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NARUTO同人】【佐鳴/鳴佐】風火 雷火 玖章、拾章(以及後記)

△蘇瑪麗有

△CP無攻受傾向完全清水

△正劇結束后設定(含部份角色無責任結局猜測【妄想?捏造?】)

壹章電梯】【貳章電梯】【叁章電梯】【肆章電梯】【伍章電梯】【陸、柒、捌章


玖章


「呐…師父,我說啊……」

彼時的我正懸著腿坐在木葉村村後影壁的懸崖邊上,極不安分的兩條腿因為休息間的百無聊賴而晃來晃去。

身下的影壁上已經鑿上了木葉村第六代火影的容貌。遠遠看去,威嚴凜凜。但就我個人而言,總有那麼一種衝動想在那臉目上面塗上幾筆惡作劇。

「我可不記得有答應過收你為徒。」

(又來了。)

(這種性格大概到死也不會改的了吧。)

即使是只有我和他兩個人的時候也這麼介懷,非要把感情一類事物撇得乾乾淨淨。

然而,偏偏就是這樣一個窮盡其...

【NARUTO同人】【佐鳴/鳴佐】風火 雷火 陸章、柒章、捌章

△蘇瑪麗有

△CP無攻受傾向完全清水

△正劇結束后設定(含部份角色無責任結局猜測【妄想?捏造?】)

壹章電梯】【貳章電梯】【叁章電梯】【肆章電梯】【伍章電梯


陸章

其實早在火影過來的前一晚,我便有了一些模糊的預感。

那是前一晚的事情。


我在床上輾轉反側,無論如何也睡不進去。也有可能是,我不敢睡去,怕作噩夢。

我轉向窗臺,看著那支被我擱到窗臺上的向日葵,不經意地就入了神——

身後突然傳來一下輕輕的、不著意的聲響。

那是一種蜻蜓點水般的輕響。如果不是深夜足夠清冷寂靜,也許我會錯過。

我馬上轉過身去坐了起來,本能地在瞬間調度了全身的警戒神經,但在看到來人後便又放鬆了下來。

來人是暗部特別隊隊長。

我沒有開口問...

【NARUTO同人】【佐鳴/鳴佐】風火 雷火 伍章

△蘇瑪麗有

△CP無攻受傾向完全清水

△正劇結束后設定(含部份角色無責任結局猜測【妄想?捏造?】)

壹章電梯】【貳章電梯】【叁章電梯】【肆章電梯


伍章

再次見到第六代火影的時候,他先是苦笑了一下,說要帶我去一個地方。

我知道有些什麼事情即將發生,具體是什麼事情也大約可以猜知。但我拒絕去肯定那個事實。

就這樣,他轉身,我跟上。跟在他身後的我,因為突然離開晦暗的室內環境而不太習慣戶外白天的明朗陽光,加之對陌生的環境感到怯懼,我刻意錯過一路上的風景,於是視線只能一直保持落在他那件大筆揮毫寫就「第六代火影」和「漩渦鳴門就是本大爺」的拉風大衣上。

也許我是在下意識地想要找些笑點來中和掉自己的不安,但事實上,我笑不出...

【NARUTO同人】【佐鳴/鳴佐】風火 雷火 肆章

△蘇瑪麗有

△CP無攻受傾向完全清水

△正劇結束后設定(含部份角色無責任結局猜測【妄想?捏造?】)

壹章電梯】【貳章電梯】【叁章電梯


肆章


把我帶到這間特別看護室之後,金髮的男子就一直沒有來過。


據說火影大人每天都會在辦公室裡至少大吼一聲「XXX的今天又有多少多少各種瑣碎麻煩的檔等著他批閱」以及「與其在辦公室裡看檔還不如去出個超S級任務」——可以想像,作為秘書的雛田以及高級顧問的鹿丸,他們的耳膜神經必定因此被鍛煉得比常人更強上百倍。

也許他真的很忙很累,可是他從來不會輕易把這些辛勞疲乏表現出來。

但即使他不明說,彼時的我也能猜知作為忍界第一忍村的第一把手,公務纏身自然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NARUTO同人】【佐鳴/鳴佐】風火 雷火 叁章

△蘇瑪麗有

△CP無攻受傾向完全清水

△正劇結束后設定(含部份角色無責任結局猜測【妄想?捏造?】)

壹章電梯】【貳章電梯


叁章


如果我有選擇的機會的話,我情願不要這樣的血繼限界,不要這雙具有洞悉他人心裡所思所想的能力的紫血之瞳。


彼時的我,頑劣程度跟浩正相比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

表面上唯唯諾諾地接受了村長交代的工作的我,心裡想的無非都是翹班、搗蛋之類的事情。

我一大早就溜了出村,爬到後山上吹了一天的溫柔山風,曬了一天的和煦陽光,睡了一天的舒服懶覺。

一想到村長交代的工作我就提不起勁來。再想到村長那讓人頭皮發麻的囉嗦說教,我頓時覺得腦袋生疼。

我隨便摘了些不知道名字的野花來充當村長指名的藥草,不加整...

【NARUTO同人】【佐鳴/鳴佐】風火 雷火 貳章

△蘇瑪麗有

△CP無攻受傾向完全清水

△正劇結束后設定(含部份角色無責任結局猜測【妄想?捏造?】)

壹章電梯


貳章


血泊。

屍體。

哀嚎。

黑夜。

即使明知道這只是個噩夢也無法止住內心的恐懼。

即使閉上眼睛捂住耳朵屏住呼吸也擋不住的、壓頂而來的恐懼。

驚醒過來的時候,我感到後背有微微的濡濕感,大概是嚇出了一身冷汗。

我伸手擦了擦額上滲下來的汗,彌漫在空氣中的濕潤的觸感中似乎也有血的腥味。


(要到什麼時候才能擺脫這如形隨影的夢魘?)


頂上是被歲月刷上了厚重塵埃的煙灰色天花板。也許原來應該是白色的吧,我如是心想。可是,隨著時間流逝,最終自己都會忘記自己原本的顏色。

牆邊有房間唯一的一扇窗戶。窗門玻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