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猿美+雙王|七夕賀】不可能的事

一邊撒鹽一邊放糖。

很厚道的猿美和很不厚道的雙王。

沒頭沒腦的小段子。

 

好歹姐也是會寫短文的人了。【擦淚

Btw,別求事中詳情謝謝。


And,七夕快樂 >_<

我愛的你們以及你們愛的你們請一定要HE @_@

 

 




 

終我一生、最不可能發生的事,究竟是與你相戀、還是將你忘卻?

 

 



 

在那個夢裡,一次又一次、我與他擦身而過卻不知道他是誰。

他也一樣。

抱著滑板說著笑,與同伴成群結隊不知將去何處,予我錯身,沒有回眸。

 

在那個世界裡,我是伏見猿比古,他是八田美咲。

只是我們沒有交集。

 

沒有感情上的交集。

 



 

利用異能者的能力體驗到的「不可能的事」,有些出乎我意料。既不是與美咲相戀,也不是與美咲反目成仇,而是我與美咲一次又一次地錯過並且毫不自知。

 

 



「感覺如何?」

宗像室長推了推眼鏡,饒有興趣地看著我。

 

「室長是希望我上交一份完整的報告嗎?」

表面禮貌應答的我,內心卻覺得室長的微笑討厭無比。

 

「可以的話,當然是很好的。作為我個人,對這名異能者的能力也很感興趣。」

 

室長習慣性的十指交疊背後,總是藏著別人輕易看不懂又不敢妄加猜測的表情。

這是我一直與之保持距離的理由。

 

「只不過這樣一來,我們Secpter4極有可能會被斥責為『於不能保證人員安全的情況下對未知異能者使用人體實測』。這樣的問題可是會讓我很麻煩的呢。」

 

「『讓人在夢裡經歷一次不可能的事情』,這樣的異能本身對人沒有物理上的傷害,室長。」

我沒有誘導或者慫恿的意思,只是客觀地分析事實罷了。

 

「正是因為沒有物理上的傷害才危險。看得到的攻擊都是有理可循的,都可以輕易找到應對的方法。然而夢境的話……」

 

室長的臉在交疊的十指下埋得更深了些,我因此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那樣的夢境,無論是幸福抑或不幸,當事人總是輕易醒覺不過來的。」

 

「可是室長的話,我不認為會輕易被那種夢境騙到。」

 

「這可難說,人總會有心甘情願被騙的時候。」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室長那樣無奈苦笑的表情,也是唯一一次。

 



 

「那個時候的我啊,原本以為自己最不可能的事情是忘記有關尊哥的一切,可是……」

 

「可是你的夢境卻不是那樣的故事情節,對嗎?」

 

「嗯。」

 

「美咲、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麽。」

 

「才不告訴猿比古。」

 

「不說也沒關係,我現在有美咲就夠了。」

 

我把事後身體微微發軟的美咲抱在懷裡,耳鬢廝磨。美咲依舊有些抗拒我的親密接觸,喉間發出意味不明的嗚咽卻沒有實質性抗拒。事中以外的時候,我的美咲小天使一點也不誠實。

 

「還想要嗎?美咲。」

 

「想——才怪啦!」

 

「確實,讓美咲坦然承認自己想要的事實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呢。」

 

我輕輕咬上美咲潮濕豐滿的唇,把他的不滿和抱怨悉數封緘。

 

「放著可愛的美咲在面前不好好疼愛的話,對我來說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哦,美、咲~」

评论(2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