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陰陽師Onmyoji | 茨酒】捉迷藏 && 戲

妖怪茨x人類吞,小短文x2


轉生梗,大江山鬼退治後


虐心向,慎入

前篇相當於設定,後篇更虐,又甜又虐

 


OK?


↓↓↓

 

 

 

 

❤❤❤❤❤❤❤❤❤❤❤❤❤❤❤❤❤❤❤❤❤❤❤❤❤❤❤❤❤❤❤❤❤❤❤❤❤❤❤❤❤❤❤❤❤❤❤

☆☆☆☆☆☆☆☆☆☆☆☆☆☆☆☆☆☆☆☆☆☆☆☆☆☆☆☆☆☆☆☆☆☆☆☆☆☆☆☆☆☆☆☆☆☆☆☆☆☆☆☆

!!!!!!!!!!!!!!!!!!!!!!!!!!!!!!!!!!!!!!!!!!!

…………………………………………………………………………………………………………………………………………

 

 

 

 

 

捉迷藏 

 

 

 

 

那紅髮的人類一旦死後轉生,那白髮大妖便又得重新去尋覓他的蹤影,就像捉迷藏。然而人類的世界那麼大社會那麼複雜,即便是大妖怪也毫無線索無計可施。

 

 

幸運的話,只需數百年便能尋到對方,可再次見面時,對方很可能早已轉世過數次了。白髮大妖高興之餘,心底仍是難過。

 

他可是自己的摯友啊!是自己摯愛的友人啊!

 

他們從前在一起的時候,他有哪些表情哪些模樣哪些一語一顰是自己不曾見過的?而現在,他卻錯過了對方的幾個生生世世,他無法得知對方在那些生生世世裡面是如何的樣子,這叫他如何不難過?

但即使心裡再難過,重逢的喜悅仍然能像突然爆發的洪水那般淹沒他,讓他在幸福中窒息,讓他無暇去難過。

混跡人類社會久了,大妖便學到了一個詞叫做「自欺欺妖」,可他不承認。

 

 

有的時候好不容易找到對方,那人已是暮年,本應紅如烈焰或艷陽的頭髮早已失去了青春活力的光彩,垂垂老矣的模樣讓那歷盡滄桑卻容顏不改的大妖心痛不已。他貼心地變作與對方年紀相若的老者,借對方記憶衰退的絕佳機會自稱是他年輕時的摯友,尋尋覓覓了他數十年。對方樂呵地點頭,倒也不懷疑。

 

人生之於妖怪太短,之於人類太長。那人活了一輩子了,太累了,年輕時的風光早已消散,如今的名利場與他再無分毫干係。他想,自己孤獨了一輩子,暮年還能有個伴兒,可能是上天給予他的最後一點恩惠。而那大妖怪也覺得,無論剩餘時間長短,一定要守候在他身邊,直到他安祥離去。

 

妖怪只是老得慢死得慢罷了,絕非不老不死。

白髮大妖也曾想過,如果當日大江山一戰中,對方也能跟自己一起苟活下來,兩妖今日是否也會如此,兩張佈滿皺紋的老臉之間相視而笑相敬如賓呢?

然而大妖自己比誰都更清楚,過去的事情沒有「如果」一說。每每想起這些,他便特別恨,恨自己,恨自己的無能,無奈,和無力。

 

 

白髮大妖想過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去記錄每次遇到對方時的模樣,然而,這樣的事情是不被允許的。一旦那人死去,世上再無人記得他的存在時,所有與他有關的有形之物都會消隱。

那妖自然是心有不甘的,去閻羅殿鬧了幾回,卻無果。閻魔早被他煩得沒了脾氣,每次都躲著他,省得與他正面衝突又要掀了好不容易才修復好的大殿,只叫她手下那個冷若冰山不近人情無法溝通的判官在那裡當臨時接待,讓那大妖跟吃了閉門羹沒有兩樣。

 

 

好不容易才能有那麼一次,在不早一刻也不遲一秒的時候遇到對方,就像他們千年以前第一次相遇時的情景。

那人還是一頭紅髮肆意張揚,性格狂傲不可一世,就像昔日腳踏遍地枯骨的萬鬼之王。他看著那人,眼裡全是溫暖的光芒。

 

 

「摯友,我找到你了。」——

 

 

十次百次,千次萬次,白髮大妖遇到那紅髮人類的時候總是這句話。

 

 

明明心裡有無數想說的話卻說不出口。

 

 

明明一次又一次地決定了再遇到對方的時候一定要緊緊地擁抱他,卻總是一次又一次地高興得忘了跟自己的約定。

然後就是顧慮,擔心對方一時間還接受不了自己而刻意與他若即若離,煞費苦心去經營好這段關係以後又因為害怕逾越雷池會改變兩人的關係而躊躇不前。好多次好多次,他都錯過了跟對方再次成為戀人的機會,只能以「摯友」的身份守護在身邊。

 

這一守,便又是一輩子。

 

對方的一輩子。

 

 

那人徒有剛強的外表,實則最見不得別人哭,自然也舍不得那大妖哭。他在的時候,大妖連喜極而泣都不敢,生怕讓對方惻隱。

 

如今,那人又轉生了,白髮大妖又一次不得不抹去心裡眼裡的熱淚,再度踏上尋覓對方的旅程,就像生生世世的捉迷藏。

 

 

 

 

 

 

 

 

戲 

 

 

 

 

曾經有那麼一輩子,白髮大妖遇到那紅髮人類的時候,對方正是紅極一時的大明星,每天被無數熾熱的鎂光燈圍繞,照得他熠熠生輝遙不可攀。

 

 

為了接近他,大妖利用自己那足夠迷倒一整個團女性粉絲有餘的皮相,以新人演員的身份入了行。他努力,努力努力再努力,不斷不斷往上爬,終於獲得了與對方合演的機會。

 

熒幕上短短的兩分鐘,兩人之間不過寥寥對白。那一幕氣氛寂寥,背景音樂慘慘戚戚,倒是幾個心有靈犀仿佛早就註定要擦出火花的眉眼往來讓他們之間萌生了微妙的感情。

 

後來每每說起,那人總是感歎命運之奇妙緣分之神奇,而那妖當然心知肚明,卻常常笑而不語,只是寵溺地將對方擁入懷裡,緊緊地,再緊緊地抱著他,生怕一放手懷裡的人便會消失不見。

 

 

大妖的演技極好,不出幾個年頭便靠著實力獲得了最佳新人演員獎。獲獎當時,他手裡拿著獎杯,嘴上機械性地唸著經紀公司準備好的致辭稿。台下掌聲如同鳴雷,為他喝彩的粉絲千千萬萬遍佈各地,而他眼裡卻只有坐在台下前排特邀嘉賓席裡含笑為他鼓掌的那個人。

 

他的心裡也只容得下那個人。

 

 

同是當紅明星,往後自然沒少同台演出的機會。他們共演時默契之高讓人讚歎,好事媒體更謠傳他們關係非同尋常。礙於工作,兩人無法公開關係,他們人前苦心演戲,假裝陌路,只有人後時方能盡情擁抱對方,唇舌相交,肢體相纏。

 

那人不吝讚美,平時沒少誇獎大妖,甚至會在兩人親密的時候向他撒嬌,不甘地羨慕他天生而來的出神演技,大妖搖頭卻不說真話,只說都是為了跟你在一起。

 

 

「你愛我嗎?」

 

「愛。」

 

「能愛多久?一輩子嗎?」

 

「生生世世都愛你。」

 

「好好好,你就貧吧。」

 

「不騙你,真的。」

 

 

對戲的一人一妖念到這裡,不約而同地笑了出來。

 

 

「我是認真的。」

大妖嚴肅申明。

 

「好好好,知道了,我的影帝大人。」

那人又笑了。

 

他笑得又甜又好看,好看得看幾輩子都看不夠,大妖如是想。

 

 

白髮大妖從未告訴過他關於自己的真正身份,那人便永遠不會知道,在這一世之前,那妖與前世的他重逢過多少次,與那些既相同又不同的他在不同的時代不同的國度裡一同共處共事共同生活過多少次,那些俗套卻賣座的橋段在他與他的真實生活當中鮮活淋漓地上演過多少次。

大妖覺得這些都不重要,而在那人的眼裡,對方身上似乎總透露著一股神秘感,就像他從不知道對方也從不說起的過去,一如他突然就出現在自己的身邊那樣,明明突兀卻恰如其分,如同飄渺不可捉摸的命運。

 

 

那人也永遠不會知道,對方用真心跟他演了一輩子,一輩子的愛慾別離,還有好幾輩子他所不知道的不同形式的友人以上戀人未滿。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