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ARC-V | ユーリ中心】Sakura in April~葉月之櫻~第二章

第二章

 

鬼父x甘藍,初次邂逅

 

 

 

☆☆☆☆☆☆☆☆☆☆☆☆☆☆☆☆☆☆☆☆☆☆☆☆☆☆☆☆☆☆☆☆☆☆☆☆☆☆☆☆☆☆☆☆

❤❤❤❤❤❤❤❤❤❤❤❤❤❤❤❤❤❤❤❤❤❤❤❤❤❤❤❤❤❤❤❤❤❤❤❤❤

 

 

 

與外界一河一壁之隔的遊廓,並非全然與世隔絕。

以遊廓為限界的風月界,與外界的交集便是『決鬥』。但不同於外界以決鬥為爭名奪利、強取豪奪的手段,風月界裡的決鬥只有一個目的——娛樂,即便是藝伎們之間的排位競逐也是為此服務。

笑語昇平間的對決,或勝或負皆不涉及世間名利場之利欲燻心或爾虞我詐,真正的風花雪月。

 

便是在這樣諷花詠鳥的雪月之所,彼時仍然年少無知的遊理,與他生命中的那個人邂逅於櫻色花雨之下。

 

 

「我的回合結束了。」——

 

不像其他藝伎那般在回合結束時小心翼翼地宣言,輪讓回合優先權,遊理在茶席間的決鬥始終保持著一種獨有的風骨,甚至可說是盛氣凌人。決鬥技藝決定話語權甚至社會地位的法則在風月界同樣適用,遊理的決鬥本領縱容著他的任性和高傲。

 

對方的場地上還有一張蓋伏卡。

 

遊理用餘光一掃,尋思著卡片效果的可能性,不經意抬眼看了一下對方——居高臨下直接注視著自己的目光,遊理被對方的眼神小小地嚇了一下,趕緊收回自己的目光。

 

並非怯懦或者心虛,遊理只是從未在決鬥場上正面對陣這樣的目光,這樣的眼神,這樣的氣勢以及——

 

 

這樣的對手。

 

 

「教授,您那張蓋伏的卡片,恐怕是陷阱吧,至於效果……」

 

遊理盡量平復內心的不安,用極平淡的語氣去陳述自己的推斷,一如他平日的作態。

被喚作「教授」的男子頷首。

 

「你看出來了?」

 

「只是猜測。」

遊理聳肩——

 

不經意的動作讓藝伎獨特的敞露式領子鬆了鬆,少年初露鋒芒的精緻鎖骨若隱若現。

遊理並非有意為之,或者說,在每個動作的細節裡不露聲息地展示自己姣好身體的習慣已經深入膚骨,無需刻意做作。

 

「您的從容讓我疑惑。雖然這只是一場『遊戲』,但我並不認為您會放過任何一場決鬥的勝利。」

 

停頓間,遊理用餘光快速掃略對方的神色——

 

教授并沒有大感意外或有所動搖,這讓自負的少年很不高興。戰局間表面的優勢并沒有讓遊理沾沾自喜,相反,遊理只覺得眼前如有無數櫻瓣集中落下,疊合在那張讓他無法挪開注意力的蓋伏卡上,彷彿看不清的謎。

 

「我在想,是什麼讓您如此鎮定,甚至給我一種在背後掌握著整個戰鬥局面的感覺。唯一的可能性便是,您有辦法在一回合之內扳回劣勢。不出意外,那張卡片正是你的王牌。」

 

話至此處,少年突然靈光一閃。櫻眉輕蹙如有櫻花散落,少年淺笑,似乎釋然。

 

「恐怕,您至今為止的『劣勢』都是偽裝出來,讓我掉以輕心的假象是吧?」

 

遊理從眼前的戰局回過神來,狐疑地看著眼前的男子,等候他的回應。

 

「你很聰明。」

男子讚賞道,深鎖的眉額稍稍放鬆了些。

「這場決鬥到此為止吧,就算作是你贏好了。」

 

「不,我輸了。」

遊理輕輕搖頭,認真地說道:

「從一開始我落入您的圈套的時候,結果就已經決定了。是我輸了。」

 

人生首次敗戰宣言讓笑傲於風月界茶席間的少年感覺從未有過的坦然和輕鬆。

 

閉目深息而後,遊理緩緩道來:

「您就如同一位狩獵者,高高在上傲視著您視野範圍內的獵物。您看著它們爲了生存竭盡全力去逃跑,在它們鬆懈下來的時候恣意撩逗它們,讓它們驚嚇,讓它們恐懼,叫它們再次在你的眼底裡可笑地徒勞地掙扎。您不會因為果腹這種低等次的理由二獵殺他們……

 

語畢,遊理一手牽著於無聲間縱情展示著無度奢華的袖子下擺,免得掃亂戰局上的卡片,伸展腰肢夠到對面場地,輕輕揭開那張讓他非常在意的蓋伏卡——

 

映入少年醇紫色眼眸裡的,是一張效果為奪取對手場上一隻怪獸控制權的陷阱卡。

 

「您要奪取的,恐怕是我的融合怪獸吧。」

遊理眯眼,睥睨著那張終於被自己親手揭開的卡片。

 

「不。」

 

教授的否定短促而有力,簡單但沉重。洪渾的聲音裡有著不容抗拒的絕對和堅厚如山的威嚴。

 

遊理再次疑惑了,視線從兩人之間的戰局上抬至教授那張仿佛與喜怒哀樂無緣的臉。

對方內心的所思所想,他看不清也讀不懂。

 

「那麼……」

 

「我的額外卡組裡並不缺乏王牌怪獸。」

 

教授對上少年投來的視線——直接而且赤裸的目光讓遊理難以適應,然而這目光卻像有著某種力量,讓他怔住無法動彈,內心深處鮮有地生起一絲絲虛惑的不實之感。

 

「我需要的,是可以為我所用的『融合素材』。」

 

「『融合』……『素材』?」

 

滿腹狐疑的遊理並非聽不懂教授的話——相反,遊理作為融合使役者,非尋常人可比的決鬥技藝讓他對融合召喚的各種戰法了如指掌。遊理甚至敢說,沒有幾人能在融合召喚的領域上擁有超越於他的造詣。

遊理深知教授言有所指,卻不知道他意指為何。

 

「『徵兵』,還沒完成。」

教授已然看出來少年內心的疑惑。

「為了實現我的計劃,我需要擁有非凡技藝的決鬥者。」

 

不等總算明白事由的遊理發問,教授便率先問道:

 

「你叫什麼名字?」

 

「遊理。」

 

出於某種不可名狀的反叛心理,遊理一秒間決定作死一回,不用敬語答話。幸而對方沒有生氣的意思。

 

「遊理,」

男子確認般地重複了少年的名字。

「跟我去『學院』(Academia),如何?」

 

「『學院』?」

 

彼時,遊理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

 

 

那個徹底改變了他,以及他的未來的地方。

 

 

 

 

To Be Continued...

 

评论(6)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