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eatina

我常常覺得,

一個人能有所愛,

為之而努力、付出,有所成長,

然後變成更加優秀美好的人,

那便是最幸福的事情。


別忘了我們只是一介凡人,

光是努力活著,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是能在茫茫眾生裡閃耀出哪怕僅有一點的光芒,

應該就是死而無憾的輝煌成就了。

©Lyfeatina
Powered by LOFTER

【K同人|(禮+尊)*(猿+美)】Secpter4庶務課日常(PO主腦補過度勿理)

*CP tag是個有趣的算式

*從前我最討厭打CP tag,現在卻以[用各種奇奇怪怪的方式打tag]為樂【重點錯

 






******************************************************************************************************************************************************************************************************************************************************************







得到了宗像室長的「領到制服以前允許便服出入辦公大樓」許可的八田美咲,理所當然地穿著他最日常的短褲白T恤外加一件從來不會好好穿著而是綁在腰間的紅色外套,摟著他出入必備的滑板走在Secpter4的辦公大樓內。

為他招徠眾路人不解目光的不僅僅是其鮮明衣著,更多是因為滑板上破舊卻字跡分明的「HMR」花體字樣。

 

不知情者想當然爾認為八田必定是因受盤查而來,斷斷不料這竟是宗像室長的本意——將前赤之王周防尊的氏族吠舞羅的突擊小隊長八田美咲吸納為自己科室一員。

莫說別人,即便Secpter4所屬的各位成員也感到大吃一驚。至於與前赤之王氏族有著微妙關聯的科室三把手伏見猿比古,對此僅僅是一個習慣性的咋舌,沒有人知道他的確切想法。

 

然而,這一切並非今天的話題。

 

這裡是Secpter4庶務課。如名字所示,是個專門負責管理雜務以及後勤的小部門。

不同於時刻奮鬥在與異能者正面交鋒最前線的各位佩刀直屬氏族成員,這裡是後方陣營,遠離危險,跟高危人群以及各種突發事件毫無交集。這裡有的,是日常的歡聲笑語和嬉笑打鬧。

 

今天也不例外。

 

今天的重點話題是一大早就送過來的新制服申請。

來交表的人是伏見猿比古。大家起初都為難得一見三把手的尊容而內心激盪竊喜不已,但她們的注意力隨即轉移到申請表的各項參數上——

 

「身高166.9公分,一般人會填寫小數點後面的數字嗎?」

「0.5就算了,0.9又是怎麼回事啊?」

「一定是個對身高在意得不行的傢伙吧。」

「等下等下,你們看這裡……這個體重配這個身高,不是哪裡不對嗎?」

「如果是女生的話,身材估計會有點不妙。」

「性別一欄居然沒有填嗎?不帶這樣粗心大意的吧。」

「所以還是打個內線電話問清楚了再決定?」

「不……這也許是宗像室長對我們的考驗……搞不好,室長對於我們欠缺危機感的情況感到不滿……」

「也就是說,室長的意思是要我們自己做出決定嗎?」

「說不定是這樣……」

「既然是這樣,我們還是把精力集中在分析數據上吧。」

「我覺得是男生。雖然這組數據讓我感到各種疑惑……」

「即使是男生,這個體重也是哪裡不對啊,不覺得太輕了嗎?」

「性別不同,結果完全不一樣了呢。」

「看了這個肩寬和腰圍以後我就覺得這一定是個女生。」

「胸圍我看看……如果是女生的話會很糟糕哦,感覺會是平胸的節奏。」

「呐呐,你們注意到了麼?袖長和腿長配合這個身高比例來看好可愛誒!」

「啊!被你這麼一說……」

 

……

 

「所以說、課長,討論的結果是?」

 

 

「伏見君,這個時候、我應該說『為伏見君難得一見的低級錯誤而小酌一杯』嗎?」

「請別開這種玩笑,室長。」

「伏見君是故意的吧?沒想到伏見君也有這種整人的惡趣味呢。」

「被室長打上『同類人』的tag這種事情,我想誰也不可能高興起來。」

「那麼請去安撫一下拿到不該屬於自己的制服的八田君如何?我想他現在一定為想不懂自己的制服和我們的制服為何大有不同而感到莫大苦惱。」

「室長主動讓我離開公辦室我是很高興,但開玩笑就免了,雖然那傢伙真的是個笨蛋。」

「照顧笨蛋舍友的責任就交給伏見君了如何?」

「室長,請不要用客氣地詢問的語氣來提出命令。」

「很意外呢,伏見君居然想要拒絕。」

「我沒說過那樣的話吧。」

「不回去嗎?現在的話大概能剛好趕上看到八田君試穿新制服的場面……」

「室長我先告辭了。」

 

雖然伏見真的不認為八田會一邊懷疑著一邊穿上謎樣的制服,可是,驚喜、不、意外總是無處不在的。

 

伏見猿比古的宿舍炸出一陣破天巨響的時候,宗像室長正好把最後一塊拼圖塊填在已然成型的拼圖上。

輕輕按嵌拼圖的力度裡面有著安然的舒心,如同完成了人生大事般放下心頭大石。

鋪展在辦公桌上的,是華麗地渲染一地的曼珠沙華,滿山遍野彷彿燎原天火。

於達摩克利斯之劍隕落當日答應周防的、安頓好在他身後破落的赤系氏族這件事,到今天為止終於完滿地暫告一段落。

至於之後的煩惱,即使可以預見也不是今天的我們所能阻止的——儘管貴為氏族之王——殘酷而又美好的現實往往如此,難道不是嗎?

 

「周防,你認為呢?」

 

 

也是在這一天,Secpter4庶務課開始了他們今後三日一小修五日一大修節奏的宿舍緊急維修日常。這是她們在一番激烈討論過後最終在制服申請表格上鄭重其事地補上性別「女」的時候所始料不及的事情。


评论(12)
热度(18)