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ZEXAL|凌遊】今晚的枕邊話題是優勢理論

喜聞樂見的溫馨甜蜜日常向~\(≧▽≦)/~

不要因為夜晚枕邊關鍵字就自動腦補成R18。我也是偶爾會寫寫清水向的人!


★☆★☆★☆★☆★☆★☆★☆★☆★☆★☆★☆★☆★☆★☆★☆★☆★☆★☆★☆★☆★☆★☆★☆★☆★☆★☆★☆★☆★☆★☆★☆★☆★☆★☆★☆★☆★☆★☆★☆★☆★☆★☆★☆★☆★☆★☆★☆★☆★☆★☆★☆★☆


然後,入正題前說個正經事。

優勢理論是OCG理論的基礎之一,上週把這部份知識補完了,對卡組構築和理解的幫助很大XDDD

不過話說這麼正兒八經的理論被我用在自己私心的腦洞裡面真的沒關係麼……(撓頭

腦洞的來源是組內打牌見學時看...

【ZEXAL|凌遊/ナシュユ】海塵之憶-下

其實並沒有腦洞預計來的虐。

至少正文是。





★☆★☆★☆★☆★☆★☆★☆★☆★☆★☆★☆★☆★☆★☆★☆★☆★☆★☆★☆★☆★☆★☆★☆★☆★☆★☆★☆★☆★☆★☆★☆★☆★☆★☆★☆★☆★☆★☆★☆★☆★☆★☆★☆★☆★☆★☆★☆★☆★☆★☆★☆★☆


劍壓造成的痛楚讓納修從記憶中回過神來,然而記憶片段最後妹妹無奈卻坦然的笑容如在眼前,清晰得讓他痛心。


(爲什麽?)


(爲什麽命運如此殘酷?)


納修想不懂。...


【ZEXAL|凌遊/ナシュユ】海塵之憶-上

這種停產多年終於要重新投入再生產的感覺真是……_(:з」∠)_

總之,春天來了,腦袋開竅了,於是我復工了。

就這樣~




★☆★☆★☆★☆★☆★☆★☆★☆★☆★☆★☆★☆★☆★☆★☆★☆★☆★☆★☆★☆★☆★☆★☆★☆★☆★☆★☆★☆★☆★☆★☆★☆★☆★☆★☆★☆★☆★☆★☆★☆★☆★☆★☆★☆★☆★☆★☆★☆★☆★☆★☆★☆




☆不會寫英文只好用片假名頂一下(文盲

☆爲了配合故事的海國背景所以是清水向(并沒有關係

★墜崖梗參見動畫No.83

☆沒有把title定為海塵絕戀」的我其實很有人性(並不是

☆既然官方給了HE那麼我來給大家虐一下也無所謂(態度端正...

【NARUTO同人】【佐鳴/鳴佐】風火 雷火 玖章、拾章(以及後記)

△蘇瑪麗有

△CP無攻受傾向完全清水

△正劇結束后設定(含部份角色無責任結局猜測【妄想?捏造?】)

壹章電梯】【貳章電梯】【叁章電梯】【肆章電梯】【伍章電梯】【陸、柒、捌章


玖章


「呐…師父,我說啊……」

彼時的我正懸著腿坐在木葉村村後影壁的懸崖邊上,極不安分的兩條腿因為休息間的百無聊賴而晃來晃去。

身下的影壁上已經鑿上了木葉村第六代火影的容貌。遠遠看去,威嚴凜凜。但就我個人而言,總有那麼一種衝動想在那臉目上面塗上幾筆惡作劇。

「我可不記得有答應過收你為徒。」

(又來了。)

(這種性格大概到死也不會改的了吧。)

即使是只有我和他兩個人的時候也這麼介懷,非要把感情一類事物撇得乾乾淨淨。

然而,偏偏就是這樣一個窮盡其...

【NARUTO同人】【佐鳴/鳴佐】風火 雷火 陸章、柒章、捌章

△蘇瑪麗有

△CP無攻受傾向完全清水

△正劇結束后設定(含部份角色無責任結局猜測【妄想?捏造?】)

壹章電梯】【貳章電梯】【叁章電梯】【肆章電梯】【伍章電梯


陸章

其實早在火影過來的前一晚,我便有了一些模糊的預感。

那是前一晚的事情。


我在床上輾轉反側,無論如何也睡不進去。也有可能是,我不敢睡去,怕作噩夢。

我轉向窗臺,看著那支被我擱到窗臺上的向日葵,不經意地就入了神——

身後突然傳來一下輕輕的、不著意的聲響。

那是一種蜻蜓點水般的輕響。如果不是深夜足夠清冷寂靜,也許我會錯過。

我馬上轉過身去坐了起來,本能地在瞬間調度了全身的警戒神經,但在看到來人後便又放鬆了下來。

來人是暗部特別隊隊長。

我沒有開口問...

【NARUTO同人】【佐鳴/鳴佐】風火 雷火 伍章

△蘇瑪麗有

△CP無攻受傾向完全清水

△正劇結束后設定(含部份角色無責任結局猜測【妄想?捏造?】)

壹章電梯】【貳章電梯】【叁章電梯】【肆章電梯


伍章

再次見到第六代火影的時候,他先是苦笑了一下,說要帶我去一個地方。

我知道有些什麼事情即將發生,具體是什麼事情也大約可以猜知。但我拒絕去肯定那個事實。

就這樣,他轉身,我跟上。跟在他身後的我,因為突然離開晦暗的室內環境而不太習慣戶外白天的明朗陽光,加之對陌生的環境感到怯懼,我刻意錯過一路上的風景,於是視線只能一直保持落在他那件大筆揮毫寫就「第六代火影」和「漩渦鳴門就是本大爺」的拉風大衣上。

也許我是在下意識地想要找些笑點來中和掉自己的不安,但事實上,我笑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