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仔细看可以看到刀镡是“鹤丸”哦~
关于小乌丸
刀的造型1,左边是长刀,右边是短刀,注意每种造型的刃的种类数量。
刀的造型2,中间就是锋两刃造,即同一种造型里具有两种不同的刃。
悲传登场的本丸十二振刀刀的合照,来源见水印,原原图来自剧组刀剑制作师羽鸟健一先生的推特。
时鸟宝宝也很好看哦~
打刀刀拵1。刀拵是指刀除刀刃本体以外的外装部分。
打刀刀拵2
太刀刀拵1
太刀刀拵2

舞台杀阵及日本刀小杂谈~

 


本篇topic:杀阵(刀舞为主)、刀镡(鹤丸)、刀造型(锋两刃造)、刀拵部位(兵库锁太刀拵、足)

 

首图属于帅气又可爱的健人~❤

 

 

今天跟姬友聊起杀阵。

姬友说刀舞里面每振刀的杀阵都代表了他们各自的时代。比如爷爷的杀阵就是单纯地砍,跟原主义辉很像。作为刀而言,爷爷是年代比较古老的刀,那个年代的招式也比较古板,同时代的武士对阵就是摆好阵势举刀然后开砍。

刀舞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过的招式是居合斩,因为居合斩的形成时期是在战国末期,所以这群刀刀们都不会2333

说回这个【砍】,最初的砍基本就是正面砍。到了后期,特别是以速度为优势的流派都逐渐过渡向砍背后,是为羞辱对手的方式。原因有二:其一,是相对于带有光荣就义意味的切腹而言;其二,当世的武士道意见认为背后有伤疤是逃兵的象征。

举个栗子,绯村剑心,就是标准的速度流居合斩。

【↑↑↑全程在记笔记的我】

 

姬友继续吐槽说,短刀的杀阵……全程在飞_(:з」∠)_

我:毕竟短刀的机动放在那里2333(其实我还想说,除了短刀,你看姥爷也在飞2333 不不不,姥爷那应该叫“飘”吧2333

姬友:17的杀阵也不像日本刀的风格。他的杀阵有自己的风格,与其说是在用日本刀,不如说是西洋剑。

我:他的战斗立绘就不像在用日本刀啊。

姬友:总之是很华丽的那种打法,伴有很帅气的收刀动作(多余)没有自己的戏份的时候就跟喜妹在边上划水。

我:猴子喜欢华丽嘛……

我:话说日本刀在刀工上不是一直就很强调美感么,不仅要实用,还要好看(你看兼桑)光实用不好看在后世评价不高啊……(心疼大狸子1秒)

姬友:表示并不知道日本刀的好看是好看在哪里orz 只会欣赏刀镡……

我:同不懂_(:з」∠)_

 

 

说到刀镡,特别想说健人在今年年初演舞台剧《駆けはやぶさ ひと大和》的时候,所用的刀的刀镡,也是鹤丸,不知道是不是健人自己挑的(笑)以及,健人在下一部舞台剧《ニル・アドミラリの天秤》里演的角色是汀紫鹤,又是鹤www

顺带一提,鹤丸作为一种常见的和风纹样,有着祈愿战斗胜利的美好寓意,所以战国时代很多武家都用鹤丸作为家纹(森兰丸的家纹也是鹤丸哦~)有鹤沼婶婶跟我说,鹤旺健人(事业运),我觉得很有道理hhh

 

 

说回杀阵这个正题。

如其他婶婶所说,杀阵重心比较的是hrk和琢磨。通过屈膝去坐低身体的重心,重心低,则动作稳而且有力,每一刀下去都特别有分量感,类似近身肉搏那种拳拳到肉的感觉,配上音效简直赞>w< 而且hrk的杀阵动作快起来是真的快,看得出是有相当功底的,在动作的快慢变换之间可以感受到力量的张弛,不仅可以感受到杀阵的杀气,还有独特的、古风的美感。

 

歌仙的杀阵我一直没有仔细盯着看过,稍微回顾,感觉虽然跟爷爷一样注重每个动作的美感,但整体感觉上是有不同的,大概是更具有杀气,或者说,杀气更加外露??以及每个动作之间的抑扬顿挫感和节奏感也不同,爷爷每个动作之间的顿挫感更加明显,歌仙的动作之间衔接得更加紧凑,一刀接一刀,虽风雅却张狂。

 

tama父上和前山茶茶的杀阵,我都觉得有种带有优雅感的灵活和轻妙,灵活是因为他们的本体名字都是“鸟”嘛,优雅则是神态方面。

父上自不用说,日本刀之父,加上小乌丸本体是至今为止唯一一振历史上留名的“锋两刃造”,所以杀阵的动作相比其他所有刀刀都更加灵活多变。

手头上这本毕竟不是专业书籍,解释还是有些说不清,但对比其它造型而言,锋两刃造确实是长刀刀种里面唯一一种同时具有两种刃型的造型,而且是刀锋部分如同剑一样的两面刃,换言之,具有此种造型的刀(事实上,现存的锋两刃造只有小乌丸这一振刀,所以干脆又叫小乌造2333)不仅可以砍,而且可以像剑一样刺杀。

回头得好好再研究一下父上的杀阵,上映会的时候没来得及仔细看,主要原因是父上经常跟姥爷同屏杀阵,眼睛看不过来_(:з)∠)_

 

茶茶作为相对同样古早的古备前组代表刀,即使是杀阵也有着古风感的优雅,这也是合情合理的(大概就是末满老师说前山有着演莺丸这个角色所需要具备的那种“气质”吧)。

另一方面,茶茶的动作跟同组的加藤包包又大不一样。包包的杀阵风格跟本体一样,大(相对绝大部分太刀而言),强调力量感,砍杀动作孔武有力,加上身高优势,从高处落刀,冲劲很足。茶茶的杀阵动作相对包包而言显得轻而且慢,这应该也是为了配合茶茶这个角色本身不太好战、热爱和平(?)的设定吧。

 

再到同样古早但年纪稍小一点的鸟太刀健鹤,气质又跟前面两位不太一样。

健鹤的杀阵动作不仅重心高,而且“”(轻盈飘逸),应该是杀阵师为了配合角色设定而特意设计成这样的,很多旋转、起跳动作,加上姥爷的性格设定,还特别多挠头跺脚的小动作(超可爱!)攻击出招虽然力量感(冲力)稍有不足,但动作灵活多变,加上使用刀鞘进行防御,配合攻击(不像其他刀刀那样双手持刀使出更为传统的斩击),连贯又利落的动作传达出了这个角色身上所流露出来的轻狂感。

 

再对比染鹤在虚传初演里的杀阵,虽然我自己是很喜欢染谷啦,但染鹤的杀阵确实并不那么有看头。动作虽然流畅,但跟对手之间拉开的距离太大了,缺乏白刃战的激烈碰撞感。看了一下染谷去年演的《剑豪将军义辉》,杀阵相比虚传初演的时候有进度,但感觉上还是缺乏了些什么。需要说明的是,我看的只是B站上的剪辑片段,不是全片,所以并不能盖棺定论啦QwQ 但不得不说,染谷的义辉造型,在气质上确实很符合片名“清爽之星”(笑)

再说回染鹤,染谷在演绎姥爷的时候,在杀阵上也是有他独特的轻狂感的。一是他吼出来的气势,二是他的眼神(论大眼的优势w),这种轻狂感也是我喜欢的~【飄々としていて、軽妙で酔狂気な性格】(渣翻译一下:飘逸着的<样子>、轻狂的性格)是虚传场刊里面染谷对姥爷这个角色的理解,我就特别喜欢><(鹤惊天赛高~~)

 

 

最后是刀拵以及部位相关讨论。

这里借用一下其他婶婶转的图,出处见水印。这两张图是舞台剧组刀剑制作师羽鸟桑发推的本丸十二振刀的合照和时鸟(鵺)。合照从左到右分别是:

大包平、莺丸、大般若长光、骨喰藤四郎、三日月宗近、小乌丸、山姥切国广、不动行光、压切长谷部、鹤丸国永、烛台切光忠、歌仙兼定

 

中间是爷爷和被被交叠再加祖宗,还原悲传最后爷爷和被被在祖宗见证下对决那一幕。以中间为界,最左边是太爷爷级的古备前组,然后是悲传本作重心的足利组。再过来右边这侧,先是砍杀了时鸟的织田组,然后是伊达组及同盟细川家。上述四组共计九振刀,不仅按刀刀角色设定的关系一振接着一振,并且每组也符合历史时间顺序从古及近(按各组家主归天之年算),爷爷和被被分别作为古刀和(相对而言的)新刃,似乎也象征着刀剑自身的发展和演变的历史(从古代的太刀主流过渡到近世的打刀主流)。

 

对比刀刀合照,太刀组里面只有姥爷是兵库锁太刀拵,但由于健鹤一直是把本体拿在手里的(参考立绘动作,姬友严肃指正:不,是扛肩上才对!)不像爷爷那样在腰间佩刀,所以我一直以为那两只被称为足的部位是单纯的装饰……好吧我现在知道是干嘛用的了(笑cry


评论(35)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