是得到如此回應,紅髮大妖心生喜悅,滿足地仰頭飲盡餘下半杯。

 

有意思。

 

他如是暗想的同時放下酒碟,又再伸手撫上白毛小鬼的下頷,指腹豐滿的拇指輕輕抹去他嘴角流出的漿液。

 

 

「本大爺等著,等著你長成大妖,與我共斟對飲的那一天。」

 

紅髮大妖如是說,那便是他們之間最初的承諾。

 

 

 

 


❤❤❤❤❤❤❤❤❤❤❤❤❤❤❤❤❤❤❤❤❤❤❤❤❤❤❤❤❤❤❤❤❤❤❤❤❤❤❤❤❤❤❤❤❤❤❤

☆☆☆☆☆☆☆☆☆☆☆☆☆☆☆☆☆☆☆☆☆☆☆☆☆☆☆☆☆☆☆☆☆☆☆☆☆☆☆☆☆☆☆☆☆☆☆☆☆☆☆☆

!!!!!!!!!!!!!!!!!!!!!!!!!!!!!!!!!!!!!!!!!!!

…………………………………………………………………………………………………………………………………………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三無設定的小屁孩很可愛啊~(冒心心❤❤❤

所以說,茨木後來是怎麼變得那麼聒噪多話的???

多半是某鬼王教壞的,各方♂面上(←重點自動加粗


大江山三把手星熊同志,今天也是安定的雜役呢╮( ̄▽ ̄")╭

星熊:明明是我先的……(。【笑


號外:

《從父子到戀人:隨心所慾の調教》——

大江山鬼王  平安京處女殺手 —— 酒吞童子  親著 

即將上市  現正火熱預定中!!!


【不存在的.jpg】

 


btw,有人看出來分割線是什麼梗嗎?XD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